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无可诗意 中下

*OOC预警,全文无逻辑,没法深究。


前文链接:     

 产出目录

本章BGM- City Of Stars


——————————

【曦澄】无可诗意 中下


“我也曾在你的故事里歌唱 我想我记得 我想我忘了”——《如梦之梦》


江澄和蓝曦臣都对彼此挺上心的。蓝曦臣想,如果时间再充裕一点,如果他再稍微耐心一点,来一场温水煮青蛙,这样下来,这段朋友关系从友谊的小船变成爱情的巨轮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不过事后诸葛亮毫无意义,因为实际情况是他心里的小人率先举起白旗,对他说,事到如今,小船还是巨轮都不重要了,你又没有说出口,沉了就沉了吧,错过就错过吧。


有一次他们被一条街之隔的学校的师兄叫过去参加他们的展览开幕式,周六早上十点,地点是艺术博物馆。师兄语气诚恳,他们无法推拒,最后还是去了。江澄和蓝曦臣平日里不太去隔壁参观,顺着手机地图走了半天,迷失在一排又一排教学楼里。在和THU艺术博物馆的相比之下,PKU的赛克勒博物馆简直就是袖珍可爱型的,连同校园大小也是。两个人起了个大早,本想着提前逛逛,结果被不熟悉的地形所折服,卡着点才进馆。江澄笑他说没想到堂堂文物爱好者协会会长居然是个路痴,说出去估计没几个人会相信,八卦之风估计是兴起不了。蓝曦臣也不计较,任由江澄打趣,心道也不知是谁在鼓楼都能走丢。


两个人过去给开幕式捧场,但展览的内容具体是什么他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展柜里有几个色彩奇特的瓶子,排在他前面的女生小声对同伴说这叫什么皇家农家乐画风。其实他的大多数经历也是如此——没什么印象深刻的大事,细枝末节过不了多久就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短暂片段。蓝曦臣和江澄又顺着人流参观了雕塑展和画展,频频感叹果然馆大就是不一样,连出口还能带一个文创纪念品商店。从展厅里走出来,蓝曦臣眼前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江澄的那个笑。他们顺着东边的侧门出了学校,走了有两站公交车的距离到宇宙中心去。江澄边走边刷攻略,大多数餐馆他们都去过,有的甚至还去了不止一次,烤肉潮汕粥川菜粤菜北京菜层出不穷,现下想找个新的地方也是不容易。江澄看到有一家新开的重庆火锅店,嘴上安抚着蓝曦臣说我们点鸳鸯锅清汤的全归你,实则完全不给蓝曦臣选择权,拉着他就去。等锅底端上来蓝曦臣才惊觉人家的鸳鸯锅就中间一点白汤,煮了没两分钟辣味传过去大半。江澄兀自吃的开心涮得高兴,连蘸料里都放了辣椒酱。服务员看到蓝曦臣吃一口停五分钟,贴心的拿碗倒了凉水给他,让他过一遍水再吃。江澄像是进入了无人之境,夹起最后一片鸭血裹上干辣椒,才发现新冠上路痴头衔的人辣得一直在倒吸凉气。他总算有暇停下顾及一下形象,借着去洗手的缘由拿着钱包出去,绕了一圈回来到收银台,碰到拿着小票的蓝曦臣,两个人面面相觑。蓝曦臣把他的大衣递过来,另一只手拿着他的围巾。江澄把钱包收回去整理好外套,舒一口气,又接过围巾戴上。


然后他说,蓝曦臣你怎么这样。他想绷住严肃的语气结果自己先笑场,蓝曦臣也跟着笑了,他伸手理了理江澄的围巾,说,那还是得求江澄同志大人有大量原谅一次了。江澄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倒吹进来的风呛得咳嗽起来。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不知疲倦,沿街的店铺放着情歌,声音落地坠入尘土,风起时他们衣角翻飞,沿街掠过枝条枯叶。


