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一名狗仔的自我修养 下

*居然赶上了!

上半部分请戳这里 


*不是盗号,放飞自我。


产出目录

——————————————————


【曦澄】一名狗仔的自我修养 下


007.


第二天很明显一无所获,我坐在车里等到十点多才看到蓝曦臣牵着狗回来,手里还拎了两个塑料袋。

等他走近了我才发现,那是一袋子西红柿和一袋子油麦菜。


我赶快把自己埋进座椅,悄悄的把镜头伸出去猛拍,从进入视线范围内到进入单元门的照片全都有。我心满意足的把手收回来,一张一张的照片浏览过去,心潮澎湃,似乎已经看到了领导拍着我的肩膀说要给我加工资的场面。


咳,做人还是不要只看金钱了。(等等,可是我不谈钱谈什么啊)


蓝曦臣突然变身居家好男人的瓜实在是太好吃了,我随便编一个标题,里面附上照片,结尾是一通猛吹,估计粉丝都能现在表演托马斯回旋了。毕竟蓝曦臣嘛,根本没缺点,只要猛夸就好了。


手机突然响了,我手忙脚乱的放下相机,看到是同事的电话。我接起来,立刻被那边传来的高分贝音量震聋了。


“喂我跟你说啊,蓝曦臣怎么可能住在这个地方,你要不然是看错了,要不然就是走错地方了,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专心蹲江澄啊,不要出现幻觉了。我这里在发布会呢,先不跟你说了啊。”


“可是——”我急忙说,但那边传来的是一阵忙音。


无所谓,遇到蓝曦臣这件事情就当是意外之喜吧。不过说实话我实在没想到这老小区里能聚集着两位大明星,甚至他们还在同一栋楼里,不过蓝曦臣可能是今天来串亲戚的,毕竟他看起来和小区里的老人们关系都不错,应该是家里有长辈住在这边,然后偶尔过来看望慰问一下吧。


反正他不在这里长住,能遇到他拍到图也算是挺幸运的。


不过我好像忽视了一点,我在早上只看到蓝曦臣出来,但是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008.


第五天。


我在大前天回到公司之后就把图交了,领导居然夸我来着,受宠若惊,感觉平安的回老家结婚的可能性又提高了一点。稿子发出去反响不错,评论区社交软件上全都是蓝曦臣的热搜,我怀疑连带着西红柿油麦菜的销量都提高不少,我仿佛迎来了事业第二春。


第二春个锤子。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吗,坚信着上帝给我关上一扇门还会给我推开一扇窗这个道理的我满怀希望的推开窗户,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了,发现下面是悬崖。


往前一步是深渊,往后一步是失业,为了我的可怜的银行卡余额,我还是......往前走走试试看吧。


这几天以来我看到过几次江澄。蓝曦臣似乎是走了,我看到他下楼,江澄当时也在,两个人还抱了一下。隔着太远我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应该是恰巧遇上。我拍了图,在心里给他们加上兄弟情深的滤镜。


这年头这么实诚的应该也就他们两个耿直boy了,那个拥抱看起来非常用力,我把自己代入了江澄,感觉要窒息了。


不止是蓝曦臣抱着我这个假设,而且那个力道也非常大了。我记得当时蓝曦臣和他弟弟蓝忘机一起合拍了一部武侠电影,片场流出的花絮有蓝曦臣跟着武术指导举铁的,当时有个迷妹把糊得不行的视频拼命放大,在一团马赛克里看出来那个杠铃是二十公斤的。这个标准看起来好像比较普通,但重点在于,视频是从中间开始录的,时长十分钟,到后来武术指导都做的比蓝曦臣慢。


……等等,我的迷弟魂怎么跑出来了,重来重来,谈正事。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真的像业内前辈说的那样,摸出了一套江澄时间表。基本就上午出门遛狗,晚上有时出门散步,和院里的老人聊聊天。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理想生活,但是对于一个明星来说也过于平淡得毫无爆点了吧!


这东西根本不用挖就浮在表面上了,我愁,头发都要被揪光了。


都过的什么日子啊。



009.


按照这个进度发展下去,我下一步职业规划估计就是去工地搬砖了。


大半个月过去了,准确的来说是二十五天,我居然除了最开始的蓝曦臣买菜和两个人临别拥抱的照片之外什么都没拍到。江澄不是不出门,而是出了门就是工作,公司直接派保姆车来接。我尝试开着车跟去过(这行为听起来非常像私生饭),结果人家真的是去认真挣钱,出门去工作,回家安心养狗,不给我狗仔留任何一条活路。


之前也问过同事,为什么江澄好好的放着高端大气安保齐全的高级公寓不住,偏得在这种地方住。同事回答说,他好像是要体验生活,为下部戏作准备。


得,这也是个有个性的主。


但我觉得他选择在这里住也是更自在一点,毕竟不是很多人知道这个消息,没见过粉丝,我也从来没有在这附近遇到同行来蹲点。


这么一想也挺愧疚的。打扰别人生活还以此为职业,真的没法干。


因为蹲江澄实在是太闲了,完全不到传说中追车狂飙在酒店外窗口等候机会的程度,所以我还有时间写写简历发发邮件,争取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谋道一个新出路。


之前也说过,我一直以来的志向是成为记者为报社供稿,希望能有个好结果吧。



010.


