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落笔

*新年第一更,是甜的!

*胡说八道OOC,谨慎阅读。


产出目录

——————————————————

【曦澄】落笔




001. 


江澄与蓝曦臣的初遇是在阴沉沉的一个夏日。


江澄当时才十五岁,正是最张扬的年纪,他刚下了补习班,骑着车叼着冰棍往家里赶。积雨云明晃晃的在天上挂着,空气里弥漫着下雨之前特有的闷热和潮湿。江澄担心待会儿下雨书包里的卷子会弄湿,于是便急着蹬车,视线被汗水模糊,前路看不清楚,但似乎有个人影停在单元楼前面。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结果一个没稳住,差点撞上前面的人。


刹住车的代价是,自己连人带书包飞了出去,还把膝盖擦破了。


江澄觉得自己好歹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被人看了笑话也太尴尬,于是便忍着痛站起来。刚才颠了一下,视线倒也清明起来,他直起身子心疼地抱起书包,左右回头看了看,倒也没有什么人看到他刚才有损形象的行为。


……等等,他之前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江澄扶起车回过头,看到有个穿着条纹短袖的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向他走进了两步,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他不认识这个人,但好像听说过他。大概就是蓝家的长子,之前因为家里工作的原因调走到姑苏去,现在稳定了又回来,比他大了一个年级的蓝曦臣吧。


蓝曦臣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你好,我是蓝曦臣,很高兴见到你。”


江澄手忙脚乱地腾出抱着书包的手,结果扶着的自行车一点不给他面子,直接朝外倒了下去。他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今天学校大屏幕播的他们学校的校长和教委亲切会面握手的场面,心想自己都出了多少个洋相了。他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伸出右手:“江澄,你应该知道我。”


之后他们没说什么话。蓝曦臣帮忙拎着江澄的书包上楼,江澄宝贝他的自行车,在电梯里借着头顶的灯光仔细检查看看哪里有没有刮掉漆,完全不记得膝盖擦破了的事情。等电梯停下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按楼层,但这停的就是他家住的那层。江澄推着车子出去了才想明白,原来前一个月隔壁叮铃桄榔装修的就是蓝曦臣他们家。


他走到楼道里才发现自己家家门是开着的,魏无羡扒着门框露出个头,而虞夫人居然没有一脸阴沉的骂他反倒是站在他身后呆着,看到江澄身后的蓝曦臣之后还微微笑了一下招了招手。


江澄惊讶的又忘记扶车了,这回车把手狠狠的砸在他脚上。弯腰蹲下扶车的时候扯到膝盖上的伤口,一瞬间疼的说不出话。


蓝曦臣担忧的站在江澄后面,心里想着过一会儿给邻居送个红药水才行。




002.


之后的日子里,江澄和魏无羡的上学路上惯例的斗嘴活动又多了两个听众。江澄是在那晚晚饭饭桌上才听说蓝曦臣高二,他弟弟蓝忘机和他们在高一同一个班,以后放学上学在一起行动比较安全。他之前都一直和魏无羡骑着自行车去学校,边骑边打嘴炮,现在就是江澄站在最边上看着魏无羡缠着蓝忘机,中间的蓝曦臣笑得一脸无奈,江澄看着蓝曦臣的侧脸渐渐收起话头,任由思绪蔓延。


这是开学的第一天,在初秋的一天早上,他们步入同一所高中。


那天开学典礼的学生代表是蓝曦臣。


江澄站在班级的队伍里,掩藏在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中。魏无羡难得没说话,站在他身后的蓝忘机更不会主动挑起话题议论一番。这小半个暑假过下来,魏无羡弄的像天天追着蓝忘机跑着要卖安利的,末了还添一句缺不缺大腿挂件。


都什么人啊。


江澄抬起头,看着蓝曦臣语调平稳的叙述新学期的事项,任由带着微凉气息的秋风拂过他的脸颊。



003.


