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相对概念

*深夜脑洞,一个小甜饼。


*文里紫罗兰的梗和现在进行时关联,OOC,请谨慎阅读。


个人目录


————————


【曦澄】相对概念


江澄去接蓝曦臣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已经到冬天了,在这个季节里一切都难免显得萧条冷淡。白昼停留的时间逐渐变短,大楼外华灯初上,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并肩走着,有个捧着热奶茶的小孩子跑过去,洒下一连串的笑声。


他向前台的小姑娘点了点头就算打了个招呼。她早都眼熟江澄好久了,早都暗戳戳的猜透了自家老总和这个看起来有些锐利的男人的关系。今天看到已经成为公司里广为流传的“老板背后的男人”一出现,就直接打了个电话到办公室去。她用尽全部职业素养冲着江澄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内心却早都离家出走择地爆炸,恨不得连和闺蜜八卦的主旨内容和论点都想好了。


江澄自然不知道别人的内心活动。他自觉的把围巾叠好放在公文包里,还没等坐在沙发上就看到蓝曦臣匆匆下来的身影。他披着大衣戴着口罩,远远的向江澄做了个手势。


两个人在门口碰面,一起去地下车库开车回家。今天江澄难得来蓝曦臣这里,本来好久之前就定好说要这天下班之后出门看电影吃饭,就差约会这两个字没说出口了。年关将至,计划做了一波又一波,结果蓝曦臣在前一天恰巧病了。江澄本想劝他请一天假,结果咳到说不出话的蓝总保持着为公司献身的高尚精神坚决持反对意见,江澄放心不下,就想着直接过来看着。


难得的约会计划泡汤,江澄也不太气馁,但蓝曦臣还是稍显遗憾。他习惯性地把江澄的公文包接过来,认真的把围巾帮忙围好。蓝曦臣抚平围巾上的褶皱,手臂垂下来的同时握住江澄的手,两个人维持这个姿势一直到地下停车场。生着病的那位在注视下放弃了亲自开车的念头乖乖绕到副驾驶坐下,回身把包放到后座的同时江澄已经踩下了油门。


让这座城市在高峰期时段不堵车这件事情几乎不可能,但今天显然是发生了小概率事件。一路上除了必要停下的红灯以外完全没有堵,要知道这条路平常拖拖拉拉地可以开出盘丝洞的效果,但今天居然只要区区半个小时的时间。江澄一路专心开车,蓝曦臣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的灯光,一明一暗地散落在他脸上。江澄递给他一瓶水,蓝曦臣笑了笑,喝完之后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江澄撇他一眼,看到蓝曦臣弯弯翘起来的嘴角也没多说什么。


江澄再转过头去的时候蓝曦臣已经睡着了,他把车速降低了一点,熟门熟路的倒退进车位,之后才细细用眼神描摹起他的爱人。


男人的脸上带着生病的人特有的潮红,嘴唇有点干,睫毛一直在颤,看起来睡的不是很安稳。江澄不受控制地慢慢凑过去吻他的侧脸,抬头看到他眼角的纹路时才发现从他认识蓝曦臣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抬手轻轻拂过对方的脸庞,心中默默感叹着时光流逝的速度。


他们从相识算起已经度过了整整十二年,确定关系的时间也刚刚过了七年之痒。


其实江澄一直是个非典型的人,他自知自己性格别扭还间歇性悲观,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有人能推开他的心门。按照刻板印象的模版来说的话,作为文科生的江澄本来应该在这种场景下脑内充满复杂的感情思想,或者情话不受控制的往外冒。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甚至还内敛的可以,一句情话可以隐藏成拐弯抹角的擦边球,鼓足勇气闭眼挥出去,能不能接到全凭对方的理解能力。蓝曦臣在这技能点上好像点了个满级,听懂江澄的话的意思这点简直是炉火纯青。之前出门吃饭有朋友带着善意调笑的口吻问蓝曦臣,这个人甚至还能自我解释说这是因为爱情,还低头给江澄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朋友当场踢翻这份豪华狗粮,并且一分钟内单方面终结友情。


江澄还是一个没什么生活情趣的人。他是可以做到单独逛宜家花半个小时带了两板筷子出来的一位,对靠在一起的一家三口能做到内心毫无波澜,面对尖叫的小孩还毫无波动。他大学时代唯一养的植物是一盆小小的仙人掌,因为好几天不浇水也没什么事,不用专门费时间打理,传说中放在电脑旁边还能吸收辐射。


哪像那盆蓝曦臣送的紫罗兰。不仅不好照顾要天天浇水,而且死了还差点引发第一次家庭战争。一个没被江澄理解的花语暗暗埋下成为导火索,被点燃之后顺利爆炸。江澄护着头蹲下,脑袋里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结局,结果却没料到会以一枚套在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为收场。话说开之后他跟蓝曦臣道歉,说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花语这层意思,最后还教育蓝曦臣说以后不要搞这种正常人思维猜不到的浪漫,即使最后很感动,但在此之前造成的伤害还是挺大的。


蓝曦臣在这点上还是挺实诚的,以后就直接改送黑卡。意思简洁明了,恨不得在卡上刻,我养你啊。

但江澄真的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


不过这么多年他们也跌跌撞撞走下来了,即便是中间夹杂着石头和坎坷,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也没有松开过。江澄不后悔他为蓝曦臣做的任何妥协或抉择,他知道对方也是如此这般。


他轻轻向前倾身把自己挪到副驾驶位旁边,伸手拉开夹层,从里面取出来一个薄毯子,抖开之后披在蓝曦臣身上。他仔细确认蓝曦臣还在睡,又把遮光板放下来。他把自己安置在座位上,悄悄地把蓝曦臣挪到自己肩膀上。做完这一切之后江澄还觉得不够似的又伸手掖了掖毯子,之后又靠回椅背,用手在蓝曦臣眼前建起一座屏障,挡住所有的光。


江澄没有看手机,只是在黑暗里安静的坐着。没一会儿蓝曦臣就醒过来了,迷迷糊糊的用沙哑的声线问他到了多久了。他把矿泉水打开了递过去,轻声回答你醒来之前刚刚到家。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还处在少年时代的江澄曾经在飞机场有过一次接人的经历,那次他父母一同出差,他卡着点到机场,却得知了飞机延误的消息。江澄的手机电量几乎就要耗尽了,他百无聊赖的环顾着四周,又过了两个小时航班才到达。之前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小伙子抱着花向他的女朋友招手,在对方问起时挠了挠头说自己才到不久。江澄正尝试揣测男生的想法,有点为他感到不值,不明白为什么男生要向女生隐瞒事实。江澄提前到了快三个小时,而这个男生在他到之前就已经在等了。他百思不得其解,本想刨根究底带出来个答案,就看到父母出来,赶紧迎了上去,这个小插曲也早都放在身后。


而如今他想起来这件鸡毛蒜皮、本应该尘封在过去岁月中的一件小事,不过是因为他终于寻觅到了答案。明明这么显而易见,但好学生江澄绕了那么长时间的弯路。


很简单。因为爱,因为他值得,所以在相同空间里的每一秒都不觉浪费。




评论(15)
热度(175)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