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Enchanted

*俗,短,OOC。

*他们当然是天生一对了。

*最近很冷,事情很多,只想吃糖。

*影射最近的某件事。就算被泼脏水,爱他的人还在。

*十一快乐!而我没有假,肝essay让人毫无波动(.


产出目录

——————

【曦澄】Enchanted


又是一年十月份。


气温难以预料,每天早上起床看的天气预报就跟玩的一样,早上穿着风衣出去下午恨不得换成背心短裤,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宣示主权,却抵不过一阵秋风带来的一场雨。放假前夕,人都有些懈怠,连市里的初中高中扎着堆的办运动会。堵车时间比正常早高峰还提前了半个小时。看着群里一条条跳出来的消息,大多是商量着八天假期是在沙发上过还是床上过,中间还夹杂着几条鸡毛蒜皮的八卦。


至少今天没有遇上所谓的一运动会就下雨的魔咒。


蓝曦臣今天难得在这个点还闲坐在公寓里。他辛苦一年,终于大手一挥决定给自己放假,连着国庆假和中秋节一起算上的那种。他卸了一身责任,起床时双人床另外一边的温度几乎褪去。他洗漱完毕之后看到餐桌上整齐的摆着一碗豆浆和一个煎饼,一看就是早上起晚了只好下楼买了双人份的结果。冰箱上的蓝色便利贴字体张扬,叮嘱他一定要记得加热再吃。


蓝曦臣把豆浆放进微波炉里,出门从信箱里拿出订阅的报纸放回餐桌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早餐时读报纸的习惯,在快节奏的日常里显得格格不入。他曾经去自己毕业的大学参观,看到所有人埋着头划拉着发光的小块屏幕,而他清醒的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适合快餐文化的人。兴许是职业病,又或者是对于过去的守旧与怀念,蓝曦臣从不是盲目追寻潮流的类型,但他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是知道些的。江澄曾经笑他提前步入老年,说要帮他配一副老花镜以防万一,以后还要教他如何健康的玩手机(趴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类似的话他们也说过很多很多——打印下来可以糊墙纸的那种数量的多。蓝曦臣和江澄都不是话多的人,但凑在一起之后总是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剖开外表,他们属于同一种人,不过所表现出来的却大相径庭。


蓝曦臣毕业以后成为了一名专职作家,而江澄凭着自身优势进了一家很有名的外企。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生活也倒是融洽,不过最近江澄为了一个新的项目忙到脚不沾地,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到家,连轴转超过十个小时,连周末都基本不放过。之前有人在群里艾特江澄,开玩笑的说他是全群最敬业,三个小时之后被圈的那个人慢悠悠的回复了一句不过都是苦中作乐罢了。如此拼命的感觉在高考之后就基本没有再体验过,江澄每天除了完成必要的生理需求外累到什么都说不出来,脑袋里想到的只有像紧箍咒一样的文件档案。


在江澄这个项目被批下来的几乎同一时刻,一盆精心准备的脏水把他从头泼到脚。证据当然都是苦心编造,就算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总归是抵不过小人的煽风点火。项目费心费力还总是要提防暗箭让人身心俱疲,不过最后总归是顺利了许多。


而今天是最后一天。


蓝曦臣当然明白江澄的辛苦,总想着帮着点什么但是碍于界限而束手无策,关心也最多做到照顾三餐。他对于这样总是心怀愧疚,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蓝曦臣收拾好碟子和杯子,沥干之后放到碗橱里。窗外沙沙的声音不停,天空慢慢变阴,泛黄的叶子被卷下来。蓝曦臣关上窗户之后就出了门,以防万一还是在包里放了一把小伞。他步行到离家不远的商场,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


