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睿津】 一如初见(现代AU 短完)

 @琅珆 按国内时间已经27号了,新的一岁也一定要坚定地放弃治疗啊。

生贺小短篇,亲爱的0227生日快乐。

大写加粗OOC,真言情。


BGM:阴天快乐-陈奕迅


——————————————————————————————————

【睿津】 一如初见(现代AU 短完)


 一旦长大成人,每个人回家串亲戚的时候都会被问一些亘古不变的问题。


比如言豫津。人生第二十五年的春节,他依旧没逃过这一劫。亲眼看着身边好友一个接一个的结婚成家,自己笑着送上祝福;和家人团聚时母亲明里暗里的暗示和父亲看着自己身边的空椅子发出的叹息,这种尴尬在串门拜年时更甚。


大年初二的清晨六点言豫津被叫起来去给太奶奶问好,他迷迷糊糊的上了车,一路听着母亲的叮嘱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高楼大厦发呆。 这其实算不上发呆,只不过是放空眼神漫无目的的瞎想而已,想他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样,想他曾经的好友已经模糊在时光里的面容。


归根结底,他只是在想萧景睿而已。


一个远房表哥,对于曾经的言豫津只是陌生的名字和长辈笼统的赞扬——看,景睿又拿了一个奖状,真了不起。就这样一个映在言豫津脑海里的模糊影像,竟与他在大学时相遇,那段有始无终的恋情也好像是他自己虚构出来的一个梦境而已。开始的新鲜感,中间的不和,对方隐忍自己的张扬太久最终爆发的争吵依旧是言豫津心上的一道疤痕。之后就是紧接着赶来的毕业和就职,繁忙的工作让他没有丝毫喘息的时间,这些故事也被渐渐尘封在心底。


那今天会不会遇到他呢?言豫津被自己心底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连忙调整好情绪坐直,和正在开车的父亲讨论起自己生活中发生的趣事。可这依然无法抑制那个声音,如同攀附在树木上的藤蔓,在他的刻意忽视下反而愈发蓬勃。


早上七点三十分,他们终于避开堵塞的车流到达目的地。 太阳穿透薄薄一层的灰色雾霾洒下来,金陵城依然是一个阴天。刚下车言母就拖着言豫津进到大厅向每个人问好,被动夸赞着一些并不熟悉的人和事。走了一圈下来言豫津在脸都笑僵了的同时也听了不少八卦——萧景琰终于当上了大梁集团的董事长并且彻查十二年前的案子,听说也结交了一位好友;穆霓凰马上就要订婚了,穆青也已经接手父业;还有萧景睿,听说要带着女朋友来呢。


是吧,这一切都是言豫津的幻想,萧景睿在没有你的状态下依然过得很好。


他觉得自己有点闷,去盥洗室洗了把脸,之后在大套房的阳台上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流。


这暂时的安静也最终会被打破。言母一把拉开阳台的玻璃门叫他去给今天的寿星,也就是他的太奶奶问好。


“哎,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太奶奶依旧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笑眯眯的递给他水果软糖的那个老奶奶,依旧是那个天底下最慈祥的长辈。这些年她身体愈发不好,现在连人都认不太清楚了。想到这里他心里更难受了,脸上却只能依旧保持着笑容。


“太奶奶你不记得我啦?我是豫津啊。”他走上前看着面容慈祥的老人说,模仿着她原来温柔的语气,“小的时候您老是给我拿大人不让我吃的糖和糕点呢。”


“是豫津啊,”对面的老人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他,“怎么瘦了?”


她又像是自顾自的接上了一句话。“我也好久没看到景睿了。我现在让别人把他叫过来。”


还没等言豫津反应过来,老人已经叫自己的儿媳妇去把萧景睿找过来。


他完全没做好任何心理准备。即使那段失败的感情已经过了那么久,可是言豫津依然没有完全放下。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马上就会出现在面前的那个人——难道他要笑着像傻瓜一样说好久不见或者沉默的一言不发?


门骤然被推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逆光快步走进房间。


萧景睿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他好像瘦了,头发也变长了,身影陌生的让言豫津觉得见到他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言豫津看着萧景睿和老人家聊天就突然很想笑。他觉得自己好像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站在教学楼门口等他,他们中间没有隔着那么久的分离,而只是教授布置作业的五分钟而已。他还是那个拉着萧景睿在林荫大道上蹿下跳的言豫津,他们还可以肆无忌惮的笑作一团,而不是和两个陌生人一样相对无言。


“豫津你这是怎么了?明明小的时候和景睿玩的那么好。来,快过来。”


他伸出手,老人像二十年前一样递给他一块茯苓酥。


萧景睿想必在屋外就受了别人的叮嘱,所以并没有否认老人的话。其实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的入学仪式上,正好错过了从小打闹的时光。


“景睿豫津,你们到太奶奶跟前来。”老人拉过他们两个的手把它们交叠在一起,“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照顾对方,不要老是发脾气。”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看着他们交叠的手掌继续说道,“不要再辜负对方了。”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言豫津不知道是怎么过下来的。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问话,甚至在被询问的时候说自己已经结婚了。他的大脑已经无力思考关于任何他经历的事情,除了刚才交叠的那只温暖的手。言豫津恍恍惚惚的往外走却差点撞上墙角,被紧随他之后的那人拉住胳膊。


“过了那么久你还是这么不当心啊,”那只手的主人带着笑意说道,“要不是没有个人看着你果然还是不行啊。”


言豫津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那个声音结束尴尬的沉默。“那年争吵之后你直接换了号码离开这座城市,本来想好好道歉的可是我完全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对不起。”


他回过头,看着自己一直深深埋在心底的那个人站在面前。压抑的感情好像种子在经历漫长的严冬后终于迎来了春天和煦的阳光后疯狂蔓延,他的喉咙干涩嘶哑的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张脸被泪水浸得朦胧。


“我愿意好好道歉,希望你可以听。”


“当年的事情怪我实在是太冲动,我没有把握好说话的尺度,也不应该质疑你的所作所为。”


“这两年来我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找你的联系方式,可是你断的太干净了,根本无从下手。”


“……”


“对不起。”


言豫津其实有满口的话想说。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和跋扈导致了那个结局,年轻的幼稚和盲目的勇气就想保护一切。他想说他真的很抱歉当初做出那么不负责任的决定,过了这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他努力遏制住想冲出眼眶的眼泪抬头看着萧景睿。周围的一切都被淡化成为背景,只有他眼前的这个人从没有变过。


你知道吗,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对面的那个人看着他,带着笑意的温柔眼神直直的照进他心底。


一如初见。


————————————————————————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恋爱的犀牛》


评论
热度(35)
  1. 此博已废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大写的感动哈哈哈哈^_^真的不狗血!!真的!!你终于不比我老了哈哈哈哈~真的爱你哟~
  2. 此博已废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