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无可诗意 中

前文链接:      产出目录

搭配BGM食用更佳-暗恋之歌

————————

【曦澄】无可诗意 中


“你曾经在我的梦里徘徊 我想我记得 我想我忘了” ——《如梦之梦》



这次对话在微信的记录里显示出这是他们首次聊天。现代人生活节奏快,更新换代的速度更快,手机更换的次数更是不少。蓝曦臣的旧手机里倒是躺着些他们曾经的聊天记录,但是他没有刻意传到新的手机上,而是选择性忽视掉。道理跟他说当断即断,古人诚不我欺。


十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倒是尚且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冬天是旅游淡季,这个时间段留学生基本不会回国,国人也都在辛苦工作,没人有闲心愿意到异国他乡接受海风洗礼,于是机舱里难得有几个空位。蓝曦臣关掉手机,等飞机起飞后戴上眼罩便靠在座位上沉沉睡去。这排就他一个人,倒也不用担心噪音问题。他的额头贴在飞机窄小的窗户上,冰冷的空气从夹缝里渗进来,四散包围在他身边。蓝曦臣裹了裹毛毯,又调整了一下颈枕的位置,最后闭上眼睛。


他这回倒是梦到了些旧事,故事里的灯光昏黄温柔,男主角神色轻松,仿佛未经尘世沾染,笑意直达眼底。


这是一个他曾经的生活片段,故事内容琐碎凌乱,蓝曦臣在梦里兀自旁观,才想起那是他某次周末单独出行的时候的场景。


彼时他已经大三过半,中关村文理学院那一亩三分地蓝曦臣能画张地图出来,隔壁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附近闭着眼睛都能走,著名景点也早都跟着学长逛了一遍,再不济照片也都看过。有段时间他闲来无事,心血来潮,在一个周末的早上悄悄出门,搭地铁到城里转转。他倒了两次地铁,在什刹海站下车,慢悠悠的走到鼓楼边上的一家老北京早餐店里。蓝曦臣当时还有随手发朋友圈的习惯,对着店里的人山人海和桌上的一碗炒肝拍了两张,没注意到下面自动开了定位就发了出去。他吃完新的品种的早饭带着手机钱包出门,还没等走到烟袋斜街,就接到江澄的电话。


他们当时只是最最普通的同系师兄师弟关系,他比江澄大了两届,没有在一节的课,最多混了个脸熟,在社团活动上偶尔见面。联系方式是在迎新的饭桌上交换的,蓝曦臣作为社团团长后来也专门存了江澄的手机号,但话倒是没怎么说过,他有的时候能在教学楼下面看到江澄匆匆推着自行车的身影,也在冬天结冰时的未名湖畔见到他小心翼翼的踩在冰上和石舫合照的样子。文科院系男生本来就少,在同级群的八卦里轻轻来又轻轻的走,蓝曦臣的导师也向他提起有个姓江的新生挺有能力,一来二去对号入座,在这通电话之前,蓝曦臣对江澄的印象还停留在只言片语上。


他看到来电提醒的时候倒是有点惊讶,毕竟他们的关系只停留在点头之交,但他还是接了。江澄的声音传过来,带着一点窘迫。他说,蓝师兄,打扰了,我看到你的定位,我的位置离你不远,但是我有点走丢了,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路?


蓝曦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在梦里复制下来这段通话内容的,但他想,如果没有这一通电话,有些事可能毫无进展,而他也没有机会了解到一个这样的人。朦胧诗派的诗人在笔下写,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他年少时读到这句,不解其意,誊抄在笔记本上,任由时间为它盖上一层浮尘。而如今回首过去,没有后悔,只觉得些许遗憾。时间带给他的太多又带走了太多,现下的他想起鼓楼,联想到的是堵塞的街道和难以寻找的车位,而过去的天空是湛蓝的,雾霾尚未到来,二十一岁的蓝曦臣接到了一个电话,在无意识时触发了隐藏内容。无知者无畏,他带着一股年轻傲气踏上征程,如果让现在的再选一次,他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蓝曦臣照着对方发过来的地点解救了学弟,他们都是独身出门,刚好结个伴。大概是中午十二点的样子,两个人沿着南锣鼓巷走,在巷子深处随便解决了午饭,之后又绕道后海什刹海那块权当饭后散步。北京的三月份较为友好,杨絮还没出现,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两个人对于景色倒没什么看法,倒是对什刹海门口的看起来像山寨的星巴克比较感兴趣。后海酒吧一条街的名声远扬,他们去的时候时间不敢巧,一家挨着一家的门紧闭着,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夜间营业,只有一家清吧开放,男歌手拨弄着吉他,用沙哑的声音唱富士山下。露天的台子,歌声传出去很远。江澄走在他身边,用鼻音轻轻哼着歌词,连着蓝曦臣自己的脑海里也开始一遍遍回放。他不会粤语,就在心里一句句翻译成普通话,翻来覆去,就剩那段“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谁能料到,这句歌词倒是真的预示了未来。


