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Exigent

*可以单独食用的一篇,相当于和需求层次理论换了一个视角,搭配更好吃(。


*题文无关,OOC且有私设以及lo本人的经历,请注意避雷


*依然是久违的一次更新,咸鱼周更可能是描述的我本人


*请不要大意的来评论区找我玩!


个人产出目录


PS.最后一句话来自《傲慢与偏见》

————————————


【曦澄】Exigent


他时常在内心深处觉得,时间不讲情面,每一个昨天今天以及明天所组建成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

但是他所不能否认的是,所有的昨天构成了今天的自己,让他拥有现在所有的一切。


蓝曦臣站在B市难得的蓝天白云下,像每个土著一样心情不错的拿出手机拍张风景照片,编辑一下尺寸之后放到朋友圈里,配字“第二十五天”。五分钟之后这条消息下面充斥满了点的赞、莫名其妙的评论、以及来自魏无羡的99祝福。


他又刷了刷之后手机便锁屏把它揣回兜里。他也不知道他心里在闹些什么别扭,不过就是和恋人相隔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以及要坐十四个小时飞机的距离而已,有什么看不开的。


看不开的......吗?


朋友圈的那条配字也没什么深意,只不过是送江澄到机场一直到今天一共是第二十五天,而蓝曦臣在对方离开之前就在日历里设定好了对方回来的机票的日子。也不是从来没有分隔过这么长时间,但可能因为时间的转换以及身份的切换让蓝曦臣本应得体的表情有一丝裂缝。他还清晰的记得江澄那天的飞机是下午一点钟,他们搭汽车在十点出头的时候到达机场,一路排队托运领机票选位置。在离登机时间还有大把距离的时候,江澄拉着蓝曦臣坐到检票口旁边的咖啡店里,熟门熟路的给蓝曦臣点了一杯香草拿铁。他正愣着神,就看到江澄把咖啡摆到他面前让他尝尝。他接过咖啡,就听见江澄说想赶快在体验一下手机支付的感觉,以及出关安检的时候没法拿水不然我也想喝这种话。


在最后面对面相处的一个小时里,蓝曦臣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在理智上告诉自己其实该说的该叮嘱的话早都说了三百遍,该买的生活用品也都寄到江澄在那边租的公寓里。两个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絮絮叨叨的,道理大家都懂。在情感上,他只想和这个人说一句话。


十一点的时候,江澄背着包站起来,跟他说,如果再不走的话飞机就赶不上了。


蓝曦臣机械的推开椅子,拿着差不多空掉的咖啡杯站起来。他总是希望和江澄在一起的时间能无无限延长直到他们都变成白发苍苍的模样,但离别却近在眼前。这不过一百米的距离走起来不过寥寥几步,却注定了他们要分隔整整一百天。


告别也是走寻常的套路。两个人在验票口拥抱,蓝曦臣用刚才一个小时攒起来的千言万语在江澄耳边说我很爱你。他们在人潮汹涌下对视,身边拎着箱子匆匆而行的路人变成了他们在这喧嚣尘世的背景牌。他还记得江澄笑着和他道别,说在硕士研究生的生活里请你好好读书好好吃饭,毕竟我可是有安插在你身边的眼线们。蓝曦臣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些什么,左不过是一些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难处一定不要自己扛这些话。他看着江澄跟他说再见,在他转身的前一秒突然凑过来吻他嘴角,轻轻的跟他说我也爱你。


蓝曦臣站在原地看着他的心上人越走越远,在对方回头跟他挥手的时候他也回以招手。他看着他变成人群中的一个小点,漫无边际地想着果然大家不过就是一样的普通人这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想法。他左手还拿着江澄给他买的那杯香草拿铁,在店员写的Mr.江下面,他看到了他熟悉的字体,写着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他站在人潮里,脸上带着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微笑。


江澄当然知道蓝曦臣平常喝的最多的就是熬夜必备的美式,也很少喝这种高糖高卡路里的咖啡。只不过就是想用这种甜甜的饮料来换一种方式安慰他的心情。


回到学校的日常除了平淡也没有什么好的形容词。蓝曦臣大学毕业以后选择留在母校继续读研究生,幸运的分到了单人宿舍间。他们两个人所处在的两所学校的开学时间倒是没什么时差,简直就像携手走进知识的殿堂一样。分隔两地之后只能靠手机联系这种习惯蓝曦臣暂时还没有养成,每周只能在视频通话里见到的脸曾经就在身边的这种感觉可不算好。


蓝曦臣和江澄两个人专业毫无相关。一个理科一个文科本身就泾渭分明,结果还有作业加持这种没有正常人想要的技能之后他们能聊天的时间急剧缩短。他们本就是报喜不报忧的性子,可这不代表他们不关系彼此的生活。蓝曦臣大概能猜到江澄经过了繁琐的海关到达公寓就直接在孤零零的床垫上睡了一晚,起来之后收拾东西参加学校的活动,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又投身于文学事业,除了上课以外就是去图书馆写作业的日子。他本人曾经也去过那边交换学习过,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被due淹没不知所措的日子,还有那些满目油炸期间还混入不明物体、吃了三天就不想再进去的食堂。蓝曦臣还为此在江澄的箱子夹层里放了几张他自己写的快手菜菜谱。


