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暖风

*OOC私设预警,人设是和之前【重看这街灯火如流星】一样,可以单独食用

*题文无关的一发短打,十一月份了,大家在剁手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暖!

产出目录


——————————
【曦澄】暖风

今年冬天来得猝不及防。

这座城市的温度永远是那么的飘忽不定——前两天还在风衣里面穿衬衫,没过两天,办公室里的小姑娘们连羽绒服都要从柜子底下翻出来盖着。江澄本以为他作为一个人生前十几年从未经历过集中供暖的人可以抵抗住这座北方城市所谓的干冷天气,结果还没过多久就缴械投降,恨不得在背后贴两片暖宝宝,带着口罩如临大敌(他是不会说出去的)。天气半冷不冷,叶子落了大半,街上一片萧索的景象,高楼耸立在马路边,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他站在高处看,人群像在钢铁巨兽的血管里流动,不知疲倦的为了生活奔走。江澄随手从沙发上拽过来个抱枕放在怀里,身上松松的挂着一件去年出差时在国外买的一件绒外套。这是他难得的假期的前一天晚上,脑子一直保持在高速运转的工作状态,在突然空闲的时刻就莫名觉得有些恍惚。他耳边传来的仿佛是同事在茶水间的小省讨论,而不是在秋冬交接时节挂来空旷的风声。

集中供暖还要好几天才来,一室两厅的房子里还存着他下午进门时的寒气。江澄洗完澡之后从暖烘烘的洗手间出来,被极端的温差对比激出一个喷嚏。他即不想感冒也不想听亲属的唠叨,于是趁着人没回来赶快把压箱底的厚外套拿出来穿上,装作上一刻假装一点都不冷的人不是他自己。

夜里十点的天空黑漆漆的。他的亲属同志刚回来没多久,现在正在洗刷掉一身疲惫。蓝曦臣今天出去和人吃饭,就算他是一个作家也免不了席间应酬,这种场合总是让他身心俱疲。他曾经开玩笑说当初选择这个职业就是想逃避千篇一律的饭桌文化,结果左右还是逃不过。江澄固然心疼他,但也清楚为了做到某些事情的条件是牺牲些什么。他听着浴室的水声停下来,放下抱枕转身去了厨房切柠檬泡水。

说起来这也是个故事了。江澄和蓝曦臣刚才一起时后者总是承担着照顾的角色,久而久之江澄也习惯了这样的角色设定,为了工作狂奔不回头的趋势愈演愈烈。他在某种程度上认定蓝曦臣会照顾好自己,下意识的把这部分责任剔除在自己的管理范围之外。他有一段时间每天十点钟伴着月光打开门锁,不知不觉的习惯了在客厅默默给他留灯的身影。有一天江澄像往常一样披星戴月,却不料蓝曦臣回来的比他还晚。男人强撑着放下包三两步跑进卫生间,过了十几分钟之后面色苍白的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江澄一直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穿出来的声音一阵揪心——他仿佛丧失了行动的能力,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跟着蓝曦臣来到厨房,等他喝完水之后用他平生以来最温柔的声音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在得到否定的回答时江澄并不觉得心下宽慰,而是被接下来的一句话打破了他一直以来一砖一瓦盖起来的防线。

蓝曦臣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能喝酒,吐出来就好了。

江澄想,如果他和蓝曦臣在一起之后和他独身一人时没什么区别的话,那这段感情还有什么意义?

他学会慢慢改变自己,踏出自己的舒适圈,不再是一味心安理得的享受他拥有的东西。江澄后来发现,伴随着250毫升的水和两片柠檬,偶尔再加一点蜂蜜,名为蓝曦臣的软件运行平稳良好。

椅背上搭着江澄身上同款不同色的绒外套。江澄还记得去年他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走着,本来是想领略一下不同于国内的风景,结果被同行的女同事拉去逛街。他对付这件事情得心应手——再小一点的时候他陪着江厌离去商场,他负责的所有事情就是拎包和夸好看。他从来都看不出来各种裙子的区别,连细微的颜色区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江澄本来以为这次他的职责也一样,于是就一路走马观花的穿过街边的商铺,却不料被一家店的橱窗所吸引。他跟着同事的脚步推开门,撇开一切步骤,径直向店员询问橱窗里外套的价格。他出于私心买了灰色和驼色两件,忽视掉价钱上的好几个零,行云流水的刷卡签名。店员小姐笑的温柔,对他说祝他生活幸福顺心。江澄跟着逛回来了一圈的同行人走出店门,手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一个纸袋。

等他回国后准备悄悄的把衣服挂到蓝曦臣的衣柜里被抓包这件事,就都是后话了。

头上盖着毛巾的作家朋友踩着拖鞋出来,顺手披上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江澄从厨房端着杯子出来,单手递给蓝曦臣。头发还没吹干的人向前凑了凑,在接过杯子的同时用嘴唇碰了碰江澄的脸。水珠滴到江澄的脖子上,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江澄匆忙背过身去,努力掩饰泛红的耳朵。

他现在好像有点明白,安稳平淡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了。






评论(12)
热度(102)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