他们开始聊天,从家乡聊到学校,并就着“未名湖里到底有多少只鸭子”展开辩论。这种无意义的对话当然是没有结果的——最后他们倒是走得有点累,随便进了一家甜品店,两个大小伙子面面相觑,最后照着菜单点了两杯红茶和两块抹茶千层,甜的不行的时候就着茶吞下去,也算是光盘了。最后他们踩着暮色回到学校,在不同的宿舍楼层分开,挥手道别。


因为这次阴差阳错的结伴,他们后来的交集渐渐多了起来。江澄会在食堂碰到蓝曦臣时扯两句班上的事,再抱怨一下导师给的课题,偶尔还会特意帮他留他喜欢的菜。蓝曦臣宿舍和江澄的宿舍就差一层,两个宿舍一起组队打本,团体关系紧密不少,以至于他们出门攒饭局的次数更多了。他们俩比较靠谱,通常不喝酒只吃饭,紧接着搀扶各自宿舍的人回去。后来这种双人饭搭子的关系保持了下来,有的时候单独出去,不过后来多了蓝忘机和魏无羡这一对,也就是知道他不能喝酒的另外两个人。有一次他误喝了一杯,最后是江澄送他回的宿舍。听室友事后描述,他拉着江澄的手不放人走,紧接着开始说话,也没人听得明白他在颠三倒四的说些什么。江澄怕他不舒服便照顾了好久,踩着宿舍铃才不得不回去。他当时心下一紧,有点害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但隔日他见江澄对他的态度没有改变,才最后放宽心。


相比之下,他之前在和同事的饭局上的表现堪称完美,不仅没有说胡话,也没有认错人,更不会拉着他不让走。大概是知道有的人回不来,也就不再庸人自扰了。


命运的安排也倒是神奇,蓝曦臣自觉他情感表达的方式相当内敛,有话要拐弯抹角的说出来,一片弯弯绕绕砸过去,也不知道收件人听明白没有。相比之下他弟弟和魏无羡的相处模式简直清晰明了,他只有羡慕的份。


不过一场温柔旧梦。


而后他一路无眠,飞机舱里安静无声,蓝曦臣伸手打开电脑,看着黑屏发呆。他忽然觉得眼眶发酸,用手去揉,没有眼泪,但也毫无缓解的迹象。


后来倒也没发生什么大事。蓝曦臣保研继续留在本校读书,还是读原来的专业,最大差别就是搬了一栋宿舍楼。江澄小他两届,在蓝曦臣研二那年江澄大四,心力憔悴的准备出国,成绩没问题,但是漫长的申请期过于磨人。文书一交就等邮件,是录是拒的权利全权握在大学手里,无迹可寻,宛如一场玄学大会,全靠运气。大学这段时间没听说江澄谈女朋友,估计是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感情问题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他学业繁忙蓝曦臣不好打搅,他自己的学习也不轻松,连着好几门考试凑在一起,也就先把江澄以及他理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放在一边。


是喜欢吧,若即若离,如果对方有一些回应的话他会很高兴,两情相悦是最好的结果。刻骨铭心不至于,可是他所付出的东西实则发自肺腑。就像他出于兴趣写了一篇文章,就剩下一段结尾,结果电脑自动关机,再次打开之后文档一片空白。他记得开头记得故事发展情节,也可以再写一遍,但在上一篇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精力和感情,可是还要从头来过。


爱情难以定义,有人说,在路上看到一棵奇形怪状的树,第一件事情想要告诉喜欢的那个人。蓝曦臣觉得爱大多是沉默的陪伴,彼时江澄每天在图书馆里枯坐,蓝曦臣做完手头的事情便去寻他。也不是真的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觉得他能帮到的地方太少,唯一能给予的只是陪伴。多少次他看着江澄的眼睛,情绪填满每一处角落,刻意的克制自己才能勉强吞回那些听起来就像表白的句子。而江澄只是听着,他的表情并不生硬,连严肃挂不上一点关系,但那种近乎温和的残忍却明明白白的告诉蓝曦臣,他不需要。


江澄是明白的,他很聪明,他怎么可能不懂——而彼时他需要的不是爱情不是陪伴,而是面对未知未来的勇气,以及坚持梦想的决心。本质上他们是一种人,蓝曦臣理解他欣赏他,于是自觉离座,站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远远鼓掌。江澄如愿被他心仪的学校录取,在他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蓝曦臣陪着他走到校门口,他们慢慢的走,眼前都是熟悉的景色。蓝曦臣看到翻尾石鱼和石舫,看到博雅塔以及数不清的单车。越靠近大门,就能看到越多脸上带着青涩的学生和家长,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远方未知的未来。北京的风向来不留情面,即使是夏天,它也席卷着带走一切情感,连带着没有结果的一腔爱意,抹去所有痕迹。


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释怀的了。或许是有过什么的吧,但在最初心动之后的频率始终无法对接,像一杯凉水和一杯开水并排放着,开水的温度沿着杯壁传过去,凉水渐渐变温,而开水最后一丝温度也消耗殆尽。





TBC

——————————

这个更新速度可能要达成我的群称号了(。并没有)想推歌....大家一定要记得我咸鱼的本质!

要交代的太多,上中下肯定是写不完了......

我的文里第若干次出现食物名称,不行了,准备吃点东西冷静一下

不要慌张,让我想一想这个刀怎么能做到吃下去之后有糖的效果(ntm



评论(7)
热度(89)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