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北地无风 四(完)

*写完了!圆回来了圆回来了,之后再补一个后记好了....这算不算一个中篇啊)


上文:    

 产出目录


————————————————

【曦澄】北地无风 四(完)


蓝曦臣醒来之后最清晰的感受就是颈椎疼。他撑起身体,发现自己穿着昨天的衣服,领带乱七八糟,衬衫的褶皱尚且在可以挽回的范围内。头不太疼,脖子僵硬得像老化的机轮,他低头,发现自己被茶几围住,上面还有一只猫盯着自己,拖鞋不知去向,感到奇幻。


装潢摆设很明显不是他的房子,等到理智回笼再仔细将记忆归档,自己被江澄带回家这件事的原貌几笔就能勾勒出来。他踩在地板上将被子叠起来,推茶几的过程中发现它下面还将将卡了一个懒人沙发。猫转移阵地,蹲在沙发上盯着他,圆圆的眼睛里带着点说不清的情绪。蓝曦臣想弯腰摸它,但又不知道怎么称呼,刚伸出手就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


“早。”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江澄把钥匙放在鞋柜上,换上拖鞋走进来,把手里的早点放在餐桌上,“洗漱用具放在卫生间里了,毛巾用那条浅蓝色的就行。你的车钥匙给你放好了,到时候记得拿。豆浆你要不要加糖?”


他这句话说的太顺溜,语气太自然,刚一出口就愣了。蓝曦臣也愣了一下,旋即调整好情绪:“不加了,多谢你。”


江澄转身进厨房低头拿餐具,蓝曦臣去洗漱,两个人坐在一桌吃了早饭。豆浆配鸡蛋灌饼,典型的北方早餐,味道主要是咸,大部分店家还会加辣椒。蓝曦臣看了他自己的那份,里面一丝辣椒的痕迹都没有,心情有些复杂,也有点不知所错的迷茫。江澄知道他的口味并不奇怪(鉴于他们当年多次下馆子的饭友情谊),但自己再微妙的一解释,就觉得哪里都透着点不对劲的意味来。他暗自压下心中的想法,与江澄相安无事地在同一张餐桌上共用早餐。


就像他曾经想象过的那样。


之后他们联系渐渐的又多了起来,即使两人再也没有像大学那样专业相同,在工作领域相差甚远的状态下还能有话聊,也不知道是谁的有心或无意。江澄会邀请蓝曦臣去参观院里最新的展览,带他找著名的猫主子,还有附带的专业讲解内容。蓝曦臣欣然接受一切,他在某天走在路上,看到街边有一棵树被修剪得乱七八糟,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直接拍了一张发给江澄。他暗道不好,刚想撤回就收到新消息。那边回复的很快,先是跟了张橘猫表情包,上面写着“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其实那张猫脸拉了好长,随后跟了一条语音,蓝曦臣点开,听到江澄的声音隔着几公里传过来,像春风一般吹在他心上。


是否心照不宣这件事情暂且不谈,但他们都有意无意地像彼此靠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魏无羡旁敲侧击的从江澄这儿打探消息,然后再向蓝忘机那添油加醋的描述一遍,再联想回大学时期他发小和男朋友哥哥的种种,只觉心满意足,保存了一个表情包,上面写着“我同意这门亲事”。


这表情包暂时还没发出去,不过应该是快了。出于自己对江澄的了解,魏无羡知道他向来是一个长情的人,一件事情势必做到底,刀子嘴豆腐心,耳根子也软。魏无羡还想过江澄是否会遇到让他心甘情愿栽倒进去的人,不过现在看来,即使窗户纸还在,但终归在他们中间有一个小孔,无须窥探,就能知道彼此的想法。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在彼此眼里没怎么变过。江澄出国之后苦练厨艺,回国之后晚饭基本自理,据本人说,除了省钱还能放松心情。他之前相当嗜辣,辣感是痛觉神经,再长大一点明白饮食辛辣对身体不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不止眼前的枸杞,还有远方的保温杯和泡脚盆。养生倒还不至于,但至少他对自己上心了点,熬夜能避免就避免,即使心里吐槽没有辣椒一切都寡淡无味,做饭时还是乖乖控制住手,少油少盐,拥抱健康人生。


