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骤雨初歇 2

*我悄悄的来撒土,OOC,不好吃。


*本文又名,为什么我写出来的东西和大纲不一样。



上文:  1


产出目录


————————————————


【曦澄】骤雨初歇 2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江澄想,他从头到尾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曾经尝试定义爱情。爱情不该是处于某种固定模式的,相濡以沫是爱,彼此扶持是爱,即使相隔万里的也是。这种情感绝对不会被寥寥几个词简单的概括,而他做的最自不量力的事就是想把他和蓝曦臣规划到某一种爱情的圈子里。


说好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们甚至在最后都没有好好道别过。大概是因为有人没有如期归来,而被留下的人终于迫不得已的接受离别的意义。


江澄正在拍的电视剧要赶进度,马不停蹄的飞回影视基地,几乎连发微博的时间都没有。粉丝在他半年前发的最后一条微博上祝福他,苦中作乐的调侃,说自家爱豆的微博一看就是自己在用。从颁奖典礼现场回来之后已经过了两周了,终于结束了最后的拍摄,作为主演他呆到了最后一刻,晚上还和所有工作人员吃了杀青宴。江澄刚刚获奖人气很旺,整个剧组的人几乎都来向他敬酒,他来者不拒,酒杯后的脸在吊灯照映下显得格外瘦削。助理阿金要开车没办法帮忙挡酒,只好心惊胆战的陪在一旁,生怕身边这位爷一个醉酒干出什么事来,即使当事人表面很清醒,看起来也像知道自己正在干什么的样子。


不是阿金有对付自家艺人醉酒的经验,而是他从没见过江澄这架势过。他是新来的,但曾经在江澄身边的助理交代过,过去这几年,不管在什么宴席上,江澄都有刻意限制自己喝酒的杯数——倒不是公司要求形象问题,而是他自己克制,故而阿金形成了刻板印象,觉得江澄不太能喝酒。其实他不知道,新料影帝大学的时候和别人拼酒从来没输过,喝空的啤酒瓶子能摆满一地;阿金更不知道,不能喝酒的其实是外界传言里与江澄王不见王的那一位。


江澄靠在后座上,完全不知道驾驶席上的助理把他编排成了什么形象。他好久都没有喝过酒了——一是因为工作原因,实在是没有闲暇时间供自己支配,二是因为习惯,之前有重要的人劝说喝酒对身体不好,一来二去,这也算是戒了。他今天这样是因为单纯的高兴,工作暂且告一段落,他终于有自己支配的时间,而不是过着机械化的生活。在一周又一周的兵荒马乱的日常里寻找平衡,蹉跎一波,既定行程毫不停歇。


之前有演员前辈说,让他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是他有机会在不同的剧本里体验不同的人生,而每个角色都有不同的难点,演员的任务就是尝试把纸上的方块字变得尽量贴近现实。简单来讲就是入戏和现实的区别吧。自从走红之后江澄很少有属于个人的闲暇时间,通告一个接一个,生活这两个字早都不知道被埋没在哪个角落里。人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他们总是会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欲望贪得无厌,在得到时候还会有新的目标的出现。比如江澄在大学时做梦都想要得到万众瞩目的成功,而当下的他却只想要像曾经那样胸中有梦的清闲生活。


现实证明清闲生活大概只存在于梦里。接下来的一天是周一,上学时江澄总觉得周日夜晚总是焦躁不安,像一只跳脚的鬼,趴在每个人肩膀上低声说接下来繁重的工作日。而如今每天过的一个样,模模糊糊,那只鬼也不知道去哪了。或许是昨天喝的酒太多,胃里一直不舒服,江澄凌晨到家,收拾好行李之后还洗了个衣服,他一直以来都会把要做的事情立刻做完才去休息,洗漱关灯时都要三点了。他对于要做的事情并不感到很疲倦,只是酒精在大脑里发酵,竟让他想起过去的很多他以为已经忘记了的事。


关于喝酒,关于蓝曦臣。


他们最开始在一起时从没猜到会落得如今的下场,未来总是彰显着它的不可预测。江澄比旁人幸运些,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随波逐流随心所欲都可以是他的标签。既然现在已迈入正轨,更改也更显得艰难。


收拾完之后外面下雨了。窗帘早都拉上了,江澄沉默的坐在床边,用耳朵听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安静的深夜好像是某种代表着怀念过去的信号,时间也有抚平伤痛的作用。年少时他不喜欢这种极端的安静,这种静默会带给他焦虑和压力,但如今只觉得放松。江澄抱了个抱枕继续坐着,余光抚摸过书架。他知道在最下层的是他大学时期剩下的几本教材,倒数第二层有英文原版的《欲望号街车》。他当时鬼迷心窍的在路过书店在英文戏剧区找到了这本书,丝毫不考虑自己半吊子的英语水平,回家之后翻开书一看,和蓝曦臣坐在书桌前面面相觑。他们在合租的公寓里彻夜研究剧本或是写论文,冰箱里的可乐供应不断,一周后用荧光笔画下的字句只剩下些许印象,模糊的轮廓里镶嵌的是快乐,是理想与梦的碰撞燃烧的声响。江澄蓦地想起他年少时和蓝曦臣之间的无趣讨论,他们一致认为悲剧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留有遗憾的的不圆满能带给读者最深刻的思考,抉择不存在对错之分,只是要无怨无悔的接受结果,并且顺着那条路走下去。


