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偶然都无法代替

*一个莫名其妙的设定,胡言乱语OOC。


*写着写着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是怎么回事......全程都是单口相声演员自娱自乐


*我,周更选手,ballball大家评论【被打


*补充一句,标题来自【依然爱你-王力宏】


产出目录


————————————————

【曦澄】偶然都无法代替




-01


蓝曦臣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颗星星,它们都是在出生时一起降临。听族里的老人说,星星不仅能代表主人的精神以及身体状态,还可以显示出主人对某些人的亲密度。换句话说,星星就像是主人的意识延伸一样。


当时他还不是挂着响彻修真界的泽芜君名头的人,和普通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不懂事时蓝曦臣也曾经操控自己的星星做出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尝试催动星星去碰一碰蝴蝶结果走了一半星星栽进小溪里,再比如说尝试逗笑弟弟但是怀里的小孩越哭声音越大......灵力不足的他还没有掌握怎么把星星掩藏起来的法术,也从未想过这么做的必要性。小小的他坐在父亲母亲身边,看着他们的星星像主人们一样挨在一起,有着淡蓝色光芒的那颗贴着另一颗。蓝曦臣曾经并不能理解父亲与母亲之间的一腔深情,却在之后回首时默默叹息。暂且不论之后如何,他当时许下一个愿望,希望自己也能遇到一个值得这样的人,无论是谁。


后来蓝曦臣经历了很多。温家作乱,父亲身死,自己仓皇无措时带着重要的古籍出逃......曾经天真的小孩被时光磨砺得棱角圆滑,他学会了怎样隐藏自己的星星,更炉火纯青的事是把情绪包裹在名为温柔的外衣下。他仿佛也没什么对于那年许下愿望追求的想法了——自己守着偌大的姑苏蓝氏已经足够,更不用提所谓的心悦之人。


他也遇到了所谓的莫逆之交。金光瑶,或者说还叫孟瑶的人曾经助他许多,三尊的名号在之后也慢慢响亮了起来。不论是散修还是各大家族的人提起这其中的某个人都赞不绝口,而这三人的友情也像口口相传的那样坚固。


前提条件是,暂且不论最后他们三人的结果。



-02


江澄知道星星这种东西的存在。与姑苏蓝氏的故事不同,云梦人相传,如果星星融合,就代表两人之间的缘分是命中注定。他年少时对此嗤之以鼻且不屑一顾,江厌离提起过这种说法,但江澄在面对金子轩时也与魏无羡的态度保持高度一致。尝试理解自家阿姐失败了第若干次的他在转角处看到那两人星星融合的那一幕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看到蓝启仁突然和蔼的样子,江澄即使不愿意相信,也无法否认事实的发生。


江氏游侠出身,家风洒脱,不似蓝家拘谨。江澄年少时从不限制自己星星的行动,几个师兄弟之间还经常用星星来比赛,比谁的大谁的亮这种事只有那个年纪的男生才能想出来,他们甚至还尝试过比谁的星星跑得快,最慢的人没有莲藕排骨汤喝。魏无羡更是异想天开,他曾经尝试过用自己的星星来守点,结果被走来的虞紫鸢抓了个正着——结果不必多说。当时还未经世事的少年一脸嫌弃的给师兄上药,手上却不经意的放慢了动作。魏无羡的星星无精打采的靠在塌上,江澄的那颗慢慢飘过去,轻轻的落在它旁边,像代替主人讲出他从未说出口的话。


当时少年心性,脑袋里只有私塾先生今天留的功课难不难,晚上阿姐有没有研究出新菜色要实验这种事。打打杀杀的故事只存在画本里,现实生活总是千篇一律的安稳。江澄曾经想过会和自己的星星融合的那个人是怎样的,连影子都没在脑袋里画出来就被魏无羡派过来的星星打断,带着他向前走的星星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意气风发。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安安稳稳的接下江家宗主的位子,魏无羡会像他所说的那样扶持自己。父母最终会和好,云梦双杰和蓝氏双璧平分秋色。


只可惜世事无常,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相继远去,许下的承诺在某年某月某日就早已灰飞烟灭。


物是人非。


再后来,江澄学会了怎样隐藏自己的星星。


没有人要求这样做。只不过是最初看过它的那些人早都不在了,他要维持作为家主的形象,江澄不觉得触景生情对重建莲花坞有任何帮助或有起作用的能力。


罢了,就当他从未在意过。



-03


云梦江氏宗主江晚吟。蓝曦臣当然知道这个人,他和魏无羡一起来到云深不知处学习过,他们也曾经一起在彩衣镇练手除掉水行渊。再后来,他与蓝忘机与江澄也一起从温氏手里夺回世家公子的兵器。他们交流不多,也并未有过任何深层次的了解。在蓝曦臣的印象里,江澄做事干净利落,江家家风在举手头足之间。


他也见过一次江澄的星星。紫衣少年站在船头,单手接过好友从对面抛过来的枇杷,星星从他背后跳出来又缩回去,像它的主人的笑容那样惊鸿一瞥。


蓝曦臣并不觉得自己像了解蓝忘机一样了解江澄,但他有一种没由来的自信,觉得江澄会是一个好宗主。他确实预料的没错,但从未想过上天对他是如此苛刻。


江氏是被灭门的。


当时还未成为宗主的蓝曦臣听自家叔父说过,江澄的风格过于凌厉,从不给人留下任何情面。蓝氏家训不能在背后语人是非,所以蓝启仁很快就收住了话头。后来他再次见到江澄,只觉得对方身上的冰冷气息拒人千里之外,眉目萧杀,再也没有曾经的少年模样。


