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曦澄】漏网之鱼

*一个关于隐瞒的小故事。复健一下,发现我已经没得救了.......

*双皮奶不能收买魏哥,但能收买我(滚


 产出目录

————————————————

【曦澄】漏网之鱼



魏无羡觉得自己正在面对一个非常艰巨且难以达到的任务。


他刚刚结束了自己长篇大论的分析,用一句铿锵有力的“蓝曦臣一定有问题”作为结束语,在尝试夏洛克上身之后单手打开一罐汽水,用极其真挚眼神环视了小房间里的几个人。


“好了,”温情率先站起来,用手把头发拢起来。持续的连轴转给她的眼下带来一抹青黑,香水早都消失在空气里,过量饮用美式的后果是她整个人闻起来像一个移动的咖啡胶囊,“蓝曦臣要干什么就随他去吧,他如果脱团了也不能帮我完成年终总结,而且我看他也没耽误什么事情。”


“这难道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案例与案例之间我们要区分,绝对不能同步分析,”聂怀桑一改往日里懒懒散散的模样,他把椅子往前拉了拉,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备忘录,上面红红蓝蓝的画了一片,箭头指示着人和人的关系。他顿了顿:“根据我长时间坐在蓝大哥附近的观察经验——别这么看着我——他最近看手机的次数直线上升,而且他之前从来都比我早到,现在不都是踩点打卡进门。”


“江澄和我到的时间差不多,我们还经常能在电梯间遇到,”温情把手臂抱在胸前,“但现在他也卡点打卡,这除了交通堪忧以外也说明不了什么。我觉得你就是太闲,说白了,人家也没有真的迟到。”


魏无羡举双手投降:“我不应该在你赶总结的时候谈论这种时间问题,快,把锅给我背上!”


他和聂怀桑目送着身后自带赶死线圣光的温情离开,等玻璃门和上,两个人对视一眼,读到了彼此眼里同样的一句话。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所以你想问我,蓝曦臣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江澄叹了口气靠到茶水间的冰箱上,表情有些无奈,手里端着刚刚泡好的绿茶抿了一口。


“对啊,你们两个关系一直挺好的,我暂且还没有直面询问当事人的勇气,所以就来探探你的口风嘛。”魏无羡说,完全没有隐瞒自己语气里露出的强烈的八卦的兴趣。“他谈恋爱不告诉我就算了,连你都不肯说了?”


“我不知道。”江澄停了两秒钟说,眼神飘忽,“更何况他要脱团也不是和你脱团,你怎么不问问蓝二是什么想法?”


通过多年发小的彼此了解,魏无羡能够肯定,江澄一定是隐瞒了些什么。他从小就这样,在尝试囫囵掠过某件事时眼神会转开,凝视一个远处不确定的点,说话时还会犹豫,就像他现在这样。


“你的手已经伸到关爱大伯子交友这方面了,覆盖面也真的是广。”江澄又补充了一句,他背过身去往杯子里倒热水,留给魏无羡一个侧影。“具体的话你不如去问问本人,我说不明白,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他在位子上。”


“那你呢?”


“我什么我......”江澄放下水壶,“我兢兢业业的工作去了,走了走了。”


“逃避问题扣十分,我们之间不是说好了要团结友爱一致坦诚,手拉手共同登上巨轮,开往幸福快乐的未来吗!更何况你现在来的比我还晚,难不成是瞒着我出去玩了?而且我从来没见到你喝过绿茶。”


最后一句话倒是真的。年轻人向来热衷碳酸饮料,公司里的冰箱从可乐到雪碧一样不差,数量最多的是各类茶类饮料,夹缝中偶尔有一两瓶酸奶,但热水泡开的绿茶绝对不在此范围内。前一阵子大家跟风说要养生,实际做到在空调房里不喝冰镇饮料的只有蓝曦臣。更何况江澄手里的那个瓷杯子看起来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而我们之间最大的隔阂就是,你在本该为GDP添砖加瓦时出来开小差,影响我的工作效率,扣你二十分。”江澄回到,“你还开展了帮忙治疗失眠的新业务?”


