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山不来就我

*老梗套路OOC,谨慎阅读。


*本文又名,蓝曦臣在天上飞(????????不是


产出目录

————————————————————

【曦澄】山不来就我




001.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空很蓝,好到像取了屋子里有个人心情的绝对值。


“所以这种类型的作文题目大概能套进去的内容和模版是这样的,听明白了吗?语文就这样了,你把英语卷子拿出来再看看,重点有哪不清楚的赶紧问。我说拿卷子,你眼睛看哪儿呢?”


江澄站在桌子边,用手掌不轻不重的拍了几下桌子上的初中语文书和练习册。金凌听到声音猛的抬起头,他太困了,大周末的他背着书包来自己舅舅家的唯一原因就是逃避自家父母的絮絮叨叨,只是没想到刚出龙潭又入虎穴,他刚自觉的去厨房拿薯片出来之后就看到江澄自顾自的翻开他的书包。语文卷子上明晃晃的分数照进他的眼睛里,金凌猛的扑过去想挽留一下自己最后的尊严,结果一手被自家舅舅按在书桌边听了两个小时的语文自学宝典。他本来以为终于要结束了,但江澄估计是之前看到了他的英语卷子,接下来肯定逃不过一番狂风暴雨。


江澄板起脸的样子太吓人了,比他爸妈可怕多了。金凌不禁在心里默念双腿的重要性,只求能稳住对方。他偷偷摸摸地抬起头看着江澄黑如锅底的脸色,又把自己往椅子里缩了缩,企图降低一丁点存在感。


他想告诉江澄自己有点困,可是他哪里敢说啊……亲舅舅教育人那可是手到擒来容易得很,他只有乖乖听命的份。可是听课太枯燥了啊,他刚上了一周的课啊!金凌在心里无声地呐喊着,后仰靠住椅背,视死如归的忽视掉江澄的目光。他脑袋里想着昨天晚上和同学一起打的游戏内容开始走神,却忽然看到了窗外的什么东西。


垂头丧气的初中生鼓起勇气,指着窗外对着他表情温和的不对劲的舅舅大声说:“舅舅你看外面有人在飞!”


江澄只觉得金凌这样非常智障,口不择言到这种地步,他都这么大了还能被这种低级趣味忽悠?开玩笑,他立刻能让下一个在外面飞的人变成金凌。他忽视掉被人拽着的袖口,弯腰从脚边的书包里抽出一张不到九十分的卷子。他抬起头,只觉得今天窗外阳光太好有点晃眼,亮到他都出现幻觉了。


他看到的东西和金凌说的有一定出入。他没看到有个人在飞,只看到自己家窗户边上那小小一块站了一个人,目测至少一米八的身影可怜兮兮的在那么一小块的地方,脸上充满歉意。那个人的嘴开开合合,江澄眯起眼睛看,只能辨认出来一句“对不起”。


江澄把金凌推到身后,从墙角摸出来一根棒球棒。他深吸一口气,脑海里想着当时买棒球棍的非典型用途终于要派上用场了,走到窗边之后猛的拉开纱窗,还没等挥出棒球棍就被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截住。刚才站在窗外的那个人轻轻抬手,凶器就自动飘回它原来在的角落。


金凌看着那个穿着白色长袍、腰间别了玉箫、穿着极复古的的人缓步进来,不禁呆住,嘴不受控制,突然冒出来一句:“我转的锦鲤是不是显灵了!”


江澄只想让刚才脑内设想的、在外面飞的金凌这件事变成现实。



002.