好像在他们分手之后很少有人会在他面前提到蓝曦臣的名字,而他自己也很少想起这些事情。不过也是,他们前期保密工作做的好,知道的人很少,而这寥寥几人自然也不会主动戳他痛处,一应话题能省就省。但他们其实不知道,现在的江澄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他身上依然带着蓝曦臣的痕迹,性格谈吐都是。


江澄不记得他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以一个别扭奇怪的姿势醒来,床头柜上的电子表写着10:43。他起床洗漱,洗脸时恍惚听见有人在……砸门。江澄立刻就知道是谁在外面叫他,对方其实有他家的钥匙,但是他从来不用,一直以来选择砸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江澄估摸着自己没看手机误了多少条电话微信,慢条斯理的走过去开门,魏无羡一个踉跄,连带着手里一大包东西差点跌进来。


魏无羡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恨不得穿一条开裆裤的那种。他们一直以来连读书都在一起,魏无羡大学专业和江澄一样,但后来又半工半读学了个艺术管理。毕业了以后江澄直接成为演员,而魏无羡四处积攒经验,最后成了江澄的经纪人。


经纪人和艺人之间关系好成这样的整个圈里估计就他们两个,主动要求经纪人给自己加工作的人也估计只有江澄。这段时间江澄休息是板上钉钉的事,魏无羡巴不得他多歇几天,今天上门估计也没什么正经事来商量,还专门给他带了点生活用品和蔬菜水果。江澄自顾自的去拿衣服,不速之客坐在沙发上,在此之前还特别自觉的去冰箱里拿可乐喝。


“你干什么呢?” 魏无羡坐在客厅里冲他喊,“好不容易休息,你是不是停不下来了?”


江澄是真的怕对方一说就停不下来。他走过去坐在魏无羡旁边,任由对方像没骨头一样挂在他身上。


“既然你休息了,我们就去吃火锅好不好?反正你也没事干,饭搭子都送上门来了,走吧走吧。”


“等等”,江澄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胳膊抢救出来,“可是我…….”


“没有可是”,魏无羡把他推到衣柜前,“换衣服,马上我们就走。”


江澄无奈,只好听他的,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驼色毛衣和牛仔裤,之后又在抽屉里拿出来口罩和棒球帽。他手下的动作不停,穿好衣服打开门,魏无羡立刻走过来勾上他脖子,像是怕他反悔似的。他们保持着这种奇怪的姿势出了门,而直到此时江澄才回过神来,“吃火锅是不是很容易被认出来?不如换一个吧。”


“好好好,等我们到时候看看再说。”


他们坐到车里,魏无羡开车,江澄全副武装坐在副驾驶。他莫名有些恍惚——魏无羡一直以来都有笑容,像是遇事天高地阔,车到山前必有路,行到最后总有出处。他们两个性格迥异,但友谊的小船现在看来还是挺坚固的。魏无羡开车向来很快,他们在地下停车场下车,上楼江澄一看,果然还是火锅店。


火锅就火锅呗,江澄一闭眼一狠心,反正经纪人在,吃得嗓子哑了皮肤不好了,黑锅一甩,直接拿他开涮。


他们被服务生领到小包间,魏无羡进了门,菜单都不看就一通乱点,从鸭血牛肉到肉丸豆腐一样不落,在最后还不忘点个青菜,不知道的还以为多少个人一起吃饭呢。江澄当然了解自家发小,那青菜只是为了飘在上面看着好看,并没有实质上的任何作用。


江澄坚信,如果不是要注意自己还要保持形象,魏无羡一定会把鸳鸯锅变成麻油底和清油底再加辣,毕竟他们大学就这么干过。当时在座一桌只有他们两个嗜辣如命,剩下的几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末了一人倒了一杯白水,煮完捞上来再涮一下才能下嘴。


这些事情还历历在目,若是要论年份却已经过了太久。日历一天一天的翻过去,昨天前天去年前年的行程在江澄脑海里只剩下模糊一片,他的粉丝估计都比他要清楚。这种难得到像偷来的时光让他心下宽松,火锅店的菜上的很快,等锅一开他们就往里下肉。在等着肉片变色的这短短几秒里,魏无羡突然开口。


“澄啊,公司让你参加一个综艺。综艺吸粉快来的多你也知道,公司的意思是趁着你的电视剧上映一起宣传一波,一举两得。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但这次还是尽量配合一下吧,就当放松了。”


“行,那到时候具体情况发到我邮箱。”


公司的决定,江澄向来知道他仅凭一己之力无法逆转,这件事估计是怎么样也逃不过了。他苦中作乐的想得过且过,至少现在还有火锅吃,但没想到魏无羡接下来一句话整个打乱了他的心绪。


“还有,这档综艺的常驻嘉宾如果没有出错的话,不仅有你,还有蓝曦臣。”


江澄一怔,魏无羡趁机从他筷子下面捞走最后一片牛肉。




TBC.


写吃火锅把自己写饿了......抓心挠肝。


这个坑写的我好虚,请各位读者大佬千万要留评提提意见,多谢!


评论(20)
热度(132)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