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在宇宙中心呼唤爱

*倒时差凌晨四点醒了,翻来覆去突然开片段脑洞,很短。这老土到掉渣的标题在我脑海里盘桓三个多月,终于付诸实际,结果依然题文无关。


*宇宙中心有映射现实生活中某个地方,应该挺明显的,看看大家能不能猜到()


*联动Exigent需求层次理论那两篇,关联不太大,是后来发生的故事。


个人目录


————————————————

【曦澄】在宇宙中心呼唤爱


001.


“所以,”江澄面无表情地站在十二月的寒风里,裹着围巾问蓝曦臣,“这就是你在早上六点把我叫醒,明明有车还要坐地铁来这里的原因?”


“重返热恋期?”’



002.


好吧,这个理由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江澄暗自腹诽,但是他们好像就从来没有过什么热恋期。


今天一大早蓝曦臣把他拍醒的时候他一瞬间就坐起来了,满心以为是要上班或者有什么工作,结果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今天是周六。窗外的天空黑漆漆的,天气不知是好是坏,屋里依稀能听到风刮过去的声音。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蓝曦臣,结果自家亲属催促他赶紧洗漱准备出门。他睡眼朦胧的刷牙洗脸,依稀间感到像回到了若干年前的大学时代,蓝曦臣也曾经是先自己起床做好饭再把江澄叫起来的。


江澄大脑的开机需要一段时间缓冲,等他真正反应过来是哪里不对劲的时候他和蓝曦臣已经坐在地铁上了。双休日的早上七点钟,这本来应该像沙丁鱼罐头的车厢里的乘客寥寥无几,甚至还有几个空座。他们两个人自从买了车之后就很少搭乘地铁出门,一是因为开车更方便,二是因为蓝曦臣好像和地铁卡有仇。


这第二点其实还可以无限延续再展开,但长话短说,曾经的校草同学,一代少女美梦,他在大学时代丢过至少六张地铁卡。丢的方式千奇百怪,他明明记得自己放在什么地方但总是不在,江澄一度觉得那个十字路口地上的所有交通卡都和蓝曦臣有某种联系。蓝曦臣的明明不是丢三落四的人,但总是莫名其妙的犯下这种错。他后来就放弃了买长期卡,改成必要坐地铁的话直接排队买票。


他们今天就是买票过来的。江澄看着电子屏幕,读到到目的地需要五块钱。


什么啊,想当年,他们俩上大学的时候要不然骑辆自行车,要不然能直接走过去。



003.


等到半个小时过后,江澄被蓝曦臣拉到那座在他眼里丑的不行的红色雕像下面,那种穿越回曾经的感觉愈发严重。不过其实也不尽然,路边的店家开了又关不知道换了多少次,火车轨道也拆掉了。江澄环顾周围,心中的预感愈发强烈。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其实说真的,他们的热恋期撑死了就比现在要那么浓烈一点点。不是说他和蓝曦臣就真的干柴烈火一直持续到如今,而是想表达,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就那么一直到现在,或许用细水长流更合适一点。他们在大学入校时相识,确定关系花时间倒是不长,但到现在也经历过了几年异地。可能是性格使然,江澄和蓝曦臣都不是情感外露的类型,暧昧阶段几乎都是打哑谜,懂了就是懂了,不懂也要费尽心思地装作懂了。那时他们吃腻了传说中比隔壁学校好吃的食堂也会走路到这边来吃饭,大部分时间是烤肉,小部分时间是粥,但只要去了基本上会去排队买枣糕。现在这里变了太多,但商场和电影院几乎没变,街上行人构成也没什么变化。如果现在给他们两个一人一个书包,江澄保证他们能无缝衔接,直接穿越回六年前。


这六年其实也挺充实的。大学中期确定关系,后来江澄花了两年出国读研,回来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才趋紧平稳。平稳的意思不是说他们曾经有多动荡,用多年损友的话来说,是更老夫老妻了。


江澄抬头看了看蓝曦臣,拽了拽他的衣袖,直接把手放到对方的羽绒服兜里,率先迈出第一步。



004.


好吧,就算江澄一向认为自己情感迟钝,但是和自家亲属走到这里,还是内心颇有感慨。


街道两边店铺多有变化,公交车线路改了又改,地铁票价涨了一些,但他们和从前并无两样。


这地方叫宇宙中心的原因有好几种。有人说是因为这块地方大学太多所以叫university center,因为大学的原因也有很多外国人;还有人说是因为一个写字楼大厦上挂着u center的牌子。其实也没有统一的说法,但后来大家一发挥,这个地方多了个别名叫宇宙中心。


听起来像那个叫universal的游乐园一样。



005.


其实蓝曦臣把他带到这儿一点错都没有,因为曾经在这里时是他们最像热恋情侣的一段时间。大学时的他们过于青涩,表达好感的唯一方式不是说出口而是陪在对方身边。江澄和蓝曦臣在面对感情时都是这种温吞吞的性子,最后能捅破也实属不易。如果他们其中一方有些许犹豫,如果某一个人后退一步,那就不会有现在了。


这是江澄感谢“还好没有如果”的时刻。


其实他曾经也会想,如果最初他们没有浪费那么久,如果他没有选择出国深造,一切会不会有些许不同。


江澄不是个信命的人,他大部分时间觉得我命由我不由天,在一件事情的背后往往可以挖出前因,顺着线索追溯到结果。命运在他眼里过于虚无缥缈且毫无定数,他不喜欢那种有事请在掌控外的感觉。他总被评价为高度自律,喜欢把机会紧紧握在手中,时机一到就会出手。但一旦遇到蓝曦臣,所有他给自己下的定义全部失效。真爱光环明晃晃的顶在对方头上,想装作看不见都难。


这是他小部分相信命运的安排的时候。


听起来好酸啊。江澄又裹了裹羽绒服,握紧蓝曦臣的手,却不料对方从包里给他拿出一顶帽子扣在头上。江澄伸头看了看蓝曦臣的包,仿佛扫到了一包暖宝宝。


他心里也有点暖。



006.


暖宝宝其实也能牵扯出来一个故事。大学时代的江澄永远高估北方冬天的气温,总是莫名觉得暖气能覆盖全市,忽略掉体感温度前面的负号,穿着厚大衣就直接出门。他出宿舍的时候觉得没有哪里不对,毕竟之前在家也是这么穿的,结果没过五分钟就被西北风吹透。江澄深刻地认识到羽绒服的重要性,但如果和他同行的蓝曦臣没带那两片暖宝宝,他怀疑自己就折在路上了。


当时他们还是普通同学的关系,但这件事很明显成为了后来的加分项。


江澄到现在也没问过蓝曦臣,他当时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但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前者。



007.


记忆纷乱复杂,时间如匆匆流水般划过。他们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过往所经历的事情已经模糊,但最终还陪在彼此身边。


临街的店铺陆陆续续的开张了,其中一家放粤语歌,江澄记得他曾经听过,但他不太能听得懂粤语,模糊间只辨认出一句“知不知对你牵上万缕爱意”。


而情诗也显得苍白。



——————

PS 关于文中提到的红色雕像 戳这里

评论(33)
热度(156)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