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知乎体
*差不多算是我也很绝望啊的番外,可以单独食用
*OOC预警
*手机蜜汁排版预警
*欢迎各位读者da lao来评论区玩!

————————————————————
【曦澄】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题主:昨天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公交车上一个猛刹车,我不仅绕着扶手转了三圈才停下表演钢管舞,还把手里的珍珠奶茶洒到一个姑娘身上.....尴尬到失意体前屈。所以想问问大家有没有尴尬的事,说出来也能让大家笑笑(不是

—————————————————————
匿名用户

原答案:

不请自来的回答问题。

这件事情差不多是我人生这二十多年中最让人尴尬的了,从大学毕业五年之后这种一回想起就感觉非常难受,劝告所有人不要过分喝酒,喝酒误事,喝酒葬送你的大好青春。

其实就是我在暗恋对象的送别会上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没说呢就吹了五瓶啤酒,之后不省人事。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得知我昨天不仅抱着对方吐了半天,还在这之后抑扬顿挫的深情告白......这都什么事儿啊。
—————————————————————
没想到随便一个回答就有这么多人回应啊,底下评论还有问后续的是怎么回事,尴尬一次还不够吗?

好吧好吧,就是那天送别宴,暗恋对象(叫他x好了)第二天就要去海外读硕士学位去了,我把我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勇气拿出来准备表白,抱着“不成功也无所谓反正他也要走了”的这种心理就去了,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当然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x也早都在飞机上。所以这个故事到这里也算TBC了吧,在这之后的三年里也毫无联系,我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时间久到我觉得可能这辈子都再也不会遇到他的时候,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又碰见了。

还是在医院里。
—————————————————————
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这么悲惨的经历你们就在评论区“哈哈哈”还问我们有没有在一起,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幸运E,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好吧,其实我们最后还是在分离多年之后在一起了。

我和x是一个大学同届不同学院的,两个人的专业隔了十万八千里,学校很大活动范围和出没时间也很不一样,当我意识到我喜欢他的时候都在思考自己的脑回路是不是被身边的人影响到围绕火星转了三圈之后才返回地球的。

接下来的内容一点和你们想象的什么微风拂过衣襟的小言不一样,硬要归类的话就只能算是脸黑如锅底的非酋的日常经历了。

我和x的初遇一点也不美好,都是托了发小w的福。开学第一天,我拎着行李和发小艰难的穿过人群,被为了看传说中x的美颜盛世的学姐学妹们撞的人仰马翻,我在摔倒过程中还尝试抓住行李让自己不要和地面亲密接触,结果并没有什么用,甚至摔得还更惨了。(勿要与我谈论虚妄的爱.jpg)

在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x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走出来,我抬头的时候太阳在他身后,可能是我摔得真的很狠,甚至觉得他自带圣光了,怪不得那么多小姑娘要那么生猛只为看脸。本来熙攘的广场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他一把把衣服上沾了灰的我扶起来。其实当时我内心除了觉得很丢脸以外就没什么想法了,刚到学校就这种出场方式以后肯定得药丸。x帮我和w把行李拖到宿舍就走了,我全程没怎么说话,w倒是一直在和他聊天,我怀疑如果再不到宿舍的话w都能把x家的家底都问出一遍来。

后来好像....就没什么交集了吧?刚进大学很不适应,我连着泡了一整年的图书馆,w倒是很潇洒,他属于浪得一日是一日的那种人,平常根本找不到,总喜欢在我看文献的时候唠叨,从他喜欢的人到今天遇到了一只猫,还说要邀请我去四人约会,他男朋友的哥哥也要去,问我去不去。我满脑子的英文单词都来不及对付,于是满口答应,事后才觉得哪里不对,可反悔好像有点太晚了。

说起来那次叫起来四人约会的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是w和j在前面秀,我和x在他们俩后面当电灯泡,过程非常不忍直视,我一直在思考当初为什么要和w交朋友而不是趁早把这段友谊扼杀在摇篮里。这样的活动还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到毕业,每次我都在后排充当整个城市最亮的电灯泡,实在是服气。x好像一直都带着同样的微笑看我们三个人,对我还莫名体贴,还默默记住了我喜欢吃的东西,也会帮我扶门拉开椅子。当时什么都不懂只觉得他要照顾弟弟也应该去照顾w而不是我,之后才发觉果然还是自己太年轻。

