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2017写手年终总结问卷

1. 今年一共写了多少字?

粗略的过一遍应该不到十万,作为从八月才开始写东西的周更型选手,这么多字已经满意了(要求真的很低


2.写得最多的是哪个cp?

曦澄呗,差不多二十篇,其他cp都没怎么产出


3.起得最好的一个标题?

作为一个起名废看到这个问题真的很绝望......每次文写完了标题可以改十次,越看越不对劲,全都题文毫无关系,自己看了都想笑的那种,没救了。

硬要选那就选《恰逢》吧,这个标题是我唯一一个没有纠结的,而且还是定了题目才开的脑洞,虽然也挺乱七八糟的


4.最甜的一段?

我生产的全都是HE甜饼,觉得每个都不分伯仲,但个人最喜欢的还是《【曦澄】现在进行时》,贴一段上来


江澄猛的翻身下了沙发,差点被滑下来的空调被绊了一跤。他顾不得脚下踉跄,忽略没穿拖鞋的事实,在理智回笼之前快步揉着头发向厨房走过去。他看到里面的人听到声音向外探头,但是视线不太清晰。江澄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轻轻硌了他一下。


他茫然的抬起手,努力用眼睛对焦了一下,然后直接被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东西直击心脏。


那是一枚戒指。


他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这个时候该有的反应统统都没有,大脑所有功能直接拉闸断线,整个脑袋空荡荡的,只剩下心跳的回响,坚实有力地砰砰跳着跳着,提醒他这是真实发生的,告诉他不要被汹涌而来的情感所淹没。


他屏住呼吸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左手,一直到有一道声音从他头顶响起。蓝曦臣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背景是最普通的生活情景,但江澄还是觉得眼眶发热。


江澄接过来蓝曦臣递给他的另外一只戒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抖得太厉害,花了很长时间了才把它放到它应该去的位置上。他抬起头来看蓝曦臣,他的表情里没有催促抑或是不耐烦,只是他平日里的坦荡与洒脱,以及他即将相处一生的温柔。


他听见蓝曦臣对他说,我不会再跑了,你也被剥夺了这项权利,没有其他选择,不接受反驳意见。


江澄勾出一个笑,眨了眨眼让眼泪流出去,然后把自己的手递给蓝曦臣,向前迈出一步,在这铺天盖地的暴雨中吻上去。


余生当慷慨赴约。



然后我个人也很喜欢《【曦澄】需求层次理论》和《【曦澄】Exigent》这两篇,特殊原因可能是同为留学生我却没有这么好的对象(甚至根本没有对象),有点想烧文里的曦澄,他们太可爱了,日常真好啊(啥

给他俩点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


5.最虐的一段?

HE里挑骨头,让人窒息的操作


【曦澄】可期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我始终想告诉你,可能是因为现在说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吧——请原谅我现在的失态,我保证这是唯一以及最后的一次。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我们曾经去看过一次电影。我是指我们刚在一起时去看过一场电影,就在离学校两站地的商场里的电影院。当时是个周五晚上,周围坐满了人,我们废了好大力气才挤到座位那里。那好像是个文艺片,讲一个在小镇的爱情故事的电影。我们坐在偏右边的位子上,电影光线很暗,我当时刚赶完一个论文,靠在椅子上半梦半醒,在女主角冗长的独白中浮浮沉沉。我差不多是要睡过去了,不过你在后来偷偷来牵我的手这件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你的手指那么凉,我很难感觉不到。在此之后我也一直和你说要好好保暖,你总是忘记,一定要我提醒才记起来要戴手套。

当时说分手的时候,你主动过来抱我,手指还是那么凉。

其实我还给你专门织过一双手套,是那年的圣诞礼物,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留着。

在一段感情的最后也没能改变什么的无奈感,从前读小说时从来不理解,有的时候还会觉得是作者为了效果而故意夸张。年少时总会无意识的忽视掉真情实感,真正经历后才觉得痛彻心扉。

我很爱你,这份感情一直持续至今,它不应该存在,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有能力去斩断它。

现在想,已经不太记得当时你说分手时我的内心活动了。你提出来时我没有多问,只是说好。剖白来谈,我真的不知道当时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发出一个音节已经是我最大的限度了。这很难讲,如果这段感情不能给你带来快乐,那它的存在是没有必要的,我最后能做的只有给你自由。

或许很久之后我会努力放下装作忘记,告诉我的妻子孩子,我曾经有过一个很爱的人,他的眼睛如同星辰。很可惜,这份感情不会再被他所接受。

现在是冬天,第一个没有你在我身边的冬天。

因为现实是,你再也不会在我身边了。



6.最满意的一段?

这个也很窒息,因为我发现重新回头看自己写的故事就跟看傻子似的....越看越尴尬,这题没法回答


7.修改最多的一段?

这段明明应该很简单,对话多好写啊,但是我写出来之后总有一种下一秒人物就可以去表演二人转的感觉,改了半天毫无变化,这篇之后就基本放弃描写语言了,觉得自己需要被送回小学重造。


写这个问卷要回头看自己的作品简直是公开处刑啊......


