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日复一日

*最近不仅脑洞枯竭文力也非常down了orz


*努力在长途飞机上和气流边抖边肝出来的一个小故事,可以算做和我之前那个论坛体“理性讨论中途撤退的可能性”的一部分·,也可以单独食用w


*OOC预警

产出目录

*还在求评论



==========

【曦澄】日复一日


又是阴雨霏霏的一天。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下,模糊了落地窗后的人影。


江澄抱着马克杯站在阳台上。这是他从姑苏回来的第一天晚上,他下午三个小时的飞机眼睛根本没闭上过,下了飞机直接开车回家。他有些事情需要自己一个人好好思考,不能有任何人的借助。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小区里的灯陆陆续续的熄灭了。作为一个位处CBD附近的高档公寓,江澄时常会觉得周围开店或者年轻人的夜生活实在是有些扰民。他无意去评判别人,在同时也尊重他人的选择。曾经他一人独处时从未有过这种隐隐烦躁甚至迁怒于噪音的感觉,但此次显然不同于以往。


江澄还记得他现在手里的这个马克杯是去年夏天蓝曦臣从姑苏匆匆赶来云梦时带来的,杯子很简单,上面除了一个卡通小人之外没有什么装饰图案。蓝曦臣说他也有一个这样的杯子,只不过是另外的一个小人。他话讲得宽泛,但是江澄刚好拥有这种能解读蓝曦臣没说出口的话的意思的能力。他嘲笑他一个堂堂大男人居然像小女生一样送别人类似情侣款的东西,却掩饰不住因为知道杯子谐音是什么而泛红的脸颊。江澄自然知道蓝曦臣的意思,同时也心甘情愿,不论有没有那一纸法律认可的小红本。


可是他犹豫了。


他一遍遍回想着站在咖啡店外面看到蓝曦臣在和一个女孩子聊天的样子,那人嘴角弯起的弧度如出一辙,恍惚间他以为他才是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之后发生的什么事江澄都不愿再多谈,可还是忍不住还是往伤口上撒了一把粗盐。他还记得他呆立在街头,本不愿承认坐在店里的人是他每日用心描摹眉眼的那个人,但是当他机械般的掏出手机播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抬头看到店里坐着的人在同一时间掏出手机说话,当江澄质问他的时候平静的告知说自己在公司,说现在在忙。蓝曦臣回家的时候江澄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无理取闹质问丈夫下班去哪为什么不直接回来的中年妇女,忍不住笑出声,装作没有看到蓝曦臣担忧的目光。


江澄仰头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温水,慢吞吞的拉上窗帘,想催眠自己不要多想。说不定是什么女客户要求蓝曦臣作陪或者怎样,他清楚蓝曦臣的为人,不然也不会轻易的把自己和对方绑在一本户口本上。可是他想不通的是,假设是公司的事,蓝曦臣通常情况下都会跟他解释清楚,而不是语焉不详的瞒天过海。


……难道这些年,还换不得他的一句解释?


关于这些,江澄不愿去细想。他下定主意一定要找蓝曦臣好好谈谈,不能结婚不到七年就提前三年之痒。如果蓝曦臣承认了些什么或者否认了些什么,江澄自以为有些部分他能理解,但有些谈不拢可能就要思考一下中途撤退的可能性了。


其实这之中还有一些他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同性恋婚姻法才通过了短短四年的时间,而江澄和蓝曦臣在通过之后的第一年就火速领证。现在社会对LGBT群体的普遍接受能力不知道比多年前宽泛了不知多少,但是作为上一辈人的父母尽管接受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之后还是有些期盼自家孩子能过上他们心中希望的、所谓正道的结婚生子。江澄可以理解这种心情,但这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江澄不会忘记他和蓝曦臣在蓝家长辈面前说清所有事的时候对方眼里的震惊,虽然被刻意支开但还是听到了长辈说终归还是要走正道、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安排相亲之类的云云。要不然他知道对于有些长辈来说血脉的传承到底有多重要,但他更能清晰地体会到的是他和蓝曦臣之间的爱,而这种情感不能因为三言两语而被阻碍。他当时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的是一个同性时也有些惶恐,那段时间也总是睡不好,但是有人对他说,喜欢上一个人是因为他本身,而不是因为他的性别是什么。江澄深以为然,脑内还俗套的贴上了真爱无罪的标语。他从未对自己身为男性这一点有什么不满,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很难不往这方面想,是不是因为坐在蓝曦臣对面是个女孩子,不论是不是在咖啡厅看到的那位,就比他江澄的存在要好。


江澄一把抱过一个抱枕把头埋进去,他明明知道他这就是在给自己添堵,却还是忍不住回想起他和蓝曦臣之间那些事。曾经有无聊的人嘻嘻哈哈的搂过他们俩的肩膀,说他们简直是异地恋的典范。江澄对于这句话不报以否认的态度,只是觉得这对于他们两个算不了什么。


江澄第一次见到蓝曦臣,很不幸,是在俗称中二病发作的那一年。初中生的夏天差不多可以用几个简单的词来概括,每天下了补习班就在外面疯玩,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带着点点水珠的冰棍。江澄最喜欢的是那种有各种颜色的棒棒冰,就是一根塑料管里装满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健康的色素,需要掰开之后两个人分的那种。发小嘲笑他吃冰棍的喜好,殊不知江澄喜欢的是身边有一个可以分棒冰的人的感觉。


