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某种爱的记录

*文写完了粉丝数刚好凑整,鞠躬感谢大家。我居然有朝一日如此勤快....


*这篇文直接上了真实地名,试一试效果。OOC,没逻辑,非常碎片化。


产出目录

——————————————————————————


【曦澄】某种爱的记录



“透过它的窗户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 大雪弥漫”

——《过程》


————



窗外是雪。


这是今年数不清楚的第几场雪了。江澄圣诞节假期回国之前雪下到停课,回了国投奔男朋友,雪是没再见过,但在干燥且寒冷的首都吹了个透心凉。纽约很冷,而北京是处于另外一种冷的极端。大风吹走了雾霾,游人依旧满怀兴致的穿梭于大街小巷,寻找着一丝一毫古老的痕迹。江澄坐在车里昏昏欲睡,头撞上玻璃窗才会想起是今夕何夕。阳光明媚,根本看不出窗外的大风对人有多不友好,天气预报上的体感温度跌到零下十来度,全副武装依然敌不过。


他半个月之前在国内的日常就是疲惫的倒时差和努力在城里搜刮他曾经最爱的餐馆。风不知疲倦的刮起他的围巾,蓝曦臣伸手将它抚平,浑然不顾自己的衣角纷飞。他们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细数着近半年城市的变化,哪家搬走了,哪家店牌子被拆了,某条路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美食街,而声名在外的另外一条路被整改得大相径庭。其实,学校说要吃也能吃得到,更何况校外还有米其林餐馆,中国城和法拉盛也不仅仅是名字听起来好听而已。一帮中国同学周末聚会就坐着7号地铁到传说中新开的火锅店试菜,yelp一开更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天天刷餐厅,在雨里排队两个小时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不过回国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大概是因为有他日思夜想的人的加成,江澄坐在狭小的飞机舱时胸中充斥的不是对接下来漫长飞行的倦怠,而是莫名的雀跃。看,我要回去,有人在等我。


这段爱情也算是跨越太平洋遍布东西半球了,江澄这么想着,嘴角带着不自知的笑意。


他的回程机票早都订好了,本次假期任务主要就是陪着男朋友逗他开心。国内国外放假时间不一样,江澄回来时蓝曦臣还在上课,他们平日里只能靠网络联系,中间隔着时差与万水千山,江澄对对方的忙碌程度的判断不如在眼前来的贴切。他之前在屏幕的另一端的正午向蓝曦臣道晚安,但当下看来他的晚安并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他坐在床上看着书桌前的台灯发愁,起身给蓝曦臣热了一杯牛奶,殊不知平日里的自己和他并无分别。


都说距离产生美,但长时间的分别很明显不规划在这一范畴里。他们两个的假期几乎是无缝衔接,中间就相差了两周,蓝曦臣买了淡季机票,合计着上演一出跨国投奔。航空公司的积分返还的挺多,江澄没拦着他买票——说出口的全都是口是心非,不如学着坦诚一些。


大概是为了弥补身处暖气区居然还没见到一片雪的遗憾,纽约的雪像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撒。江澄在国内刷微博吃瓜,感叹自己经常走过的街角都被拍出了灾难片即视感,全副武装的人们用黑色从头裹到脚,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江澄赶着假期末尾飞回去之后瞬间进入角色,拿了托运的行李箱之后推着出门,戴上帽子,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顶端,用密集的人流作为背景,也不管好不好看,前置摄像头咔嚓一声,直接发给现在地理位置相差万里的某位置顶。那边回复的很快,江澄夹着手机听语音,蓝曦臣跟他说注意保暖。他的声音传过来,妥帖的流到江澄心里。


接下来的日子就乏善可陈了些。学生嘛,一路被念叨过来的,闭着眼睛都能模仿班主任中气十足的那句“你只用操心学习就行了”,就算换了个国家,班主任也不再存在,这种话还是萦绕耳边。江澄回来先晨昏颠倒了三天,在课上神游天外,精神被时差搅得一塌糊涂。英文灌进他脑子里又转了个圈出来,留下的只言片语只剩下主语和介词,他在笔记本上抄大屏幕上的笔记,明明最开始还在正经的记录,最后就无意识的用铅笔在纸的下半部分勾勒出一个人的轮廓。日历一页一页的翻过去,都市生活大同小异,每天过的如同复制粘贴。江澄在地铁站闸门门口费力的从背包里掏出卡,身边走过几个打扮时髦的人,低声用中文讨论晚上要不要去中国城里某家传说中能遇到李安的餐厅试试运气。他记起那家店,明明是台湾餐馆但是名字里带着武汉的一个区名,店面很小,价格实惠,大多时间还要拼桌,芋圆烧仙草很甜,像是蓝曦臣会喜欢的那种。


蓝曦臣来的那天还在下雪。大城市的交通一向难以捉摸,恶劣的天气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堵车。马路被卡的满满当当,开十米停下五次,就这样才踏着月色抵达。雪白而柔软,吸食声音,远处的鸣笛声显得不那么刺耳。楼与楼之间隔的狭小空隙沉默不语,冬天黑的早,每家每户的灯光都显得无比温暖。他敲开门,江澄迎他进去。晚饭早都准备好了,氤氲的热气被倒扣的碗阻隔,排骨的香味隐约传过来。都说出个国就像去读了个新东方厨师,江澄半年以来从煮粥糊锅修炼到这个水平,实践出真理,各大软件没少出力,蓝曦臣塞在他行李箱夹层的菜谱也要记一次大功。听说有句老话叫上车饺子下车面,他们不走寻常路,江澄做了红烧排骨,蒜蓉鸡毛菜,还有没人不会的西红柿炒鸡蛋。一人一碗米饭,席间他们随便说了些闲话,该说的都在聊天记录里一字一句的摆着,见面之后竟一时无言,唯有用炙热的眼神描摹坐在对面的身影。之后蓝曦臣去洗碗,剩菜包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家庭分工明确和谐。江澄把蓝曦臣的箱子打开,随后又把电脑从卧室拿到客厅。他弯腰把茶几上的杯子放到一边,蓝曦臣从背后抱他,江澄顺从的转过来,然后他们接吻。


间隙时江澄突然有些话想说,说那家台湾餐馆的芋圆烧仙草,说上周在超市里对他和蔼的笑的老太太,他有太多琐碎的细节想要分享,想让蓝曦臣在此后以及将来永远的参与他的人生的想法变得空前迫切。江澄还没有到达边接吻边说话这种高阶段位,但保持气氛才是当下的重点。他们朝着卧室的方向一路跌跌撞撞的前行,没有人去管撞歪的椅子,也没有人抬手开一下灯的开关。


没关系,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同蓝曦臣讲。




评论(27)
热度(212)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