第二年上台发表讲话的人是江澄。


这一年以来他们都在新学校适应的很好。蓝忘机终于会选择性的回复魏无羡说的一些话(江澄相信他是觉得太吵了勉为其难地说两句),江澄自己长时间坐在年级前三的座位上。班上的和年级里的男生女生都喜欢和他们玩,但大多数时候最讨喜的是魏无羡,江澄和蓝忘机站在他后面,恍惚间觉得自己是来撑场子收保护费的。


新晋为高二年级的学生们还知道,他们还有一个会等他们的高三学长,人长的好看又温柔,说话有条理还文雅。日子一长,有的小姑娘就按耐不住春心萌动,更有甚者还有胆量拦住蓝曦臣当面表白。


江澄有一次就好死不死的撞到过一回。他当时刚下体育课准备回教学楼,在楼梯上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他做贼似的向前猫腰向前跑两步,怀揣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哪来的心虚,听着断断续续的声音。


“蓝学长,我之前就听说在高二年级的你的很多事情,我想对你说……”


江澄一个没忍住从拐角里冲出去,想着打断姑娘家将将要说出口的话,正想着用什么东西反驳,结果就听到自己不过大脑的声音。


“等等,你说错了。”


他停下来看到女生惊讶的脸,还有蓝曦臣一瞬间放松下来的表情和他手里拿着的毛巾。江澄喘了喘气,说出了他的跌破智商下线的一番话。


“蓝曦臣不是高二的,他已经高三了。”


女生低着头朝着反方向小跑走了,江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叹了口气,他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蓝曦臣地低下头,却感觉到有个软软的东西盖在他头上,有一双手轻轻的用它擦过江澄汗湿的头发。他笑了,带着不能轻易解读的愉快。


那条刚才出现在蓝曦臣手里的毛巾,是专门给他准备的。


难怪总有小姑娘给他递情书,这么温柔,都不知道是从哪学的。


江澄想到这,突然被自己匪夷所思的念头惊到。


他抬头看着蓝曦臣不带任何掩饰的纯粹的笑,就算他用睫毛掉到眼睛里的蹩脚的借口,也没办法解释那直直打进视网膜里的刺痛感。


因为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直不想也不喜欢看到有人给蓝曦臣表白送情书,为什么一直以来默默的拿他当作自己的楷模。


在蓝曦臣的手拿过毛巾触碰到他额头的那一瞬,他全部都明白了。说好阅读理解全部都能拿满分,但在勘破自己心思这一点上,江澄自己在成绩那一栏里填上不及格。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在自己心底想到,人家说不定毫不知情,兄弟情深的戏码被他过度解读也不是毫无可能。




004.


下半学期开始了,蓝曦臣也终于有了个高三学生的样子,他渐渐的不再在校门口等还在高二的三个人,而是在学校晚自习到夜里。江澄不好多问蓝曦臣的学习状况,也大致知道人家也是个不用担心的主。他能做的事就是早上给蓝曦臣带个饭,偶尔突发奇想边写作业边打电话求助江厌离怎么炖莲藕排骨汤,煮好了之后盛出来一大碗想着给给蓝曦臣端过去,但又觉得自己不能太偏心,于是又翻出来一个小碗给蓝忘机倒了一点。两个碗一起端,还差点把自己烫到。


这样就更显得偏心了。


江澄敲开门把两个装的满满的碗递给来开门的蓝忘机,回来之后发现魏无羡非常自觉的给自己盛了一碗埋头苦喝,餐桌对面还给他留了一碗。


他拿起放在边上的勺子,默默的坐下去。



005.


蓝曦臣高考的那几天江澄只能跟着瞎紧张,考完了之后在楼门口等着人回来,每天早上还送人出去,就差在校门口蹲着等一整节考试时间了。他明白自己有点反应过激,但是却无力阻止,最多能压下心思写一写成堆的卷子。蓝曦臣考完了之后的下一年就轮到他们了,但是江澄还没想好考哪所学校。对外是宣称难以抉择,对内只有他清楚,他想看蓝曦臣最后去了哪所学校再决定自己的志愿。


考完了之后虞夫人难得下厨做饭请了隔壁一家过来,席间没怎么谈考试的事情,江澄抬头,看到蓝曦臣坐在他对面递给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江澄悬了大半年的心骤然放下来,居然觉得有一丝莫名的轻松。他相信蓝曦臣的能力,更提前为他感到开心。



006.


