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后来

*十几个小时之后考试的lo居然现在开了脑洞,起立为自己鼓掌


*【论自我怀疑】的后续,可单独食用,搭配更好下咽


*写了半天发现全程跑题,我可能更擅长单口相声


*想用暖气热牛奶了


*十二月了,祝大家年底快乐!


个人目录

————————————

【曦澄】后来


——————

Side A


江澄是被太阳晒醒的。


魏无羡临走时匆匆拉上的窗帘中间留了一道缝,傍晚的阳光散发着它最后的余温。他揉着眼睛坐起来,被子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他在获取了正常人类应有的睡眠时长(魏无羡说的)之后并没有感觉到像传闻中的浑身放松,反而整个人像被拆开重组之后再暴力拼接回去,大脑思考什么都要慢好几拍。


暖气在尽职尽责的运转。江澄翻身下床,从暖气片上拿了一袋牛奶,把吸管插进包装袋之后站在窗前发呆。说起来这他在来上大学之前都不知暖气为何物,每年过冬全凭一身正气加冕,到了北方之后才发现下雪的日子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难熬,暖气也不局限于取暖的功能,比如热牛奶就很好。他慢慢踱步到门口开灯,脑内循环着天马行空且毫无关联的想法,如果魏无羡能像某漫画人物一样读脑的话,给江澄的外号会变成“毫无逻辑的废话生产者”。


说来也奇怪,江澄这个人在外人面前总是端着一副架子,不苟言笑的样子吓退了多少追求者,更何况还有学霸光环加持,距离感更加明显。但熟悉他的人也知道,在他们的小圈子里江澄也算是个冷面笑匠,即使他本人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没什么不对还很正经,但是经常能笑倒一片。


剥去不属于大学生的那层外套,光才能照到纯粹的内里。


他总是觉得自己想的太多,时常语言行动完全不搭成一致,拐弯抹角地向别人剖白自己的时候几乎没有,情绪不外露到一定程度。不是说他对此有什么难言的过去,坦白来讲,江澄只是觉得面对事情时情感的重要性无限接近于零。他可以表露自己想法的人寥寥无几,最近列下的长期目标是把蓝曦臣加到上述人选里,但目前看来道阻且长,想要获得结果还需努力。


……毕竟今天早上他们才真正意义上彼此认识,不是吗。


江澄把自己扔到椅子上,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笔筒,但更像是在看什么更深远的东西。牛奶早就被他喝完了,长方体的纸盒被无意识的捏压成扁片。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夕阳还没被拉紧的窗帘投射进来,反射到墙上,炫目到晃眼。江澄用余光瞟到挂在墙上的电子表,大脑用了平时双倍的时间来处理获取的信息。这个时间节点比他预估的要靠前,也比他平常吃晚饭的时间早一些。


江澄抬手把牛奶盒扔到垃圾桶里。他脑袋里很乱,但也说不好现在他自己正在想些什么。他努力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混杂于各类文献时的论文进度,得到了只剩下最后收尾和润色的工作之后决定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再和电脑打交道,而是尝试理解自己真正的想法,关于早上在咖啡厅遇到的人。


其实他早就知道蓝曦臣是谁,早在大一入学的时候就知道。他入学时校门口熙熙攘攘,家长带着自家孩子和大包小包艰难跋涉过人山人海,江澄拎着自己的行李箱,无视掉好友在耳边絮絮叨叨的话,四处打量着校园。他家在外省,曾经高中暑假时和家里人一起来到这座城市,不能免俗的单独空出来一天参观梦校。几年前的情景历历在目,而江澄不再是站在外面羡慕旁观的局外人,而是真切的参与其中。他对这里陌生的东西感到好奇,在不知不觉中脱离了报道的大部队,走进周围都是教学楼的一片空地里。江澄推着箱子走过去时只看到一个男生蹲着喂野猫,猫听到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迅速的跑走,男生收起猫粮,站起身来转头看他。


江澄现在还能回想起蓝曦臣穿着灰色短袖和牛仔裤的样子。他当时穿得难得休闲,脚上的运动鞋甚至还是当时男生们最向往最想抢到的那款。江城看着蓝曦臣把猫粮放到斜跨包里,一步步走过来轻声问他是不是迷路了。他被送回新生聚集的小广场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到达地点之后对方笑着和他道别,而江澄看着他的背影才想起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人还是一直徘徊在他的生命里。江澄时常能听到班上女生们压低声音的小声讨论、提到某个名字之后努力咽下从喉咙里发出的尖叫、以及漫天飞舞的八卦,这可能就是身处文科系的好处吧。江澄从未刻意了解过谁的信息,不过是经常在耳边听到关于一个叫蓝曦臣的人的讨论,直到有一天他在学校网站上看到新的物理竞赛获奖名单以及得奖人的照片,这么久以来的消息主人公终于从模糊的轮廓变成具象的图片。作为被帮助过的人,江澄对蓝曦臣的印象很好,以后课间班里的讨论他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听。


