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Parce que

*上接 后来, 是在此之后的表白插件,以及时长一周的别扭。


*OOC,蠢且无厘头,谨慎使用


*题目补全=parce que je t'aime,因为我爱你。


产出目录

——————————————————

【曦澄】Parce que




un.


“我知道,爱本应该是一件礼貌克制的事情。我喜欢你,尊重你,愿意为你付出而不求回报。就算我们,应该说,即使你有可能在听完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之后会答应同我度过将来的每一天,我也不应该以此为缘由而闹的不愉快。”


“所以,你愿意答应我吗?”


蓝曦臣的眼神如此柔和,像一片羽毛轻拂过江澄的心。


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江澄来说有点超出理解范围了。他的感知以及剩下的所有器官都停留在他听到那一番话的时刻,所有的词藻在此刻都词不达意,再精挑细选的语言也显得漫不经心。他无法简单的概括此刻的心情该是狂喜抑或是不知所措,他在接受他喜欢的人的表白,光这一点就足够他毫不犹豫的的同意,并且恨不得在下一秒宣告天下——看,我们两情相悦,我们理所应当的携手并肩步入未来。


这些心理活动于短短几秒之间在他的脑海里过了个遍。如果抛开所有犹豫枷锁——但现如今一切明朗,还有什么理由能拿来拒绝呢?


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




deux.


其实,表白之前和表白之后对于他们关系的影响不大。江澄戴着平光眼镜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手下原本应该码着论文大纲的文档里早都变成了不知所云的乱码,他本人看起来倒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其实早都已经神游天外了。他好像总是可以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把自己摘出大环境,像灵魂出窍一样作壁上观,尝试揣测别人或是自己的心理活动。他和蓝曦臣正式的在一起不过一周,但这段表白的画面总是反反复复的、不挑时间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大概是属于记忆力还不错的那种人,毕竟义务教育生涯逼着他他背下了不少重点,要记住一本历史书八页知识点的日子他实在是不想回忆。这似乎也不能称之为坚实有力的佐证——毕竟学生,哪个不是在迈出考场的那一瞬间瞬间清空所有知识的。回望这些过去的事,其实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和这个从旁比较。不只是因为切身体会且无可替换,还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欣喜感。因为这不同于以往枯燥内容,这是他的,他自己的。


硬要用什么东西形容的话,一言以蔽之,江澄可能会把蓝曦臣比作一罐搁在高高柜台上的蜜糖,他努力的伸手但总是差一点距离,在他略微有些气馁的时候它就径自跳到他手中。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事物,可是第一反应居然有点不敢置信。


这大概是导致他与蓝曦臣明明在一起了,关系看起来更生硬别扭的唯一原因了。



trois.


总归应该是有什么不同的。他们在经历了之前咖啡厅里的正式初次见面,在同一天的晚上飞速发展到单独下馆子吃晚饭的关系之后,私下交流的次数成几何倍增长。如果这放到异性身上简直就是质的飞跃,但很可惜他们不是。两个各怀心事的人遮遮掩掩,明明知道自己心怀鬼胎还不敢说出口,在话题即将进入临界点时不约而同的按下暂停键。场面和谐的不得了,但总是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透出一股生涩劲来。


首先看出不对劲的,是魏无羡。


江澄第一次知道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居然是一个这么……细心观察别人的对象。在单向暗恋的苗头渐长时对方可能就看出来了,但鉴于当事人的一无所知无动于衷,甚至还打退堂鼓的行为,魏无羡甚至恨铁不成钢的想直接把江澄送到楼上宿舍,锁上门关一天,出来说不定什么都解决了。他看得出来蓝曦臣大约是怀有同种心思的,通过蓝忘机偶尔的只言片语就可以推断得知。他不愿看到他们因为一句话的原因而渐行渐远,所以直接卖了个顺水推舟的人情。


比方说那条叫蓝忘机让蓝曦臣到咖啡厅的短信。


不过江澄应该永远都不会知道,魏无羡单方面给他建了一个群,群成员有着江澄猜不到的那些人,屏幕顶端的群名写着,“今天的窗户纸戳破了吗”。


在咖啡馆的成功会晤的三个月之后,拜蓝曦臣和江澄所赐,群名称终于改了。



quatre.


说好的停滞不前不可取,但江澄对此束手无策,觉得自己遇上了目前人生的最大难题。他倒是不怀疑蓝曦臣会突然反悔或者其他的怎么样,但主要还是自己单方面的难以起步。他也不知道自己还在犹豫些什么,找不出原因的下场就是时间越来越长的停顿。他和蓝曦臣的日常和原来别无二致,但江澄想,至少自己在答应那番话的时候是保持清醒的,是愿意为“一起”这个词添加上自己的努力的。他应该为此付出实际行动,而不是在图书馆里坐着想七想八。江澄终于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删掉屏幕上的乱码,心里早都为自己退缩不前的行为吵成了一锅粥。


一边白色的小人说,你该去找蓝曦臣啊,另一边黑色的就立刻补上一句应该等他来找你。以此反复若干次,江澄终于决定把电脑装进书包,转而操心一下人生大事。其实关于黑色和白色小人的争吵,他知道他只是想找出一个见蓝曦臣的理由,但对于当下来说想见他这个原因已经足够了。一直以来的第一步都是蓝曦臣先迈的,这回不管怎么说也应该由他表现一下了。


他背上书包,把椅子推进去,在下楼梯之前给蓝曦臣发了一条消息。


“我去找你”。



cinq.


约人下来的借口还没想好的时候江澄就到了宿舍楼,他脑袋里一团乱,一会儿想说不如我们去自习室,一会儿觉得不如相约食堂感受人山人海。他放慢步子走到门口,刚好看到蓝曦臣从楼上下来。在这一瞬间江澄的心定下来,觉得在自己答应他到现在自己主动约人中间的这一周全都白白浪费了,对方看起来毫不掩饰,如果按照寻常流程走他们早都应该一起出去好几轮了,而不是现在才勉强能算上第一次。具体的形容词江澄想不出来,他通常不走寻常路,但也没想到在有生之年会背着一书包文献不管不顾的来见自己名义上的男朋友。


反正这一步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好了。江澄站在原地看着穿蓝白相间的短袖的蓝曦臣走过来,理智被情感一把推翻,一路上编好的措辞全部作废。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反正他是你男朋友。他说,“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们今天晚上去吃日料怎么样?”


江澄没想到蓝曦臣会和他同一时间说出意思差不多的两句话。他侧头看了看蓝曦臣,对方也正在看着他。眼神交汇的同时,蓝曦臣伸手接过江澄的书包,动作自然的像已经重复了千千万万遍那样。



读作看电影吃日料,写作想和你约会。



————————————

题目真实意思:为什么想和你约会啊,因为我爱你咯()


国内的各位期末倦怠期,我是时差死亡期。终于更了文,感觉啥都不会写了.....





评论(23)
热度(112)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