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北地无风 一

*三月快乐!一个短小的更新,预警照旧,没有逻辑,无法深究。


*上接《无可诗意》(  中下 ),看我能不能圆回来(



 产出目录

————————————————————



【曦澄】北地无风 一



01.

他回来了。

久别故土通常是感慨良多,江澄也毫不例外。读完研究生,做了实习,海岸那边的自由女神下仿佛没有什么可以留住他了——可能除了新鲜空气。倒也不是哪里好或者不好的论理性终极问题,只不过是突如其来的灵感乍现,随即付诸行动,或许在遥远的某日他会想起过往,进而捶胸顿足,但当下他并不后悔。有人说,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江澄退了租来的公寓,把自己过去两年生活的痕迹尽数抹去,塞进纸箱里。乡愁啊,大概就一个二十八寸行李箱那么大。

小的时候总是尝试分辨对错,实则所有都是环环相扣,在两者择一的情境下,个人的责任在于承担选择所带来的后果,并且沿着这条小径走下去。

两年以来的假期基本都留在学校度过,间隙回国寥寥数日,比起重归故里,他更像是背着双肩背包的游客,短暂停留一天,再回到他应在的生活模式里。

江澄在回来后感受了一下先进的手机支付,搭乘新修好的地铁线路,并且成功的把自己弄丢在新修的地铁站里。明明是他从小到大长大的城市,九年义务教育和三年高中生活让他对W市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最后在自己的地盘迷失,这可是他从没想过的事情。

好吧好吧,江澄最后叹了口气抬起头,走到地铁口向安检员询问目的地方向。对方看起来像是处理过上百个像他这样的迷路者,先是满带耐心的聆听了问题,随即露出了了然于心的表情,三言两语就解答了困惑。江澄点头谢过,脱口而出的差点是thank you而不是谢谢。他沿着安检员指的方向走过去,扶梯上行,刺目的阳光带来一阵眩晕感,江澄把手挡在眼睛前面,光影交错间,他忽而想起,似乎某次他在走失时候给某个人打了个电话。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大概是手机地图还没有研发到像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那个人穿过胡同来找他,鸟鸣声夹杂在沙沙作响的树叶里,他走过来,风卷起柳絮,周身带着的是春天的气息。

已经过去很久了。



江澄,男,二十五岁。硕士研究生学历,海归身份,目前投了几封简历,正在等结果。

上面这句话是江澄绞尽脑汁后想出来的,最能概括他当下状态的总结了。从毕业到真正工作中间通常有一段空窗期,江澄把简历投给了W市和北京的单位,面试也做了一些,现在的主要生活日常就是在家里呆着,干什么都好。这种日子倒也算是恍如隔世,每天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时天光大亮,父亲坐在沙发上读报纸,母亲正准备敲开他的门叫他吃饭。

江厌离最近回来,带着江澄的外甥金凌。三四岁的小男孩皮的很,走路摇摇晃晃,还特别喜欢制造噪音,大声说话,通过这种负面方式获得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这天江澄单独在家带外甥,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哄着小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对面的女人说你已经被录用了,确认邮件会在三天后发出,欢迎你的加入。江澄愣住,他觉得在这一瞬间就像处于真空状态,真实感受和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相差无几。

晚饭时他把这个消息向全家人宣布,金子轩风尘仆仆地进门,好消息听了没一半,便问江澄,这单位是不是前一阵子特别火的纪录片的那地方,就是修文物的那个。

江厌离扯了扯金子轩的衣摆,用眼神示意他说话注意点,通过过往经历来看,这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通常是不互相呛两句不舒服的。不过今天倒是例外,江澄不仅没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甚至还心情颇好的回答了一句,是啊,术业有专攻,地方是那个地方,区别在于我不会修文物而已。


02.

江澄花了一周收拾行囊,再次回到他读大学的城市。他的多年发小魏无羡在毕业以来一直留在北京,和蓝忘机的日子过的不错,工作也一路平稳上升。江澄拨了个微信视频过去,把消息告知,那面当即就下了保证,租房大小事宜一把抓,一定能让他拎包入住。

江澄拿着房子的钥匙,站在门口,感叹自己的发小到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用,不枉他多年以来不离不弃。因为工作地点的原因,魏无羡帮忙找的房子坐落于二环边的某个老小区里。居民大多都是老年人,生活便利,邻里关系密切,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电梯。不过三层楼算下来其实也还好,走上走下不算费力。

工作方面进展也还不错。江澄在上班第一天收到了自己的胸牌,同事们过来和他打招呼,告诉他基本工作内容和要求。窗外红墙绿瓦,雾霾散尽,游人如织。江澄深深吸了口气靠在办公桌边,手轻轻抚上这姑且算是古物的墙面。

他这也算是圆梦一次了。江澄看着窗棱,高高的宫墙沉默的伫立着,偶尔传来乌鸦的叫声。其实在他的专业里走向社会的、稚气未退的学生里,能真正从事这个行业的寥寥无几,小部分人因为梦想而坚守,但剩下的大多数人选择转行,读研的去学更具有针对性的学科。用爱发电理论上可行,但现实的面包可望而不可及,取舍之间尘埃落定,孰是孰非更是难以判断。

比如他的父母从没想到他会坚持这个行业,就像所有人都没想到蓝曦臣最终没有选择它一样。

如果人能算作物件,江澄想,自己大概和它一样,被蓝曦臣抛到某个记忆深处的角落里了吧。

如果没有什么小概率事件发生,他们会永远处于朋友圈点赞相交的层面上,多年后再回想,只剩下模模糊糊的一个轮廓,背景是一片在城市里的海。

03.

生活在正轨上缓缓向前,夏季过了大半,知了不知疲倦地在树上呱噪,空气干燥,太阳炙热,暴雨来得毫无预兆。江澄急忙推着小黄车跑到房檐下避雨,他身上湿了不少,头发淋了雨贴在额头上,平白添了减龄的效果。这是个购物区,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此刻都跑回商场里等着,有些人撑起伞(或许他们习惯于查看天气预报),还有一些人固执的奔跑着。

这里离着江澄租的房子不远,地铁站到他家还有一段距离,城里房子的通病。他骑着车,本来就要到家了,结果被突如其来的雨拦截在半路,心情有点烦躁,一心只盼着这场雨赶快停下。水珠滴落到他脸上,江澄闭眼擦了擦脸,或许是他太过用力,睁眼时眼前略微有一些重影。雨势小了些,人群慢慢流动起来,江澄觉得自己好像隔着马路,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常常在他脑海里出现的、属于蓝曦臣的侧脸。他扯了扯自己的包带,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把自行车扶起来推到房檐边。他在心里为自己即将被雨水浸透的衣服默哀三秒,正准备一鼓作气骑出去时,他听到有人拨开人群靠近过来,紧接着,身后传来一个略带迟疑的声音。

他说,是江澄吗。


TBC.


本次更新没有出现食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抱拳

评论(23)
热度(156)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