因为所在专业和课程的差别,江澄其实很少能和蓝曦臣说上话,他最多可以在食堂匆匆瞥到一眼对方,或者在宿舍楼里点头示意。他看到的蓝曦臣总是带着笑的,像春风拂面那样温柔。


江澄真正意识到某些转变,是在某一次小径上见到过蓝曦臣温柔的回绝站在他面前的女生,理由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江澄当时只不过是路过。下一节课他要去另外一栋楼,他不想绕远路,所以就直接抄一个被怀有同样心思的同学们走出来的小道。塞在左耳的耳机还在尽职尽责的放着音乐,江澄无意窥探他人隐私,但这句话穿破一切障碍直达他心间。他难以定义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酸涩,也不愿考虑他埋在深处的真实理由。他推算出千万个负面答案,却也不愿违心的放弃这段该成为crush的情感。


或许过一阵就好了呢,他无力的安慰自己,但发现这只不过是陷在沙子里的人的无力挣扎。


江澄甩甩头把这些不属于当下的情绪清除出脑海,从衣柜里拿出外套和围巾穿好,锁上门之后决定去附近看看晚上吃什么。


鉴于江澄并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他会在楼下遇到谁,会和谁面对面坐在餐厅里。



——————

Side B


蓝曦臣本以为这是寻常的一天,一直到他在咖啡厅毫无征兆的遇到江澄。


这实在是远离常规发展路线。他看懂了魏无羡的口型,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这或许是最循规蹈矩的做法了——和对方正经规矩的自我介绍,多余的话一句不说,如果忽略场景着装,早上发生的那一幕简直就像谈生意的必经之路一样。


不过有一点不准确,别人是谈生意,他是想谈恋爱。


按照他平时的性子,这可能是最稳妥的做法,但毕竟涉及范围不同,他没办法用最平稳的心态面对。

江澄吸引他的东西太多了。他记得当时那个走迷路的新生脸上的迷茫,还记得代表系里出来辩论坐在正方一辩位子的人。当时坐在反方三辩的蓝曦臣突然被一阵没由来的心悸包围,到辩论赛结束也没有正式去找江澄聊天。后来他想过如果自己勇敢一点是否就不会浪费这么久时间,却无从得知,深情是不敢伸出的手的胆怯。


后来蓝忘机带魏无羡见他,蓝曦臣从后者那里了解到很多江澄的消息,听了很多他们儿时的故事,犹豫了很久也没最后下定决心。他明白这条路有多难走,不忍心让江澄经历那一切,也不如尝试让自己慢慢放下。蓝曦臣甚至计划好了怎么样把这个人渐渐抽离出生活,但他在还没有实施时就被重新拽回漩涡。


这天蓝曦臣本来的计划是把咖啡给忘机送去之后去图书馆找资料,结果离他所预计的千差万别。他几乎想不起来这一天他都干了什么,除了清晨遇到了那个头发乱糟糟的人以外。他模模糊糊的感应到什么,心里乱到不行,下午决定换身运动服出门跑步。蓝曦臣最后也没跑多久,回来之后洗了个澡就算完事了。忘机不在宿舍,不用说也知道跟谁出去了,今天晚饭估计是没办法一起吃了。他吹干头发带上钱包,走出宿舍楼之后看到他一直投喂的那只猫。他蹲下去摸摸它的头,猫很乖的没有动,橘色的毛泛着柔和的光。猫在地上趴了一小会儿就走了,他目送着那个背影走进灌木丛,余光注意到另外一个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江澄看起来比早上精神了一点。对方看到他也停了停脚步,礼貌的向他点头问好。蓝曦臣向他招招手,转身走过去,电光火石间模糊的觉得这一行为是否太唐突,但情感却把他向前推,让他说出那句对他们来说迟到太久的话。


“晚上好,一起去吃晚饭吗?”


他看到江澄舒展开的眉头和放松的表情,得知他会得到一个一个字的答案。


“好。”




评论(18)
热度(177)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