当我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他的时候都要大四了。前面也说过,我和x的专业的距离等于你在我面前而你却在玩手机,没有任何一节课在一起。我觉得如果只靠着w和j的约会来位置关系肯定不长久,所以一直在思考有没有什么能接近他的方式,想着想着就突然记起来当年在摔倒的广场上好像听到过什么“x是国际象棋社社长”之类的话。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我赶快开始自学象棋,心里念叨着一直都是如果再不抓紧的话对象就是tan90了,把w吓了一跳。

当然啦后来也没进成,不是因为我水平不足,而是因为我在准备入社的那一天突然被学生会一通电话叫走,为了一个企划案熬到夜里,披星戴月的回到宿舍才反应过来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承认,非洲人就是我本人了。

后来就照常上学,照常死亡写论文。如果我的专业可以算是hard模式,那x的专业可能是地狱了吧,每天恨不得住在教学楼里,但就这样我还是经常能看到他在我系楼下等我,晚上也经常一起散散步约图书馆。我当时还愚钝的觉得可能就是恰巧,现在仔细回想我简直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踩进x为我设的大坑,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结果还是如他所愿。和外白其实是切黑的人真的玩不起啊。接下来的日常就是我稀里糊涂并且不明不白的继续和x一起当w和j的电灯泡,心里也一直在不断挣扎要不要表白,直到我得知他毕业后就要去U国读研的消息。我想,如果他再不说那就我来开口吧。

之后的发生的前面也说了,在送别宴上我一个没控制住,不仅开始发酒疯,挂在x身上吐了一地,还在之后用我因为专业接触到的所有语言给他表白,甚至到最后大声朗诵《再别康桥》。

沉默,是今晚的南京市长,江大桥。

这些蠢事都是我在第二天下午听w说的,当时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憋死在宿舍里。在调整一段时间之后,这段可以称作无疾而终的感情就这么告一段落。听说w在U国过得很好,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本科以后直接保研,读研之后按部就班地工作。

那时我猜我可能这辈子真的不会和x有什么交集了,除非在w和j的婚礼上。无数次的事实证明我有的时候真的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人有的时候就不得不低头。

在高强度工作和不定时吃饭的双重压力下,我最后还是托了w的吉言直接被送到医院急诊去了。打完吊瓶醒来,发现x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白大褂。我还在思考怎么开口的时候,w就直接冲进来开始大呼小叫,我恨不得消失在空气里。

x和w这两个人见证了我人生百分之八十的尴尬事件现场,真的。

x作为我的医生要求我要遵循医嘱不能再过度工作,于是顺理成章的要到了我的联系方式,每天定时给我发消息说我要休息。我一直很纳闷是不是U国的环境改变了x的性格让他和原来不一样了,结果发现全都是w的锅。他暗中通敌,还告诉x烈女怕缠郎这句话。如果不是x拦着我,我真的会让他和地板亲密接触,并且让他三天学会如何使用轮椅。

我还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的时候,x已经串通并且设计好接下来二十步了。平常我工作忙到夜里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总是到公司楼下接我回家。如果我有休息日,他也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约我出去。有的时候是去电影院,有的时候去看话剧,更多时候是去看博物馆的展览。在我终于忍不住要问他居心何在的那天,他带我去了当年送别宴在的餐馆,就在我们大学旁边。

那天x一向示人的光风霁月被紧张到哑掉的嗓子所替代,他对我说,他那天之后想联系我,但是我总是不接电话,他没有办法,只好通过w来得知我的消息。他说他这些年一直在想我,本来他也计划在那天和我坦白心意,但却被我打断,最后也无法开口。之前把我约出来他一直说不出压抑在心底里的话,一直到现在。他站起来,问我说,你愿不愿意和迟到这么久的我在一起。

对啊,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天晚上兵荒马乱,第二天早上得知自己出糗的消息一不小心把手机从上铺摔到地上,屏幕四分五裂到不能开机,随后的期末考试也让我无暇多想,之后直接买了新的手机,手机卡插进去之后收件箱空空如也。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w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出来,用彩带糊了我一脸,恭喜我和x在一起,j站在他身边,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假酒,张口就管我叫大嫂。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原谅他们并且和x在一起啊。

后来我出了饭店就因为太激动腿一软绊倒在人行道上,w还补刀说当年我就是在这朗诵诗歌的。更让人生气的是x居然在旁边笑弯了眼角,我这个暴脾气差点没直接把他撂倒在街边。

其实当然不会了,毕竟我爱他啊。
————————————————————
热门评论:

滑天下之大稽:师妹你就这么对我我真的很受伤啊???

所思在远道:嗯,我也是。

——————————————END——————————

评论(8)
热度(287)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