“好吧好吧,”魏无羡见他挖料无效,率先举起白旗,“走了,不影响你工作了。”


魏无羡确实没有直面询问别人感情状况的勇气,但这不代表他会轻易放弃想要追求真相的心。他坐在蓝曦臣背对着的座位上,在坐下之前回身,看到向来的劳动楷模在回复微信消息。魏无羡粗略的一眼扫过去,在蓝曦臣收起手机之前看到那个人的头像是紫色的,联系人名字那一栏写的是亲爱的。




是真的有状况。魏无羡拉了个群聊,把温情和聂怀桑拉进来,想了想,又拉了江澄。他坐下,把黑屏了的电脑再打开,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数字叹了口气,把八卦之风抛弃到脑海之外。他殚精竭虑地盯着报表两个小时,核对得不想再让数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午休时间到了,他托同组的小哥带了份干炒牛河的外卖,等饭菜的香味传到鼻子里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肩膀和脖子已经肌肉僵硬,他低头揉了揉脖子,把桌上的纸张清开,往外卖盒下面垫了几张纸,这才伸手临幸自己抛弃多时的手机。


微信群里一片安静,只有聂怀桑在最开始发了个“我同意这门亲事”的表情包,即使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江澄是最近回复的那个,内容简洁,只有一个问号。魏无羡掰开一次性筷子,横放在牛河上,添油加醋的描绘了一遍他不小心窥看到的手机屏幕,即使真的没有任何透露身份的信息。聂怀桑走过来,送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没在群里回复任何消息。


温情像是突然诈尸起来,鼓励魏无羡勇气可嘉,并且夸赞他在死线将近时还有时间苦中作乐的心态。魏无羡没心没肺的笑起来,手一滑,点到群成员的界面,看到江澄的头像,是一幅大型抽象作品,江厌离刚上幼儿园小班的儿子画的,主题是我的舅舅,内容是紫色的不明线条。魏无羡还记得当时金凌送给江澄时说这是给他画的,后者听到解释之后脸僵硬了一秒,但最后还是做了自己的微信头像。


哎,大概是嘴硬心软的最佳代言人了。


魏无羡解决了牛河,起身拎起塑料袋,把垃圾收拾都装好系紧,拎着去楼梯间扔垃圾。他们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设计得比较奇怪,楼梯间和电梯间连在一起,中间隔了一道门,大垃圾桶也在那里。他推开门扔了垃圾,等再回来时看到江澄和蓝曦臣乘坐同一班电梯上来,两个人看到他之后顿了一下,和他打了招呼,蓝曦臣递给他一个纸袋子,是一家公司附近挺有名的双皮奶店,魏无羡很喜欢,但懒癌分子总是能战胜饥饿的欲望,所以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排队的人群里了。


“多谢,”魏无羡双手合十,决定只在嘴上皮一下,“蓝大哥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要收买我?”


“算不上收买吧,刚才楼下不是特别多,我和江澄就顺便给你带了一份上来。”蓝曦臣回复道,随即开了个玩笑,“如果说收买,一份红豆双皮奶会不会太亏了?”


“没有的事,”魏无羡没想到蓝曦臣会这么说,“蓝大哥你也没什么好收买我的,主要是江澄突然良心记起我喜欢吃的东西,我感激涕零还来不及。”


江澄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差不多带有一种“朕赏你的”的意味。三个人走回工作区,江澄先拐回他的部门,蓝曦臣和魏无羡并排走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蓝曦臣身上的香水味有些熟悉,像是他之前去巴黎出差时在柜姐推荐下买下来的一款,送给江澄的生日礼物。


不过这种撞香也是有几率的,说不定它留香时间长,顺带着还能染到附近的人身上也未可知。魏无羡心情很不错,这种情绪一直持续着,连晚高峰导致的露天停车场也没有损害分毫。


晚上他百无聊赖,开着电脑看了一会儿游戏主播,之后性质缺缺地给江澄打电话,尝试以此消磨时间。他打了一个微信视频过去,打了两次对面才接起来,魏无羡正准备谴责江澄这种不接电话的做法,却意外在视频那段看到蓝曦臣的脸。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蓝曦臣率先打破沉默:“我来江澄家做客,刚才在看电影,没有注意到手机。”


魏无羡冷静的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墙上挂的表,十点四十分,显然朋友做客不会到这个点。蓝曦臣也应该有江澄的手机密码,否则没办法接听视频。他回头看手机屏幕,看到视频那端蓝曦臣穿着的是一套睡衣,背景里江澄擦着头发走出来,看到魏无羡时脚步停了下来。


“承认吧,”魏无羡说,“双皮奶收买不了我了。”





评论(18)
热度(327)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