江澄退回起点乖乖扮演起好学生好邻居的角色,他本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他喜欢蓝曦臣——他承认这一件事,也不为此感到羞耻。他长时间麻痹自己这就是简单的仰慕,而后无可奈何的承认,再忍耐掩埋。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改变任何事情,能做的就是提前在对方的生命里退场。


从小到大,江澄都是个令家长省心老师放心的好孩子。他认真学习努力向上,用一切所能完成份内的事,不怎么提强人所难的要求,尊重他人,有责任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善于掩藏自己真实感受的忍耐。他明白有些事情想想就好,他不会说,只要等待,时间能卷走一切记忆带来的痕迹。他只能等,等自己忘掉。


只要蓝曦臣过得好就足够了。



007.


蓝曦臣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是第一志愿,在首都的一所大学。江澄说不好自己是什么感受,开心混杂着些许难过的滋味难以描述,他觉得蓝曦臣值得这些,但心底同时也不愿意迎接即将到来的长久分别。一年——一年的概念对他来说太长了,他觉得自己有水平进入同一所大学,但对于蓝曦臣是否会等他完全没有把握。这种无力感一直延续着。


蓝曦臣带着蓝忘机来敲门,说是要请魏无羡和江澄吃饭。江澄一直在走神,在餐厅里直接拿起杯子就喝,完全没意识到那是魏无羡用果汁和啤酒兑出来的。他心不在焉,自然没有注意到蓝曦臣的眼神,更不会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扶着他回家,悄悄地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如同隆冬时节里落下的第一片雪花。



008.


大一过了快半年,蓝曦臣偶尔能接到江澄的电话。他知道高中老师一向告诉他们“高考完你们就解脱了”这句话就是一个大写的虚假镇痛剂,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忙。他们的聊天内容基本就是拉家常,有的时候蓝曦臣还能给他讲两道物理题。他每天专业课和社团忙得不可开交,江澄渐渐在蓝曦臣心里变成了一个符号。


这个符号代表的是朋友还是未戳破的关系,他无从解答。


他想着江澄,按部就班的做完手头的事,收拾妥帖,回宿舍,熄灯,闭眼。


他失眠得彻底,又爬起来开灯打开电脑看火车票。他看了看最近一班的回云梦的车票,在脑海里算了算日子又关灯躺回去。他想着拉下一天专业课之后的惨状,闭着眼睛翻来覆去,痛下决心,又再次连人带被子坐起来,任由电脑刺眼的白光打在视网膜上,眯着眼睛订了周五回去的火车票。


这种行为难以定义。三好学生蓝曦臣闹钟编排着请假理由,后来就直接决定让室友帮忙签到。他兜里揣着身份证钱包手机就出了门,只带了个背包装电脑。



009.


江澄正在上他高三以来难得的体育课。跑完步之后老师放他们自由活动,男生们自动凑到一起,有人去器材室拿篮球,江澄抱着手臂站着,身边是蓝忘机和挂在他身上的魏无羡。


有的时候江澄还是挺羡慕他们的,但也知道凭自己的性格做不出来的事情无法强求,只能暗暗想着,之前也有个人站在篮球场边看他打球,手里是毛巾和矿泉水。


虽然他现在不在了。


江澄眯了眯眼睛。这是冬天里难得的暖阳,这群男生打累了坐在地上三三两两的休息,只有他站着,向着太阳的方向,带着些许感情怀念他未曾表明心迹的那个人。


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有些不在状态,差点拿着签字笔在卷子上漫无目的的划上两道。魏无羡之前过来跟他讲说他和蓝忘机要出去,不和他一起回家。周五没有晚自习,同学们都走了,江澄落在最后慢吞吞的收拾书包,背影被夕阳拉的很长。


后来江澄又把放在角落里落了灰的自行车搬出来了。他自从那次在蓝曦臣面前摔倒之后就再也没有骑过它,而如今他有骑着车上下学,好像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推着车子走出校门,看到一个久违的身影站在门口,一瞬间竟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时光逆流回溯,到他们初见的那一年。



——————————

我想对曦澄说:



这都新的一年了,你们怎么还不领证????

评论(16)
热度(177)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