在那年秋天的开学第一天江澄初次遇到蓝曦臣。老师向他介绍说这是从姑苏转过来学习一段时间的蓝曦臣,从此以后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了,要多多照顾。江澄糊里糊涂的就领了带蓝曦臣熟悉校园的任务,没想到这一带就是一整年。他本是慢热的性子,从来不会短时间内和任何人熟络起来,却也耐不住温水煮青蛙的功力。等他顿然醒悟过来,蓝曦臣已经是他难以舍弃的一个人了。他发现他习惯了下课时侧头问旁边的人要不要一起走,有不会的数学题时会和对方一起讨论,连棒冰的另一半他也会习惯性的递给那个人。等到蓝曦臣交换的时间到了要回去的时候,他们约好以后一定要多联系。江澄很珍惜这种朋友,打心眼里希望他们还有在一起学习的机会。当时十来岁的江澄一定没料到,他不仅和蓝曦臣在另一种意义上的在一起了,还终身捆绑。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靠网络联系,第二次见面是在双方都没有心理准备的一次宴会上。这时已经是高中生的江澄在周末被自家母上大人的死亡视线的紧逼下无可奈何的周末早起,之后被拎到一个什么聚会上去了。江澄整个人完美的表现出了灵魂出窍的真谛,整个人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一直到有个熟悉的人影从阴影里走出来和他打招呼,他才意识到原来蓝曦臣也在。之后他被急匆匆赶来的母亲说要介绍一个云深集团总裁家的孩子给他认识,对方的叔父站在远处笑吟吟的看着他。江澄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别人家的少爷自己早就认识甚至还算得上挺熟悉,两个家长就放心的把他们暂时散养。同为在重点高中实验班的两个人对一步步逼来的高考发表一致的淡定的观点,也约好了到时候在那所国内最好的大学见。当时江澄海心思单纯的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当作是好朋友之间的互相鼓励。


后来就是理所应当的大学时期。两个人果然在同一个学校,甚至宿舍都在一间。江澄和蓝曦臣两个人仿佛把时间线往回调了四年,就像那年交换时一样,关系甚至还更加亲密。他们同出同进,课表几乎一样,被人调侃说他们就像连体婴儿。就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连他们俩的后援会都组织起来了。有妹子说不求她能和两人其中的一个人谈恋爱,只求他们能赶快收了对方,不要再在公众场合发光,墨镜都要坏了五副了。当然这些也是很久之后听别人说的,最开始的江澄还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把这种状态解释为哥们儿之间浓厚的感情。但后来他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哪儿有好哥们把你所有东西都知道的了如指掌,喜欢吃什么喜欢干什么比他本人知道的还清楚,而自己还很依赖于他。认清并且接受这种感情没花了江澄很长时间,他差不多能知道对方和他一样,但是把这些情感宣之于口的决心让他用了很长时间接受,表白场景在脑内切换了十几种,结果还是被蓝曦臣抢先了。


江澄记得那是很普通的一天的晚上,他洗了澡擦着头发出来,双人宿舍的另一位正坐在桌前翻时间表。江澄坐在床上拿起水杯在疯狂灌水的时候,听到蓝曦臣对他说,阿澄,我们在一起吧。


……然后江澄嘴里的水全都被喷到了地板上。两个人手忙脚乱的那抹布擦干净了,蓝曦臣抬头又对他说了一遍,最后还加了一句,以后你棒冰的一半就被我承包了。


江澄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不走心场景最简陋的表白了,虽然嘴上嫌弃的这么说,但是谁叫说出这句话的蓝曦臣,他那里有办法对着他说不。


之后这段恋爱谈了很长时间,横跨了江澄两年在国外读硕士学位的时间,直到他回国,两个人才真正的和家里摊牌,经历了长时间的拉锯战和商量之后顺理成章的领证。当时两个人登记完了之后就各回各家的公司主持大局了,也没有走个求婚和婚礼的形式。发小知道了这些事之后直呼他们俩提前十年进入老夫老妻阶段,形式什么的虽然不重要但不走一套流程总归有些遗憾,不过江澄和蓝曦臣也都不是什么在意这些的人,因为对他们来说能和彼此在一起就足够了。


结束回忆的江澄烦躁的翻了个身,睁眼直直瞪着天花板。这段他去姑苏的时间积攒了不知道多少工作要看,实在是没时间思考这些情感问题。在睡着之前的一秒,江澄决定找自己的法定丈夫说清楚。

中途撤退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第二天的江澄挂着黑眼圈拎着豆浆提前到达办公室,却没办法静下心来工作。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他忍不住想到他曾和蓝曦臣一起躺在沙发上度过这样的天气。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咖啡店女孩的身影搅坏了这些心情,苦涩也一阵阵的涌上来。江澄实在是没心情应付工作,他端着咖啡站在窗前,一瞬间似乎看到了蓝曦臣的身影。他暗笑自己想别人都想到出现幻觉了,其实人家好好在自己办公室呆着呢。他收拾好心情坐回椅子上,却被秘书告知楼下有人找他。


明明是自己犹豫不安,踌躇不决,哪里有什么资格难过。


江澄走下了电梯,怀揣着这种感情拐到门口,看到了一个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身影。


此时距离蓝曦臣向江澄单膝跪地还有三十秒。


距离蓝曦臣掏出戒指向江澄说出迟到三年的求婚还有七十五秒。


距离江澄一把拽起蓝曦臣还有一百零三秒。


距离江澄知道那个在咖啡店的女孩子是戒指的设计师还有二十一分钟。


距离他们两个人一起登上微博热搜还有半个小时。


而他们故事从未结束。


===========END===========


评论(16)
热度(225)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