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骤雨初歇 1

我居然挖了一个坑............挖坑一时爽,圆剧情火葬场,凉了。


如果每天都这么勤快就好了(。


个人目录

————————————


【曦澄】骤雨初歇 1




江澄没想到,他再一次见到蓝曦臣,居然是在一个颁奖晚会的现场。


他们确实会无可避免的狭路相逢。江澄早都做好了这个再次相见准备,却没有夜观星象预知未来的本事。新长好的血肉隐隐发痛,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脸上不动声色的面具。身边新来的助理阿金不明情况,见到蓝曦臣走过来时只是礼貌点头,江澄装作低头整理领带,直接忽视蓝曦臣隔着空气递过来的礼貌的微笑。


同在娱乐圈发展,蓝曦臣和江澄两个人年龄相仿经历相似,风格戏路有不小的差别。本来不会有谁抢谁资源的戏码出现,但难免会被媒体放在一起比来比去。他们同一年从戏剧学院毕业,少年时代的友谊总会在后来翻出来炒冷饭,江澄和其他人的合照也从不少地方流出,蓝曦臣也是这样,但从来没有谁见过他们在某个角落同框过。说是同窗情谊,但他们两个颇有几分王不见王的意思,同级同系不管怎样都会有几节课在一起,没吃过几顿饭再不济也能混个脸熟,但唯独江澄和蓝曦臣毫无交集,如同两条在同一空间内的平行线不紧不慢的向前行进着。后来这种两人不合的传言愈演愈烈,而八卦热度中间的两个人丝毫没有澄清的意思,反而在共同出席的晚会或典礼上相隔甚远,连红毯都一前一后,座位更是隔着十万八千里。或许是这种冷淡的气场点燃了看客的兴致,让狗仔们的雷达在黑暗里更显眼,但江澄完全没有配合他们的心情。


一是他自觉自己足够有热度话题。从出道一炮而红到现在为止,江澄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风风雨雨。前一个晚上他还是个刚步入社会的无名小卒,为了下个月的房租而头痛发愁;而隔天早上他出门买早点,被长枪短炮包围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他不缺黑粉,但更不缺真爱粉。二是他不太想自戳痛处,过去的事情就该过去,最佳前任的形象应该是安静被遗忘,在某个角落生活并且不再相见。


这次颁奖晚会也算重大,有着算是圈内口碑极佳的评审团,流程标准极为严苛,没人能知道一点风声。江澄今年新上映的电影口碑还不错,这次有幸被提名为最佳男主角。他自知自己的戏还需要再磨练,但还是怀有一丝希望,或许他有一丝机会,或许他能……


江澄随着助理进了化妆间,坐在镜子前疲惫的闭上眼睛。他现在都有点想嘲笑自己了——看啊,过了这么久还在想如果,心理准备形同虚设,束手无策的像个打碎了家长最喜欢的瓷瓶的孩子。江澄明白过去的一切都是虚无,他尝试说服自己,但心底知道这又是一次徒劳的自欺欺人。他太擅长用自以为是的保护伤害别人,更擅长的是用恶毒的语言的反面狠狠扎入自己的心脏。银色发亮的刀片插进去又拔出来,痛到麻木却又无可奈何。


那又能怎么样呢。


他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解释过他和蓝曦臣的关系。他觉得自己潜意识里是希望他和蓝曦臣能像媒体所揣测的那样两看相厌,这样好减轻自己内心的负担——看啊,这不过如此。江澄其实更希望自己能在最初听家里的话不要选择表演,这样一切都不会开始,更不会推进到这一步。他在一片昏暗中行走,尝试回头却发现没有退路。他惊慌失措却找不到假定的天敌,只能苦笑着自我开解。


闭上眼睛并没有让江澄感到任何放松,和蓝曦臣相关的一切念头,都只能让他徒增疲倦。


江澄看不懂蓝曦臣的微笑之下掩藏的任何深意,现在是这样,从前更没有。他以为他明白过,但自作多情的威力总是比想象中的要大。他曾经以为蓝曦臣的心是一座堡垒,而自己手握着一把打开他心房的钥匙,他欣喜若狂地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却在最后一刻看清楚这不过是沙漠深处的海市蜃楼。这种温柔从不独独属于他一人,无害的外壳下到底是什么他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格触碰,这出戏里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人在台上,观众席里漆黑一片,一束光打过来,照清梦境与现实的交叠,用最残忍的方式摇醒江澄,告诉他,那用他心头血写出的诗歌从未被签收过。