江澄只觉得此刻的自己深陷某部狗血三流八点档电视剧里。他刚才接受的信息太多,远远超过了他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能接受的范围。触及到知识盲区时江澄乐意虚心请教,但绝对不包括现在。他拿起矿泉水瓶打量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只凭外貌来说,他看起来绝对是人畜无害的那一挂,但这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他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七层的窗外。江澄心道还好刚才随便找了个理由把金凌那熊孩子送走了,不然现场肯定更混乱。


江澄拿出对待不听话小孩的态度,冷下脸,用水瓶磕了磕桌面:“现在请你解释一下吧。”


然后江澄听了这个叫蓝曦臣的人叙述的长达半个小时的魔幻故事。概括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希望能在江澄家里借宿,保证不会乱动任何东西,也愿意帮忙收拾做饭。


江澄现在只好承认,这件事情不是他不切实际的幻觉,而是真真切切发生的。如果是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答应,而蓝曦臣从衣着看起来就不像是来自现代,也更不可能有身份证这种东西。更何况,刚才蓝曦臣一抬手就让棒球棒归回原位,江澄再嘴上逞强,现实基本就是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鱼。


他没求山,这一尊大山却直接砸在他面前,尘土飞扬,卷起一地鸡毛。



003.


后来江澄发现,想要日子过的下去就不能深究。


他本质上是个勤勤恳恳的工作狗,每天画图鞠躬尽瘁,别人能做的他都能做,下属不能做的他也能做。这种工作狂特质让江澄渐渐养成不在意自己身体的习惯,反正年轻,经得住折磨。


蓝曦臣已经在他家当家作主了快一周了,江澄最开始是被动得无可逃避,但现在有点觉得蓝曦臣是上天看不过去来改变人生的。他上班回来了之后就差点被闪闪发光的地板亮瞎眼,穿上拖鞋进自己家却干净到陌生——不是说他自己平时不修边幅,但是这样他都觉得自己家被重新装修了。他走到厨房,看到蓝曦臣在里面围着围裙切鸡,手起刀落,利索的紧。江澄有的时候怀疑自家来的佛的超能力是不是和田螺姑娘一样,但看到他拿刀的样子之后联想到传说中案板上的鱼,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


开玩笑,就算信佛,那也有武僧的存在。


他这段时间累的恍惚间以为回到了高三。公司接了个大单子,江澄自然是顶着狂风暴雨上了,平时还有个闲情逸致炒个饭,现在连泡泡面的时间几乎都挤不出来了。每天回家之后闭眼扔开公文包,摸索着进卫生间洗澡,出来之后直接躺下。当他放松下来,用脸蹭了蹭被罩,触感的不同让他感受到这是今天新换的。江澄记得之前有人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但关于蓝曦臣这个习惯,用七天形成就算多。



004.


等他终于忙完了那一阵,再仔细想想,就发现蓝曦臣不仅起到的田螺姑娘的作用。比如,他的办公室总会出现有时他确定落在家里的稿子,公文包里不是他自己装的浓缩咖啡……一桩一件都是蓝曦臣的身影。此时蓝曦臣已经来了半个多月,江澄对他的了解基本还处于最开始的玄幻故事上。每次江澄回来时都能看到蓝曦臣的衣服都不一样,但他也没看到有晾晒的白色衣服。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是谜,他不好问,那人自然也不会亲口和他讲。


他们平常的交流也不多,左不过是江澄自己绞尽脑汁的想,蓝曦臣带着笑坐在他旁边,推过来一罐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椰汁,连拉环都开了。江澄仰头让冰凉的液体划过他的喉咙,只希望这一刻永久停留。


但他从未知道蓝曦臣的内心活动过。他不敢妄自揣测,更没资格明目张胆的询问。因为蓝曦臣注定不属于这里,也更不可能不属于他。


兴许是他前一阵忙的太过,现在休息下来,神经松弛,咖啡喝到抵抗力下降。江澄裹在被子里咳嗽的天昏地暗,缓过来便伸手从床头柜拿过杯子喝水,杯壁是温热的,他心下妥帖,又躺回去听卧室外面的声音。


蓝曦臣在厨房里熬粥,忙前忙后,又是下楼买药又是烧水量体温。不久过后端着一碗白粥进来,熟门熟路地从床下拿出个小桌板。他把粥放上去之后又从客厅搬了个折叠椅坐下,丝毫没注意到他平常纤尘不染的外衣被蹭上了长长的黑印。


江澄端着碗喝了口白粥。他没顾得上这是刚出锅的,一口咽下去滚烫的粥滑下咽喉,一路烧到他心里。他闭上眼欺骗自己眼眶的灼热是假的,就像他装作没听到蓝曦臣的叹息那样。


他蓦地想起了某部公路电影。男主角叹息着说,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自作多情不可取。



005.