再之后他听说过江晚吟对待鬼修行事狠辣,在清谈会时也孤高冷傲我行我素。金光瑶说江澄这个人油盐不进,问他一句江家也不行,提起一句鬼修更不行,脸色只在谈论到金凌时才会缓和一点,也不知道时哪里惹到了他。


这些年以来江澄和蓝曦臣从未在除了公共场合外见面过,单独交流也几乎没有,听到关于江澄的只言片语也无外乎这些评价。如果不是蓝曦臣知道江澄,恐怕是不知道会把他想象成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了。


这种印象太刻板,深刻到蓝曦臣都要相信,那个手拿枇杷的少年是昙花一现的幻想了。


-04

观音庙外暴雨倾盆,观音庙里有人痛哭失声。


蓝曦臣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他从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的人却给予他最后一击,势必要把他的外壳一举打破。这一天他所得知的真相已经远远超过预期,蓝曦臣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想要逃避却无路可退。他不敢接受现实,拒绝确定他脑内已经认定的事实。或许是他从未看清过金光瑶的面目,再或者他过于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不过事到如今毫无回旋的余地,再怎么无法接受的已经是事实经过。


当他得知曾经云梦双杰的一笔烂账的曾经一页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在今夜唯一一个受到打击的人,而江澄的反应又实在不像坦诚的说出全部经过的样子。蓝曦臣控制不住的想去看江澄,却惊愕地发现他刻画的印象里的本应狠戾的人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满脸。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此时此刻有任何立场或者任何身份能说出安慰他的话,但也不觉得自己能做到无所谓的视而不见。


一场闹剧终将收尾。蓝曦臣本来想缓步离开,但是无法绕过离他不远的江澄。他看到那个被冠有三毒圣手的男人背影微微弯曲,身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观音庙外的雨幕似乎也下到里面,把他与所有人相隔甚远。


蓝曦臣只能苦笑。事到如今他大概理解了江澄曾经的感受的百分之一却也无法以偏概全,能做到的事情屈指可数。他还记得刚才江澄为了他而受伤的事,于是走上前准备递上伤药。


那是蓝曦臣第二次见到江澄的星星。


周边围绕着紫色的星云的星星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蓝曦臣确定这是他见过最美的一颗星星,即使这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端详它。江澄似乎被他悄无声息的从背后走来的行为吓到了,不过不满没有完整的写在脸上。他低声呵斥自己的星星赶快回去,等到垂头丧气的星星乖乖消失之后才抬起头来看蓝曦臣。江澄用眼神质疑着蓝曦臣的来意,他只好从乾坤袋里掏出伤药递与对方,看着江澄不解的目光之后苦笑着低声讲解用法。


两人在观音庙门口道别。蓝曦臣御剑走到一半,脑海里不知怎的勾勒出江澄一个人在月下形影单只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但他知道自己更不想让自己后悔。


他下定决心后调转方向,往莲花坞的方向飞去。


-05


蓝曦臣和江澄在不知不觉时就已经走得很近,最近一次在清河举办的清谈会上两人形影不离的样子给所有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三毒圣手和本应该消沉的泽芜君关系如此亲密,落到有心人眼里就不知道变成了什么。


他知道江湖传言已经到了蓝江两家互相盘根错节的关系的地步,不过只有他心里清楚,哪里有什么利益勾结,不过全都是他要付诸的感情罢了。


就说那日他到莲花坞说要见江宗主时,值班的门生似乎很惊讶,不过还是带他进去了。他被置于会客厅与一壶茶相守良久,实在坐不住之后便决定出去逛逛。好在门生也没有要拦着他的意思,蓝曦臣遍抱着参观的心情走在莲花湖边。他依稀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曾经和父亲来过未被重建的莲花坞,现在比原来堪堪大了两倍左右。莲花坞不像云深不知处那样坐落于深山之中且设有结界,而是与民家相隔不远,经常有孩童嬉戏的声音传来。前后左右都无人,蓝曦臣在湖边走着,把自己的星星放出来,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在下一秒睁开眼睛,被湖边一个紫色身影吸引住了视线。那人独自站立在湖边眺望远方,远处小贩的叫卖声也未曾把他拉回人间。紫衣少年已经在岁月的磨砺下雕刻出棱角,而此刻蓝曦臣却觉得他不属于尘世间。他竟一时看得呆了,脚步不受控制的向江澄的方向走去。


江澄看到他之后遥遥向他举起手里的东西。蓝曦臣哭笑不得。原来这莲花坞的主人放着客人不见,跑到这地方来对月饮酒了。


他当然当时没问出口,不过他认定,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知道的。


两人当时相谈甚欢。或许是他们都受到了相似的打击或者什么其他的原因,江澄和蓝曦臣意外的聊得来。蓝曦臣善于倾听,也知道江澄埋在话语下难于宣之于口的真心。这就像一个契机,此后的一年里他们总是这样来往,而有些事情发生的顺理成章。


比如,蓝曦臣正坐在江澄身边时,他们正乘着小舟穿梭在莲叶中间。江澄好像被蓝曦臣说的什么话逗笑了,星星在主人不经意间悄悄遛了出来。蓝家宗主在很久之前就放任自己的星星在莲花坞内行动,被江澄怀疑他是不是真正的严于律己的蓝家人。被怀疑的人摸摸鼻尖,看着身边的人难得露出的笑容,恍惚间时间重叠,那个乘小船快速前行的少年和眼前人交融与一体。


——要是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就当蓝曦臣冒出这个想法时,他们两个的星星不知什么时候飘到前方,缓缓的融合在一起。


不过是情难自已。


蓝曦臣知道自己身边的人和他抱有同样的心情。


-06


他们的星星在夕阳的背景下互相交融。


此刻情景正好。微风拂过水面,惊起一阵蛙鸣。


他对他说,我是如此暗淡,是否有幸能点亮你剩余的人生?




评论(26)
热度(206)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