可是蓝曦臣从来没想到能在他们非固定视频时间里会接到江澄的视频邀请。他连忙接起来,看到大洋那一端的人苦着脸坐在已经收拾好的小公寓里,跟他说他刚才把粥煮糊了,还好没有把烟雾报警器弄响。蓝曦臣坐在晚上九点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用流量执导江澄煮白粥这种事情如果被学校里的小姑娘知道了可能就会上校报头条,顺带歌颂用爱发电不顾流量的精神以及狗粮再来三百碗这种话。


不过后来这种事情就没有再发生过了。两个人还维持着网络一线牵的谈恋爱方式,有一次在实验间隙蓝曦臣掏出手机露出苏死人的笑容的时候同组的妹子一个没忍住在校园论坛发了帖子,结果接下来一天他沐浴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被发到论坛上的事情还是江澄告诉他的。他们的日常闲聊其实也和普通情侣一样全都是些没用的话,打印下来都能出一本叫我们互相道早晚安的书了。当然两个人也经常讲一讲身边发生的趣事。比如江澄跟他说有同学在身上绑了六瓶红牛就进了图书馆呆了一晚上出来之后神智不清,还有同学在上课的时候辩论说着说着就着急的变成母语,包括教授在内的所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公寓空调开的太冷他都恨不得在床上穿羽绒服睡觉云云。诸如此类的讨论多的不计其数,连枯燥的课程间隙里都增加了不少趣味。


再之后的之后江澄好像掌握了了不得的生活自理能力,连他自己都开玩笑说出国不是来读书的是来学做饭的,回去之后就开个餐厅走上人生巅峰。蓝曦臣还记得他们曾经有一次在大学期间去他家用厨房做家乡菜时江澄差点把面条煮糊的经历,也记得那次自己废了好大功夫做出了自己根本不能吃几道辣菜。当时两个人处于就剩下一人道破的阶段,他不想让这层窗户纸越堆越厚,有什么不确定结果的事情在作出行动之前都不能盖棺定论这点蓝曦臣非常清楚。不过他从没想到过的是他有生之年会如此喜欢一个人。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回答吧。曾经蓝曦臣也思考过其实一个人过也没有什么不好,会真切的给在一起的朋友送上祝福,却享受一个人所带来的自由感。他曾经侧面表现出来这种心态过,不过被损友的一句“不知道这一句话说出去是不是全校女生都会哭晕过去”憋了回去。他也不是强烈的拒绝恋爱,而是冥冥之中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等着自己。


他等到了这个人,可是现在却要相隔两地。


他们曾经因为运气而在大学四年住在同一个宿舍,戳破窗户纸之后顺理成章的许下诺言。一路安安稳稳的走过来。或许是从未经历过像异地情侣所必经的分离,最后在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直接到达地狱模式。其实两个人都清楚这种远距离恋爱会很艰难,但更重要的是提高自己,以后才会过的更顺遂。


出国读研没什么不好。蓝曦臣相信如果他和江澄交换位置,最后也一定是这个结果。


不过只是平白增添了许多想念罢了。


蓝曦臣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今年他们系里没什么需要加班加点的项目,该做的九月份都差不多能直接挽个尾巴,国庆假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影响。U国的签证他之前就送上去办过了,现在只剩下买个机票收拾下行李的事了。他在日历上画下几个日期,算上了倒时差的时间之后决定在假期前请一天假。

做这个决定的后果就是蓝曦臣在这段时间里需要加班加点的赶工。他在努力维持像平常一样尽量回复江澄发来的所有消息,但偶尔会心有余力不足。每次夜深人静时蓝曦臣都会把机票订单点开看看,也算是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给自己一点前进的动力,毕竟他想见他。


周围的熟人们蓝曦臣也一一告知,让他们帮忙瞒着,如果江澄问起来就说他在实验室安营扎寨了。


在飞机上的十四个小时其实没有蓝曦臣想象的那么漫长。他看了两部电影睡了一觉就差不多到了,心理上给自己的马上就要见到人了的暗示也让他经过长途飞行后少了很多疲惫感。他出关之后提取行李,呼吸着N市与故乡不同的空气。蓝曦臣搭了shuttle bus一直到车站,买了地铁票直接从江澄所在的大学门口出来。蓝曦臣买的机票时间非常巧妙,到达机场差不多是正午,辗转到学校门口时江澄下午的课应该是才开始一会儿,接下来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远离彼此这么久之后再次站在一片土地上,即将见到日夜想念的人让蓝曦臣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拖着箱子慢悠悠的走在校园里,顺着江澄曾经发给他的教学楼的照片一路走过去。路上有个金色头发的姑娘跟她搭话问他需不需要帮助,蓝曦臣告诉她说他只是过来见恋人的。他们在同一栋建筑下停下来,姑娘上楼上课前向他道别,蓝曦臣坐在门边的长椅上。


也不知道江澄看到他会是什么反应。既然他知道他在楼上的教室里上课,等待的时间也没有那么漫长。蓝曦臣笔直的坐着,脑内排练着待会儿要做出什么动作才得体,说什么话才能总结他的感情。


不过他所设想的一切都在他见到那个身影时烟消云散。身体的本能让他张开双臂紧紧搂住扑上来的那个人,想要说的话都抵不过一个带着温暖的拥抱。


管什么其他的事情。


要是爱你爱的少些,话就可以说的多些了。*


————————END————————

评论(12)
热度(159)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