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现在进行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买花送人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花语这个操作的。送花有风险,出手请谨慎。


*一场说走就走结果还是掉头的离家出走


*傻,OOC,请做好心理准备


产出目录


——————————————————————


【曦澄】现在进行时


蓝曦臣单手揉了揉眼睛,把湿透且紧紧贴在脸上的刘海拨到一边。这是今年夏天来势最凶猛的一场雨,他正在外面走着,在走到停车场的两分钟之前几乎被淋了个透心凉。


前几天天气预报就说本市要下大到暴雨,没想到这一出门就遇上了前奏。明明是下午,天黑的却像半夜,整座城市像被雨云包围,嘈杂喧嚣的雨声被紧紧关闭的车窗隔绝开来。蓝曦臣刚刚出差回来,准备给自己放个短假,没想到被迎接方式这么巧妙别致。如果江澄在的话,一定会说这个车速简直就是回家养老,走着都比这个快,不如跳车跑。


前方的红灯终于变绿,蓝曦臣长舒一口气,一脚踩下油门。


窗外的景色被雨水割裂得分崩离析,车灯照向的路被细密的雨丝折射成连绵的光河,钢铁森林浸泡在不属于这座城市夏天的略带寒意的空气里。蓝曦臣转头看了看他带回来的一大堆纸袋子,突然觉得事到临头压力突然被撤走的轻松。这也不能被叫做冷静放弃,而是面对现实生活的自持。


说这次是出差,其实不过是蓝曦臣找个理由让自己冷静一下。他不觉得他和江澄的关系中间还有什么在盘桓,不过是到了该转变的时间节点。这场莫名其妙的出差或许可以定义为几天前口不择言的八点档吵架内容的后续反应,身体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夺门而出,等冷静下来之后他都对自己的行动感到瞠目结舌。如果能评分,那这件事情绝对是他到目前为止做的最失败的一件。


说走也不是真的就再也不回来了。道理大家都懂,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再争执个谁对谁错,冷静下来思考出原因比生气到口不择言的伤害别人就不好玩了。他们争执的开端不过是日常生活中细碎杂乱的一点,最开始是就事论事,但说到后来严重跑偏,本质的点没有解决,反倒是他幼稚的行为给这场争吵画上了仓促的句点。蓝曦臣连夜开回公司,一通大夜熬下来之后不仅脑袋乱如浆糊,甚至还直接以见客户的名义飞去外地呆了一天多,脸色差到魏无羡都差点没认出来他是谁。


.......公司内部匿名聊天群全都是讨论他和蓝忘机相似度爆表这种事情他其实也知道,甚至还能猜到最活跃的那个账号是谁的。


抛开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论,他在上飞机之前给江澄发过消息,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蓝曦臣还记得他看着江澄坐在沙发上,耐着性子看着自己的样子,左半边脸上写着“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右半边脸上写着“别生气就这么一件小事”的表情,怒从胆边生,正常量的理智消失在空气里。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从衣帽间随便抓了件大衣,踩上鞋拿了手机钱包和钥匙转头就出门,把挽留声一把关进屋子里。


很显然,就算the perfect one不存在这世界上,江澄在私下里也偶尔会画风突变,和平日里塑造的形象判若两人。本来一起生活要的就是相互包容和理解,蓝曦臣自认为自己性格足够温和踏实,道理他都明白,但他一想到他摔上门之前的那句话头就突突的疼,多年来构建完整的自我认知全都喂了狗,一世英名一把火烧光,连点渣都不剩。


没关系,反正他还有一辈子那么长可以补救。


——————


事情的起因经过着实简单。


蓝曦臣在追江澄时送他的那一盆紫罗兰悄声无息地死了,后来确认为疏于照顾干枯致死。发现时间是这两个人分别加班到晚上十点之后回来的深夜里,地点是阳台,发现人是江澄。他洗完澡去晾毛巾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了,本来想简单转达一下这件事情,但蓝曦臣的脸色瞬间晴转多云。江澄当时感觉有点懵,自家对象的情绪转变他感受到了,将其归结于工作压力太大。他想劝劝蓝曦臣先休息,结果情节急转直下。


他记得他说,没关系,虽然这盆死了,我们明天可以再买一盆,没什么不一样的。


结果蓝曦臣反而看起来更沮丧了,说出口的话大多也是讲这盆有特殊含义和其他的不一样,江澄当时有点奇怪,但还是耐着性子辩解了两句。这场回首一看宛如收视率为零的狗血八点档电视剧一样的争执环节被两个人的火气点燃,紧接跟着的就是神展开。蓝曦臣单方面发火,江澄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就被指责一通,性子耐到最后还没等爆发就被扑灭。