蓝曦臣走了,悄无声息,毫无预兆,就像他来时那样。


这是江澄下班之后才发现的。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蓝曦臣还站在门口同他说注意安全,他回来了,曾经等他的人却不见了。他想找回蓝曦臣,却发现完全找不到任何能让那人回来的理由,更何况他几乎对他一无所知。


陌生的痛感爬上他的脊梁,不知不觉的如今到四肢百骸。是在这时江澄才发现他掩藏在重重隐瞒下的真心的,他明白了,只不过有点晚。他几乎就要放生嘲笑自己的迟钝了——如果再早几个小时,如果他今天请假,是不是就有机会把那几个字说出口?


可是如果蓝曦臣不走,他又怎么能发现得了。江澄慢慢的走过去开灯,照亮这一室沉寂。


距离蓝曦臣第一次出现,刚好过了二十一天。


习惯养成了转身就跑,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那座大山消失了,只有落定的尘土告诉江澄这些并非虚构。



006.


后来日子慢慢过着,也没有太多变化。


江澄回到公司,继续本色出演工作狂的形象。他没了那一丝牵挂,忙起来更是不管不顾,他好像陷入了重复的漩涡,没有新的灵感只能接连熬夜,搬了一箱浓缩咖啡到办公室,没一周就要见底。他偶尔会想起蓝曦臣,虚虚实实的一大片回忆飘过去,什么都没能留下。


这天金凌又到他公司来等他。江厌离去参加同学聚会,金子轩出差去了外地。外甥被托付给他,江澄自然不好让人等,到了下班的时间就装好了要带回家的文件。他细细的检查一遍,确定没有忘记拿任何东西才拉上拉链,招呼金凌下楼。他们推门出去就看到部门主管走过来,身后带了一个人,长得有点像那个谁。


他错身走过去,回到家里之后给金凌照惯例讲题,或许是他黑眼圈太重脸色也不好,金凌今天难得没有闹腾,甚至在学校还划了重点,不会的内容还用铅笔画了个圈。江澄标了几道题让他做,之后去冰箱拿了两罐椰汁回来。他潜意识中觉得这个举动有点似曾相识,但又感到现在的他与过去千千万万个自己重叠。


他又想起那个跟在主管身后的人。



007.


事实证明有些事情不信也得信。江澄难得觉得心神不宁,一觉起来头疼欲裂,开车时眼皮突突的跳。莫名的不详的预感等到了公司门口愈发强烈,他还没挂好大衣就被主管手下的助理叫走。他一路上想着自己最近勤勤勉勉不为金钱加班,捋下来也没觉得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江澄敲敲门走进去,看到主管背对着他笑的开怀,而正对他的人他恰巧认识。主管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来,说要介绍一下新来的经理。


具体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看到主管的嘴一开一合,看到蓝曦臣礼貌的笑。他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他全程起到的作用就是在他们身边充当背景板。他听得到蓝曦臣的声音却无法分辨每一个字的含义,直到最后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蓝曦臣对他说,我回来了。


这四个字冲过所有阻拦他们的屏障,击破犹豫徘徊,绕开不安与等待,直直落到江澄心里。




——————————

好久没更文了,本来是今天的飞机,刚拎着箱子要出门,就接到通知,飞机因为目的地暴雪取消了,只好改签。现在国内都在下雪除了我这儿,结果没想到回去的雪更多。平白多了几天假,完全不敢想落下的ddl怎么办,凉了。

这篇文码起来手感奇特,感到药丸,大家觉得怎么样请一定要在评论区和我说......

评论(9)
热度(17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