【曦澄】论自我怀疑

江澄在被魏无羡拖出自习室之后至少三分钟他都处于一种放空状态,大脑离家出走又回归之后才用仅存的意识才发现自己身处何方。他第一件事想的是在他被暴力拉走之前有没有保存文件,第二件事是魏无羡是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按照正常人类的整理方式放进书包。在大脑缓慢运作得到肯定的结果之后,江澄用现在身上仅存的力气一巴掌拍上拉着他的那个人的背:“嘿,你知道我在查了那么长时间资料的论文马上就要写完了,是吧?”

魏无羡转过头,带着一种不同于往日的神色:“师姐听说了你在自习室呆了几乎整整一天之后打电话,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弄出来,盯着你爬上你那张徒有虚名的床,不然她会亲自过来。”

江澄一听到自己亲姐名字的一瞬间就蔫了下去。他五秒钟之前脑子里的弗洛伊德还在和亚当斯密天人交战,五秒钟之后非常不情愿的按下删除键,自暴自弃的抱着头趴到咖啡厅的小圆桌上。在做这个动作之前他观察过了,这个点的时候店里还没有多少人,怎么着都不会注意到他这个不雅观且不符合他人设的动作的。

“所以现在,吃一点东西,不论按照你的月球时间是早饭,午饭,晚饭还是宵夜,之后乖乖回去睡觉。”魏无羡坐在他对面划拉着手机,不用想就知道在回复谁的消息。他又像嫌不够一样添了一句,“如果敢点任何一个和咖啡因有关的东西,我保证,你的黑历史会立刻出现在校园论坛的置顶帖子里。”

江澄撑起身子忿忿的还想再说两句,但看到自己兄弟眼里写着“我是认真的”五个大字之后还是违心的妥协了。

“好吧,”江澄投降般的放开抓住书包带子的手,“不要咖啡,要一个羊角面包和一杯热巧克力。”

在咖啡厅打工的女学生很快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拿上来,脸上用四号字大写加粗的宋体写着同情,江澄莫名的觉得她长得有点眼熟,不过作乱的胃容不了他想太多。江澄有气无力的直起身子,用仅存的理智控制自己的手抓起面包一口咬了下去。说真的——让一个醉心学习了快三十个小时的人不集中精力的最后结果就是这样,全校闻名的优等生像失了智一样的把饭送到鼻子里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这种标题想想就觉得劲爆。江澄任由自己的思绪无边界的发散,一直到在旁边的魏无羡戳了戳他他才回过神来。

“所以说,”他打小的朋友一脸兴致盎然的对他说,伪装的无懈可击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八卦眼神,“你和那个咱们同年级的蓝曦臣怎么样了?”

“什么都没有。”江澄推开餐盘,转过头去看魏无羡,就像刚才那个神游天外的人不是他一样,“我能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就———”

他因为摄入水不足而干涩沙哑的声音戛然而止。



8.有哪些还没填完的坑?

下半年产出全都是一发完,没有拖欠(狂喜乱舞


9.有哪些计划要开的坑?

具体没什么成型的剧情,但是非常想写一个中篇,只怕自己脑洞无法延伸夭折在半路。想写原著向啊......笔力支撑不起来,能写长的太太都太厉害了,递上攒了一整年的膝盖。

而且很奇怪的一点就是我的脑洞都是片段性质的,导致我的大部分产出全都是短篇,因为想写的点就那么几个。曾经尝试过延伸,发现效果过于辣眼睛,剧情一拉长就容易自乱阵脚,更何况我有的时候写东西比较拖沓,简称话唠,该表达都没表达自己读一遍都不能理解在写什么东西,惨到想以头抢地。还是要慢慢提升自己啊......


更何况我现在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文风或者怎么样,其实是一个非常放飞自我的人,最大的问题是不会写剧情,绝望躺平。


暗戳戳的说一句,其实我文里很多地点都是有指代现实里的某个地方,来猜啊(被打)前两天po的那张照片其实就算是出现在我曦澄文里的很多场景了吧,就比如《【曦澄】一个假设》和《【曦澄】旅途》就这种感觉,蓝天和云,老街和低矮的墙,还有或许在平行世界里在这条路上并肩而行的曦澄两人。


新年愿望是,多背单词多读书,少玩手机少摸鱼。


10.想对读者们说些什么?

首先允许我向各位表白,我爱大家,激动到失去语言能力,只会鞠躬。

非常感谢给我点红心蓝手的读者大佬们,然后那些在评论区留言的大噶们,我单方面宣布和你们结婚(被打)坦白来讲,写文到现在发出去的时候还是很忐忑,紧张到手心出汗。不知道是不是时间一长大家看我也眼熟了,感觉最近评论多了些。我是属于非常希望大家能和我讨论一下文的那种人,毕竟灯下黑有时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文笔怎么样,更何况我话多,所以每条评论都会认真看也会回复,但是lof有的时候完全不给我提醒,所以也有错过回复的可能。然后也有好多眼熟的读者,就很开心,自己写的东西能被喜欢,再鞠个躬,各位都是我的动力啊。


我产出这么迷而且还低产难产,大家还不离不弃真的太好了(抹泪


另外也很好奇,通过我的文字,大家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啊()


作为一个写东西的人,我这样也很满足了,非常高兴能因为喜欢曦澄这个cp而结识这么多可爱的胖友们,2018年要到了,曦澄的狗粮一定会更多的~


一到这种时候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场面话也不会讲,还是再鞠躬吧。





染清秋


评论(12)
热度(13)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