他从毕业决定成为一个专栏作家时就做好了永远埋没在人群之中的觉悟——写东西好的人很多,想要出名很难,就算运气再好也不会到他的头上。怀揣着这种心情的前两年蓝曦臣专心给专栏写稿,连载了一年半不温不火的文章突然戏剧般一夜爆红,《泽芜》连着背后的作家俨然落入了话题中心,细腻的文笔以及剧情让人们深陷其中,完结之后顺理成章的出书。笔触给他带来一批粉丝,而从未露面的作家在第一场签售会上又收获了一批颜粉。微博上大家笑称蓝曦臣是明明能凭颜值却一定要靠才华,只是为了发布更新消息的微博粉丝数也是翻了又翻。蓝曦臣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被大众所认可,但这也对他的生活带来一部分变化——毕竟他也算三分之一个公众人物,不再是能在大街上站着还没人认出来的了。


不过日常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蓝曦臣脸上戴着江澄给他买了一大包里的其中一个口罩(江澄说买一大包是可以让他随便戴),站在一家新开的奶茶店门口。虽然说蓝曦臣和江澄对这种又甜又长胖的卡路里炸弹没什么太大兴趣,但是蓝曦臣站在这里是有原因的。


他除了微博上认证了作家的账号之外还有一个小号,暗戳戳的关注了江澄的微博(从微信群里知道的)。作为一个紧跟时代潮流的人,蓝曦臣当然学会了看对象的微博点赞和转发信息。他昨天看到魏无羡在一篇介绍奶茶店的安利下面圈了江澄,跟他说p5的那个加份红豆要半糖更好喝。江澄在那条下面点了个赞,还评论说准备闲下来之后去点单。这件小事被蓝曦臣知道了之后被惦记了一整天,一个晚上之后刚好是项目结束的那天,蓝曦臣准备买好之后直接去江澄的公司接他回家。


这就是被评为颜值最高的作家蓝曦臣先生和一群小年轻排在一队里买奶茶的全部原因。周五下午的队伍有些长,蓝曦臣也不着急,掏出手机刷着落下的消息,看到有人发了一条“我在周五下午是心情比平时好70%”之后笑出声,还看到有人在上班时间说他已经准备好在五点的那一刻飞速逃离办公室。蓝曦臣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希望大家挺住这最后难捱的两个小时,随后被铺天盖地对于自由职业在家呆着的不满。江澄全程没有出现,可能还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这个手机壳是江澄在某天送给蓝曦臣的。送出礼物的那方别别扭扭地说是别人送的,两个只是颜色不一样的手机壳自己换着戴很无聊,所以就顺手给他。一黑一白的两款明晃晃的,就差贴着就是他想的那样的LED灯牌。蓝曦臣也不戳破他摇摇欲坠的谎言,两部手机一黑一白,现在连手机壳都是同款。蓝曦臣拍了一张两部手机放在一起的手机发到微博,一时间祝99的要手机壳链接的要吃狗粮的消息震动声不绝于耳,两个小时之后蓝曦臣才反应过来他忘记切换回小号,直接从认证了的大号发了这条出去。江澄评论说这可能是最莫名其妙就公布恋情了的公众人物,蓝曦臣不置可否,关掉消息提醒无视掉窜上热搜的话题之后洗手切菜。日子还是照常过,人还是那个人。


队伍终于轮到他,蓝曦臣把手机屏幕切到那条他截图的界面,给店员读出来之后付了两杯的钱。收银的是个小姑娘,注意到他左手上的戒指笑着说太太真幸福,还同他讲今天赶上过节第二杯半价,原本蓝曦臣递出去的钱被退了一部分回来。他拿到小票之后侧身到旁边等待,看着店员熟练的调配饮料倒上奶盖封口,之后递到他手里。蓝曦臣道谢,拿了旁边的小袋子把奶茶放进去之后又放了两根吸管。时针慢慢转到四,蓝曦臣走到商场门口,发现雨总归是下下来了。江澄的单位从商场走过去要十五分钟,蓝曦臣把手机放回包里之后拿出雨伞,左手拎着袋子,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


家里的窗户关了衣服也收了,没什么他值得担心的。


奶茶过一会儿就不好喝了,更何况他呆会儿还要接上人去他提前预定的西餐馆吃饭。蓝曦臣撑起伞,把袋子往里收了收,迈步走进了雨幕中。


评论(12)
热度(103)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