也不知道是被谁影响过。


蓝曦臣受邀来他做客,猫第二次见到他,少了些提防,但还是不甚亲近,远远的在地板上坐着看他。江澄泡了两杯绿茶拿过来,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蓝曦臣在夜晚的灯下像是看到了那个在鼓楼迷路的小学弟,眉眼依旧,说话方式和从前相差不大,像只刺猬那样,外表有刺,对着信任的人才会露出柔软的肚皮。蓝曦臣希望他处在那个范围之中,以什么身份都好。


和外人想的不太一样,江澄在面对一些自己真心决定的事情时会意外的坦诚,即使那种距离感一时半会拿不掉,但文字游戏这一点,蓝曦臣玩的比他要好。这次再重聚以来,蓝曦臣觉得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双箭头的迹象隐隐冒头,他暂时不敢确定,却在某一天阴差阳错的解惑,叹息自己错过太多。


那天他早上从江澄家出来,在电梯里钱包从侧兜里滑落。蓝曦臣弯腰捡起来,一直拿在手上,坐上自己的车才准备放回去。那天阳光很好,卷云纹显得愈发明显,他一瞬间福至心灵,觉得有什么真相即将破土而出。借着光,蓝曦臣发现夹层里隐隐约约有线头的痕迹,他之前从未注意到过,于是把夹缝拉开,看到了自己和江澄名字的首字母。


意图是什么,几经联想,不难猜出来。


那些炙热的感情还没得到回复,蓝曦臣自知自己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失去了放手一搏的勇气,他发现的太迟,压抑太久,现在只希望这一切都还来得及。


猫跑过来,跳到江澄膝盖上蜷缩起身体。在这一瞬间,蓝曦臣不得不承认,他还爱他。咳嗽、贫穷和爱都无法掩饰,时间流逝大概是他说服自己的一种方式,感情没办法骗人,他不想蒙蔽自己,更不想借此伤害他人。


“这么久以来,你有没有过什么遗憾?”蓝曦臣犹豫了一下,随即问道。


江澄抬起头,目光落在蓝曦臣的眼睛里。他在片刻间读懂了对方的眼神,答案在唇齿间百转千回,他想说没有,但遗憾正端坐在他面前,此时就是最好的时机。


“遗憾大多是没有意义的,时光无法倒流更不能从头再来,”江澄顿了顿,“但我错过了一个人。”


他停住,眼神不再逃避,定定地看着蓝曦臣。


他无声的在心里说,是你啊。


“我迟到了太久,”蓝曦臣道,“如果再早一点,我在那天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我看到钱包里的字了,”他又补充道,在江澄一瞬间愣住的表情里倾身向前,“它们……还算数吗?”


他们离得太近了。江澄没由来的感到焦躁与紧张,保险丝几乎被烧坏,他用残存的理智把蓝曦臣的话拆开合上再解读,得到的结果相同。他的视线游离,垂下眼,感到对方温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脸颊侧边。


就这样吧。语言在此刻苍白无力,他一闭眼一横心,反正他都知道了,端着也没什么意思。江澄主动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将手插进蓝曦臣的头发,像排练了千万次那样吻上他的嘴唇。蓝曦臣伸手抱住他,此次不同与以往他们以朋友身份的所有拥抱,他用力很大,像是要把江澄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一吻结束,他们额头相抵,呼吸近在咫尺。亲吻像誓言又像烙印,将未曾说出口的话尽数表达。


他们都想起很多很多过去的事。那些过往与学业有关未来有关,他们精打细算,唯恐出现差错,违背心意难以忘怀,好在一切都来得及,算不得补偿。像大学校园里的自行车,课题和博物馆,著名景点和辣味火锅,这些都被蒙上一层薄灰,但他们的手终归牵到一起。


十指相扣,来日方长。


窗外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谱一首简单的歌。





END



评论(11)
热度(172)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