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论自我怀疑

*这是一个特别蠢的双向暗恋,lo可能是没救了。

*OOC无边无际,请做好心理准备。

产出目录
——————
【曦澄】论自我怀疑


江澄在被魏无羡拖出自习室之后至少三分钟他都处于一种放空状态,大脑离家出走又回归之后才用仅存的意识才发现自己身处何方。他第一件事想的是在他被暴力拉走之前有没有保存文件,第二件事是魏无羡是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按照正常人类的整理方式放进书包。在大脑缓慢运作得到肯定的结果之后,江澄用现在身上仅存的力气一巴掌拍上拉着他的那个人的背:“嘿,你知道我在查了那么长时间资料的论文马上就要写完了,是吧?”

魏无羡转过头,带着一种不同于往日的神色:“师姐听说了你在自习室呆了几乎整整一天之后打电话,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弄出来,盯着你爬上你那张徒有虚名的床,不然她会亲自过来。”

江澄一听到自己亲姐名字的一瞬间就蔫了下去。他五秒钟之前脑子里的弗洛伊德还在和亚当斯密天人交战,五秒钟之后非常不情愿的按下删除键,自暴自弃的抱着头趴到咖啡厅的小圆桌上。在做这个动作之前他观察过了,这个点的时候店里还没有多少人,怎么着都不会注意到他这个不雅观且不符合他人设的动作的。

“所以现在,吃一点东西,不论按照你的月球时间是早饭,午饭,晚饭还是宵夜,之后乖乖回去睡觉。”魏无羡坐在他对面划拉着手机,不用想就知道在回复谁的消息。他又像嫌不够一样添了一句,“如果敢点任何一个和咖啡因有关的东西,我保证,你的黑历史会立刻出现在校园论坛的置顶帖子里。”

江澄撑起身子忿忿的还想再说两句,但看到自己兄弟眼里写着“我是认真的”五个大字之后还是违心的妥协了。

“好吧,”江澄投降般的放开抓住书包带子的手,“不要咖啡,要一个羊角面包和一杯热巧克力。”

在咖啡厅打工的女学生很快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拿上来,脸上用四号字大写加粗的宋体写着同情,江澄莫名的觉得她长得有点眼熟,不过作乱的胃容不了他想太多。江澄有气无力的直起身子,用仅存的理智控制自己的手抓起面包一口咬了下去。说真的——让一个醉心学习了快三十个小时的人不集中精力的最后结果就是这样,全校闻名的优等生像失了智一样的把饭送到鼻子里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这种标题想想就觉得劲爆。江澄任由自己的思绪无边界的发散,一直到在旁边的魏无羡戳了戳他他才回过神来。

“所以说,”他打小的朋友一脸兴致盎然的对他说,伪装的无懈可击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八卦眼神,“你和那个咱们同年级的蓝曦臣怎么样了?”

“什么都没有。”江澄推开餐盘,转过头去看魏无羡,就像刚才那个神游天外的人不是他一样,“我能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就———”

他因为摄入水不足而干涩沙哑的声音戛然而止。

———

这种感情被定义为无望的单向暗恋。

江澄无声地在心里对自己一遍遍的告诫,不要让莫名其妙的自信左右自己的情感,人家冲你笑是出于礼貌没有其他你脑子里的任何意思,说不定他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说起来也奇怪,被莫名其妙的选举成为心理学系系草的江澄和就住在他楼上的蓝曦臣竟然一点都不熟。(“他可是校草啊!”同系的温情几乎是拽着他喊,“你竟然不知道他!”)确切的来说,他们也不能说是完全不认识,在学校活动里碰过几次面这种关系只被江澄定义为混个脸熟。天地良心,他只想在大学里好好学习,不是和乱七八糟的事情搭上关系。很显然老天并没有听到他的愿望,江澄凭那寥寥的关于蓝曦臣的认识,心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直直的向名为蓝曦臣的终点一路向前。

说真的,只要有正常的审美和爱好,谁会不喜欢蓝曦臣啊?江澄努力的给自己找原因,试图说服他心中所存的感情只不过是对一个优秀的人的欣赏,结果却完全差强人意。没有人会把欣赏对象的名字在发呆的时候写上一整页,更没有人会想方设法的了解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的消息。江澄在快速打断魏无羡的问句之后张了张嘴,在绞尽脑汁之前组织好自己的语言,结果被推门而入的人截断了声音。

“早上好,要一杯拿铁。”

是蓝曦臣啊。

见到暗恋对象的时候自己熬了一个大夜衣服皱皱巴巴头发还乱的像鸟窝,怎么办,急,在线等。

————

他循规蹈矩到如今,本以为已经没什么能让他打破规矩,直到遇到江澄。

按耐心思也没什么不好,蓝曦臣安慰自己道,就当是自己学业太累导致的精神错觉吧。说实话,他从未想到这种经历会套到他头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木已成舟。彼时的蓝曦臣站在篮球场边,看到江澄掀起球衣擦擦汗,用空下的那只手一巴掌拍上他身边的男生的背上的时候,才恍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就这么简单、老气和俗套的剧本,命运这个糟糕的编剧竟忍心让他独自陷入这无望的爱河。蓝曦臣拒绝无望的下坠,更不想让自己的心意永远埋葬在不知名的角落里。他性格不错,交了许多朋友,也旁敲侧击的问出过许多关于江澄的消息。他的直觉在蠢蠢欲动,可理智总是告诉他令人沮丧的事实——江澄可能都不认识他,他们两个人直接交流的次数几乎是零。

他听说过,能偶遇江澄的最佳地点除了课堂和自习室就是咖啡厅了。

蓝曦臣暗自叹了口气。

刚才忘机和他说自己突然想要喝拿铁,可是现在走不开,能不能托他去买。蓝曦臣单手推开咖啡厅的门,余光瞥见的是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

蓝曦臣几乎是忐忑的端着刚点的咖啡走过去,走到江澄坐的座位前。他弯下腰来,刚刚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被坐在江澄边上的魏无羡无声的的口型所打断。他顿了顿,重新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

“你好,我是蓝曦臣。”

他此时还不知道,这短短的几个字,会给他的既定的未来带来多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END——

魏无羡的口型:“约——他——”
还有文章最开始魏哥摆弄手机那块是和蓝忘机说让他托蓝曦臣来咖啡厅买拿铁,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
魏无羡牌助攻器,你值得拥有。

评论(29)
热度(276)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