江澄坐在沙发上揉了揉额头,尝试推开皱起来的眉头却失败了。这实在是太尴尬了,编故事都不敢这么编,去论坛求助下面肯定是一片哈哈哈。


男朋友被我气的离家出走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尴尬让人想要突然消失。


蓝曦臣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这盆紫罗兰肯定是有什么其他含义。江澄专门绕去鞋柜看了一眼,发现蓝曦臣带了钥匙钱包,鞋子穿走的是前几天他们去商场暗搓搓配的情侣款,衣服是特别暖和的那一件。他想着自己这都是什么毛病,男朋友都跑了还想着他会不会冷,又跑到阳台上钻研那盆枯黄了的紫罗兰。江澄恨不得把都把每片叶子翻了一遍,看看上面有没有写什么东西,结果一无所获。他想蓝曦臣是不是随便找个借口只为了不和自己待在一个屋檐下,想得正入神时手机响了,他一看是蓝曦臣发给他的消息,告诉他公司要临时出差,这几天都要去外地,不用等他了。


得,这简直就是玩脱了的惨案发生现场。


江澄绞尽脑汁的想了想这盆紫罗兰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来路。他光记得蓝曦臣在他们刚在一起的那个冬天抱着一盆花来他家,他当时摸不到头脑,等人回去之后实在耐不住好奇问他为什么要送盆植物,结果过了一会儿蓝曦臣才回复说,因为我爱你。


他当时还觉得蓝曦臣这人怎么谈了恋爱这么酸,肉麻的要命,只当一件有趣的事情埋到了记忆深处。现在回想起来,一盆紫罗兰和爱的关系难道是他一给花浇水就能想到蓝曦臣?可是现在都同床共枕的了还讲究这个是什么操作啊......


江澄有一瞬间福至心灵。他抓过来被他看完蓝曦臣的消息就扔到沙发另一头的手机,打开软件,搜了一下紫罗兰,看到花语那一条之后恨不得以头抢地。


屏幕上白底黑字的写,紫罗兰,永恒的美与爱。


江澄决定给自己颁一个叫不解风情的奖,冠军早都被他预定的那种。


——————


在下暴雨的城市求不堵车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路上的车弯弯绕绕,挪动一米停五分钟。蓝曦臣回到他和江澄的家时夜幕降临,他费力的掏钥匙,剁了剁脚让声控灯亮起来,开锁进门。家里唯一的灯光来源是没有拉窗帘的阳台,空气干燥,这让他一瞬间放松下来。这几十平米的房子和他走时并没有什么不同,蓝曦臣转身进了厨房,发现台子上有几道被碗扣上的菜,灶台的火已经关了,莲藕排骨汤散发着余温。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透过窗户看到阳台上摆了一盆新的紫罗兰,做了这一切的人正用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睡着,眉头紧紧皱着,看起来很不安稳。蓝曦臣慢慢坐下,轻轻地抚摸着江澄的头发。他看着江澄渐渐舒展开的眉头,身体慢慢向他的方向靠近。


就在那个瞬间蓝曦臣很确定,他对江澄的爱会持续到他生命终止的那一天,对方对他也是如此。


蓝曦臣安静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又单膝跪下,掏出来一个小盒子,慢慢打开,将里面的物件近乎虔诚的推到他此生挚爱的那个人的无名指指根。


——————


江澄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在晚上之前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暖黄色的灯光和食物的香气,简直就是他的理想型生活。


等等,他明明记得他睡觉之前没有留灯,除了一种可能性。


江澄猛的翻身下了沙发,差点被滑下来的空调被绊了一跤。他顾不得脚下踉跄,忽略没穿拖鞋的事实,在理智回笼之前快步揉着头发向厨房走过去。他看到里面的人听到声音向外探头,但是视线不太清晰。江澄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轻轻硌了他一下。


他茫然的抬起手,努力用眼睛对焦了一下,然后直接被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东西直击心脏。


那是一枚戒指。


他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这个时候该有的反应统统都没有,大脑所有功能直接拉闸断线,整个脑袋空荡荡的,只剩下心跳的回响,坚实有力地砰砰跳着跳着,提醒他这是真实发生的,告诉他不要被汹涌而来的情感所淹没。


他屏住呼吸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左手,一直到有一道声音从他头顶响起。蓝曦臣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背景是最普通的生活情景,但江澄还是觉得眼眶发热。


江澄接过来蓝曦臣递给他的另外一只戒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抖得太厉害,花了很长时间了才把它放到它应该去的位置上。他抬起头来看蓝曦臣,他的表情里没有催促抑或是不耐烦,只是他平日里的坦荡与洒脱,以及他即将相处一生的温柔。


他听见蓝曦臣对他说,我不会再跑了,你也被剥夺了这项权利,没有其他选择,不接受反驳意见。


江澄勾出一个笑,眨了眨眼让眼泪流出去,然后把自己的手递给蓝曦臣,向前迈出一步,在这铺天盖地的暴雨中吻上去。


余生当慷慨赴约。



END.



评论(26)
热度(297)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