忘记说了,这一段时间,我还是好几次看到蓝曦臣来这栋楼里,有的时候穿着正装,有的时候扣个棒球帽。基本都是自己来,但是有几次我看到是他经纪人送过来的。看起来住在这里面的人的关系应该和他还挺亲密的,公司看起来也挺坦然接受的,应该是关系不错的亲属,再或者是女朋友。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不过这么多天以来,我在这个小区里就没见过几个年轻人,除了神色匆匆一看就是穿过这个小区赶地铁公交车的那种人之外,就只剩江澄了。


蓝曦臣下了活动拍完戏就直接来找江澄?怎么可能,写剧本都不敢这么瞎写,这画面光是想象一下就非常恐怖。


但是同事都说了蓝曦臣确实没在这个地方有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算了不想了,我还是想一下简历怎么修改吧。


011.


一个半月过去了,毫无变化,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我几乎是已经放弃找寻任何蛛丝马迹的积极希望了,只求两月之期一到,卷铺盖滚蛋,去工地履行命中注定的义务责任,可谓是毫无破绽保障老年生活了。


正经点来说,我依然过着每天看江澄遛狗买菜聊天,蓝曦臣经常出现的日子。我就随便拍拍图发回公司,日子不至于过不下去,只不过是过于无聊。


其实也没有那么悲惨,不过是我还看到过江澄和蓝曦臣两个人十里相送过好几次。如果这个好兄弟人设卖出去(简单来说就是被我捅出去),那该多好啊。


咳,白日梦可以做,但做多了容易陷入不切实际的幻想。


反正这些文字不会被人看到,那我就说了,我觉得这两个人看起来哪里怪怪的,就今天白天我还看到江澄送蓝曦臣出来,两个人抱了半天,最后还把头抵到一起说话。这个场面我怎么想怎么就觉得奇怪,仔细琢磨了半天,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了不得的真相。


他们两个绝对拜过把子了。


012.


这是两个月之约的倒数第二天,但是我不准备明天再继续来了。究其原因太过复杂难以概括,如果一定要一言以蔽之,可能是我想通了一些事情。


不如说我撞破了一些事情,就在今天早上。


我本来以为这是个寻常的一天。两个月以来我都和这附近早餐铺的老板混熟了,沿街餐馆吃了一个遍,如果有人请我我可以分分钟写出来个推荐,特别真情实感的那种。我当时端着一个塑料杯装的豆浆,另一只手拿了单独多加了一份鸡蛋的煎饼果子,费力地尝试把吸管插进塑料杯封里。大概是当我正在和阻碍我喝豆浆的塑料势力斗智斗勇的时候,或许是在我抬头看前方之前,某些事情就发生了。


等到我终于喝到豆浆并且没有被煎饼皮噎死,并且有心有力准备做个守法好公民走路看路时,我看到蓝曦臣抱着江澄。蓝曦臣背对着我,但是江澄的那个姿势除了接吻以外无法解释。


我很没出息的原地呆住,生菜叶子掉了一半都不知道。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事情早就有端倪不是吗——我尝试安慰一下自己,结果发现我内心感受最多的不是恶心和惶恐,而是没有来的一种祝福。如果抛开个人一直以来的成见,他们的种种迹象也已经昭然若揭,只不过这回不是灯下黑而是旁观者迷了。我尝试回想起我相机胶卷里的内容,拥抱牵手,包括用眼睛记录下来的亲吻,完全超出了一般朋友的范畴,而蓝曦臣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原因也有了解释,毫无意外,甚至内心还有点放松。


公众人物也好,事关形象也罢,讲白了,他们的选择更多是客气的告知而不是商讨。道理都懂,爱与爱之间毫无分别。作为局外人,送上祝福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我又低头咬了一口煎饼果子,转过身背对那两个人,突然听到手机的铃声响了。掏出来一看,是一封邮件。


更准确地来说,是一封我梦寐以求的入职通知书。


现在好像没什么值得我顾虑的了。我心平气和的喝完豆浆,把塑料袋扔进垃圾桶,回到车里从背包里拿出相机,把储存卡拿出来。作为一个从初中体育就没上过优秀、大学整天横在宿舍里打游戏的宅男、毕业后阴差阳错成为狗仔的雄性生物来说,这可能是我短暂人生中对无生命物体最残暴的一次行为。


我用尽全身力量把储存卡掰段扔进兜里,在过程中甚至还把手指划破了。


我没有回头看他们两个人。这两个月以来我几乎都能描摹出他们的神情样貌,那种眉目之间的放松是我不曾在片场或活动中见过的。他们或许已经回去了,或许还在拥抱,更有可能给彼此带上口罩准备偷偷溜进闹市区。



我发动车子驶离这个小区,心里感到久违的轻松。



END



评论(13)
热度(187)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