到后来偶尔回想,蓝曦臣竟然觉得自己的运气挺好的,不然怎么能遇到江澄。但他是无意穿堂风,他是他必经的那条长街,风稍作停留又再次上路,再也没有回头过。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爱慕者有之,彼此欣赏者亦有,不过是能携手相伴的太少。关系交错,休息一段之后又上路各奔前程。他后来暗示的那么明显,对方却毫无回应,说是不喜欢没感觉的话,也算是解释的通了。



飞机平稳着陆,蓝曦臣花了近一个半小时入关拿行李,在机场门口坐shuttle bus到酒店去。时差暂时还处于潜伏期,他清醒的check in,把箱子打开,他倒是给江澄带了东西,林林总总一袋子,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就是些平常用的上但是在境外不太好买的东西。他把整个袋子拿出来,在箱子底部看到一个小小的棕色钱包。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放进去的,他从没有用过它,三年多过去,它也依旧崭新如初。他收到这份礼物是二十四岁生日的晚上,蓝曦臣请了江澄魏无羡和蓝忘机去吃饭(当然不是川菜湘菜),等回去之后江澄才掏出来一个盒子,叫他回去再看。月色朦胧,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还是笑着道谢。等会到宿舍拆开发现是一个手作的牛皮钱包,盒子下面压了一个信封,上面简简单单的写着“生日快乐”,信里说礼物简单难表心意,感谢一直以来的照顾,落款江澄。折叠款的钱包摸起来有点硬,蓝曦臣看到皮子上有浅浅的卷云纹,也不知道是怎么印上去的,花了多长时间。他没有打开钱包,而是把盒子复而盖好,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打开过。送这份礼物的人一定很用心,但他用了太久才感受到。蓝曦臣拿着钱包站起来,鬼使神差的把它放进他随身带的公文包里。


镜花水月一场,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记得。


之后他洗了个澡,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片灯光,怔了一会儿才有一种与江澄处在同一座城市的真实感觉。这时手机屏幕刚好亮了,江澄估计是算好了时间,在微信上问他不如明天中午小聚,下午一起出去逛逛。他拿过手机回复说好,那边贴过来一个地址,约好了时间之后互道晚安,实则谁都不会去睡。蓝曦臣翻身把手机充上电,深感自己不行。旧友相见哪里有像他这样的,一点陈年旧事就引起波澜,听闻一点风声就犹如惊涛骇浪,他笑自己越活越回去了,遇到了点小事就慌乱了手脚。时差带来的困意来势汹汹,蓝曦臣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软件页面发呆,对话停留在那句“晚安”上,他笑了笑,等头发干了之后关灯睡觉。


照理说多年不见怎么着也应该事先激动一阵,但蓝曦臣睡的很好,睡眠时长是近两年的记录。他一直以来严于律己相当勤勉,更何况他如今从事的行业并不是他大学的专业,半路出家,要付出的是更多的努力。他某次回学校,故地重游,兜兜转转走到图书馆门前。当时教过他的教授刚好走出来,拉着他回办公室聊天,言语间全都是对他没有从事相关行业的惋惜之情,又说这么久以来也没遇到过几个你这样的好苗子,小你两岁的江澄倒是真不错,有能力申请上top10的研究生,也不知道在国外怎么样了。他当时笑了笑应付过去,说江澄志存高远,自己又上心,肯定没问题的。


其实他们当时早都没联系了,但蓝曦臣还是这么坚信着。


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江澄是否像他说的那样潇洒。


第二天一早蓝曦臣起来时已经九点了,他在酒店解决了早饭,快十一点的时候出门。江澄发给他的地址离酒店不太远,他买了地铁票,到站之后停停走走,也没觉得耗了多长时间。他手里拿着公文包和给江澄带的一整袋子物品,一路向downtown走。他之前为了出差旅行都来过纽约,出差公务繁忙,旅游也是走马观花,从没有这样在大街上没有强烈目的性地走过。这个季节的空气中略带寒意,蓝曦臣走着,看到几乎每隔几个街区就会出现一家星巴克,里面的人流量和国内比毫不逊色。


他忽而想起那年春天的什刹海。



TBC


——————————

本文有巧妙的小数点后计章方式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质问三连 

我就是来安利话剧《如梦之梦》的.....海豹旋转跪地卖安利!


评论(21)
热度(90)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