助理悄悄地退出去,把江澄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他本想去隔壁房间拿两瓶矿泉水,却发现门口堵了一个人。阿金对大长腿视而不见,低着头准备绕过去,却听到那个男声叫他的名字。如果不是这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阿金几乎就要以为他在对别人说话了。他抬起头,看到本来应该在隔壁化妆间的蓝曦臣在他面前。阿金茫然的看着传说中的竞争对手,心里想着自己怎么打圆场,却看到蓝曦臣笑着摆了摆手:“我确实是在叫你。阿金,你是要出去拿水吗?”


阿金这才看到蓝曦臣手边的塑料袋里装着好几瓶矿泉水。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之后点点头把袋子递给他,他懵懵懂懂的接过来,正准备道谢时却发现对方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化妆间。这短短几分钟的剧情过于复杂,阿金想不通为什么传闻中如此不和的两个人居然有一方给另外一方送水,而大明星甚至还知道自己这个小助理的名字。他无暇多想,回身进了自家艺人的房间,把水从袋子里拿出来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还是人家特意出去买的,根本不是会场提供的。


毕竟再良心的颁奖晚会主办方估计也不会良心到给嘉宾准备一百多的矿泉水吧。


果然是大明星啊。阿金在心里感叹道,一边轻手轻脚地把水瓶拧开放在自家老板身前的桌子上。化妆师正在给江澄做最后的定妆工作,为即将到来的盛典做最后准备。


————


江澄其实已经平静下来了。这个奖项对他来说希望不大,又不是天上掉馅饼,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曾经有个人说他对自己总是过度严苛,他不以为然,却深知自己在这点上的过高要求。


当他坐在嘉宾席位上,摄像机扫过几个最佳男主角的候选人时,只有江澄脸上没有带一丝笑容。这可能对于一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机率能登上神坛的年轻艺人来说有些过于镇静冷漠,去除掉这个场景的大前提,江澄现在的样子甚至有点像处于状态外的神游天际。等颁奖嘉宾故意拖长的声音结束,大屏幕上的画面最终定格在江澄毫无瑕疵的脸上时,他的表情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他站起来抚平衣服上的褶皱,与坐在身旁的同行礼貌的握手拥抱。江澄看到场外比他还激动的还跳来跳去的阿金和坐在后排擦眼泪的经纪人,那种过往时光带来的细细密密的痛如同针脚般扎在他心上,直到此刻他才有了一点现实却是如此的实感,他知道这万千人海中有一个人会用那种温柔到刺痛的目光看着他,那双阔别已久的眼睛的主人就在现场。江澄走上台接过奖杯,按照事先准备的稿子一句句背下来,期间停顿了几次。媒体会当这是作为艺人的江澄在获得荣誉后的激动,十分钟后他的照片就会传遍社交网络带起一波新的话题,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想的是些什么。


那些被时光洪流卷走的星光与梦想,爱情与誓言,早都不复存在。


他努力的把自己从沉重的过往里拔出来,举起奖杯向观众席勾起嘴角。台下闪光灯亮得如同白昼,江澄却只觉得果然台上太亮,台下的人都变成团团黑影,根本无法辨认出任何人的脸。


江澄徒劳的看着那些黑影,尝试着辨认出蓝曦臣的脸。过去这么久,他突然有一种想要质问对方的冲动,问他还记不记得他自己说过的话,他们一同许下的期许愿望。如今江澄自己已经得到了他们学生时代最期盼的奖项,但他却没有办法像当年他们所承诺的那样在台上说出那些在当今看来像是玩笑般的誓言。


他们甚至还提前排练过在台上该说些什么。江澄还记得蓝曦臣拿着报纸卷当作话筒的样子,他说,感谢我的爱人江澄先生,谢谢他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与鼓励,借此机会向大家公开,希望大家能祝福我们。


之后发生了什么江澄不太记得。关于蓝曦臣的记忆断断续续,难得保留下来的内容却如此刻骨。


只可惜当初的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真的有机会站在这舞台上,却没可能说出那些话。




TBC


评论(14)
热度(190)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