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我也很绝望啊 6 (FIN)

*照常的OOC预警

*还是求评论


目录

————————————————————————

【曦澄】我也很绝望啊 6(FIN)



【026】


江澄能怎么办,江澄也很绝望啊。他看着那两个把头转过来的人的脸,不合时宜的想到之前有学生发给他的西游记版“你醒啦”.jpg。他猝不及防的笑出声,抬头对上的是魏无羡显得更加忧虑的眼神。


“蓝大哥啊,”魏无羡担忧的看着他,“江澄这一倒是不是还磕坏脑袋了。”


蓝曦臣很自然的接话,有一种捧哏的风范:“所以说是工作太忙了也要注意休息,不能太拼命。”


”师妹你听到没有要遵循医嘱,不能每天修仙上课,不如来我店里当个甜品师,包你三年内走上人生巅峰。不过我觉得我说了什么你也不会听得进去,所以以后蓝大哥会每天监督你按时休息的,不用谢我。“


江澄直愣愣的坐在床上,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又觉得好像其实没什么毛病。



【027】


作为一个新世纪五好青年,江澄下午收拾收拾就出了院,回到公司继续为了账上每个月能多出来点数字而挥洒汗水。他平时做事得力,几个公司里的长辈知道今天早上的事之后也没给江澄什么重要的备课工作做,他难得清闲下来,到了点就拎包下楼,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今天中午才见到的人。


蓝曦臣靠在墙上,跟他解释说魏无羡不放心他,可是店里走不开,拜托他过来看一眼,顺便盯着他吃饭。江澄知道蓝曦臣已经简化并且美化了魏无羡说出来的句子,他想到如果不去就会接到某个人的夺命连环call并且有可能发展成真人PK就头疼,在犹豫了一秒之后跟着人上了车。


之后的一个多月也是这样,不论江澄工作到几点,他总是能看到那个人站在相同的地方。他也经常能到他的短信,两个人天马行空的聊天,江澄发现抛开别的不说他们三观出奇的一致,在很多事情上都能达成共识。莲花坞的学生觉得漫天都是粉红色的泡泡,痛并愉悦的边学习边吃狗粮。


多年后的某个夜里再回想起来,江澄惊觉自己上了一辆贼车,车上还恨不得用金光闪闪的大字加粗写出车主人的意图,只怪自己没发现。


然后他越想越生气,气自己怎么没看出来套路,准备给躺在床另一边的蓝曦臣一个正宗够劲的大拳拳锤他胸口。他的胳膊还没到位的时候被人一把拽到怀里抱紧,他一回头看,蓝曦臣正用自己拙略的演技装睡。


江澄认命地交出了自己的胳膊,对蓝曦臣很服气了。



【028】


江澄和蓝曦臣因为工作原因很少有整块的休息时间,周末基本上也是形同虚设,周末写作周六周日,读作被一个电话叫过去加班。难得有一天两个人都没有被排班,蓝曦臣约他去博物馆看画展,江澄自然是答应了。


江澄下定决心这次问问蓝曦臣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大学毕业的怀旧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当然,其他事情要单算。逛展览时江澄一直装作在认真欣赏的同时还分出脑子想这些,所以没有注意到他身边的人也是一样。


逛完展览之后两个人驱车去找地解决午饭问题。江澄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脑袋里思绪万千。他突然想到几年前也是这样,他在一个长得和这条街差不多的地方走在最后方,大中午的被发小拖出宿舍的感觉不是很好,但是那是他第一次和传说中的蓝氏双璧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好像就是这家餐厅......里面的水煮鱼挺好吃的,蓝曦臣的送别宴好像也是这里。


他发着呆,被坐在驾驶位上的人轻轻拍了拍才幡然回过神来。他下了车,拍拍衣服抬头看的瞬间就僵住了。


他刚才在车上想的东西竟然和现实奇妙地融合了。这确实是那家他们经常吃的餐厅,在云深大学的后街。他毕业之后就再没有来过。与其说是不喜欢他家的菜了,不如说是下意识的拒绝回想起最后一次他干的事情。江澄浑身僵硬的走进去,拉开凳子坐下,随便在菜单上圈了两道菜,低着头把拉链拉开。他不敢看蓝曦臣的表情,更不敢去细想他这么做的动机。平心而论,江澄没有天真到以为蓝曦臣这段时间只是为了巩固旧日同学情谊的,更何况他们俩专业八竿子打不着,如果没有几年前那场闹剧的话说不定就没有现在了。蓝曦臣现在这样,让他感觉是在被......追?


江澄攥了攥所剩无几的勇气把视线转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他的外表和几年前没什么变化,性格在工作的历练中变得更加沉稳。江澄不知道蓝曦臣会对他说什么,只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打量他。


接下来的事情让江澄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坐在原位,但灵魂被割开,像被薄雾笼罩,又或是被一层水帘隔开。他模糊的听见蓝曦臣对他讲,说他本来也想在那一天坦白,但是被突发情况打断,最后也没说出口。他的时间太紧,等再开手机的时候已经人在U国。他用国际漫游拨打江澄的电话却打不通,只好通过魏无羡得知你的消息。蓝曦臣还说,他本来和别人有约时从来不会迟到,除了这件事。他很抱歉,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江澄隔着这层雾听着。他在心里默默数着他们没有联系的那些日子,一个“好”字在他的舌尖打转却被发紧的喉咙憋了回去。他站起来,像那次喝醉了酒一样推开凳子。他想对蓝曦臣说他此生所有的情话,一个音节还没有发出来的时候就被彩带扑了一脸。


彩带:而我又做错了些什么呢。


魏无羡扑上来说恭喜,好久不见的蓝忘机嘴角挂着一丝弧度,上来就给江澄一个暴击,直接喊他大嫂。



【029】


江澄:等等,有人还记得我其实还没有答应蓝曦臣吗......


他低头划开手机,给那个置顶的人发了一条消息。


“好。”



【030】


魏无羡不知道为什么比江澄还激动,吃完一顿莫名变成四人聚会的饭之后像大学时那样拉着江澄往外跑。他甩开手,激动得一个没注意直接被地上的一块砖头绊倒,摔的非常凄惨。魏无羡笑他年龄大了腿脚不便,想当年还曾经是那个在相同地点朗诵《再别康桥》的人。蓝曦臣一手把江澄扶起来,帮他理了理外套。江澄借力站起来,抬头看蓝曦臣在路灯下的侧脸。


他想,就这个人吧。


那一瞬间他忽然记起大三那年的某一个冬夜,江澄从教学楼出来,看到路灯下有一个人插兜站着。姑苏这个南方城市难得下雪,蓝曦臣带着肩头的雪花和月色向他笑。江澄快步走过去,脑海里只剩下余光中的一句话。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FIN——————————


好啦终于完结啦!拖了这么久也是不容易......

总而言之感谢读到这里的各位!鞠躬 !



评论(5)
热度(190)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