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林殊是怎么拱到萧景琰这颗小白菜的 6-10

全员OOC的小段子,请戳 1-5

来自一个明天有一场超重要的考试可是现在还在码脑洞的lo主,我再也不能逃避考试和永远写不完的作业了。

————————————————————————————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林殊是怎么拱到萧景琰这颗小白菜的 6-10


6-10



[006]

如果说萧景琰很苦恼的话,林殊头发都应该愁掉光了。


关于到底该怎么攒钱这个问题,林殊毫无头绪。他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个方法,无非是少花多挣,不要老是买没用的东西。


零花钱永远都不够用这个命题和萧景琰的胃永远塞不满一样,是两个无解的问题。


可是在看到灯火下萧景琰回过头来喊他的场景的时候,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瞬间清空。


即使喊他只是为了交钱,即使每次钱包都大出血,林殊表示,只要他开心就好。


今天林殊依然还是个铁打的汉(妻)子(奴)x



[007]

未出嫁的姑娘们在一起绣花聊天的时候莫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之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曾经聊天的话题是什么香料调制出的香味好闻,现在的话题是殊琰cp今天又在哪个地方活动买了些什么,大家一起去组团买周边。就这样,这个组织越来越大,不止在金陵城,其他各个州府也都有所耳闻。


红衣的年轻郡王和白衣的赤焰少帅,横着看竖着看,无论怎么样都觉得他们很般配。


至于为什么不能在心里默默爱慕而是变成其他情感,宫羽姑娘表示,爱他们就要让他们在一起咯。


金陵城的小商贩表示,好像甜味糕点最近卖的很好,尤其是榛子酥。



[008]

林殊的头发终于不再掉了,不是因为他用了霸王洗发水,更不是因为他用了海飞丝,而是因为那头水牛最近居然会把吃的和他一起分享,而且还会陪他一起做黎太傅留的题目。


他傻笑着拿起八仙桌对面萧景琰面前的糕点,浑然不觉嘴角的笑已经咧到了耳垂边。


“小殊…….”萧景琰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林殊回过神来,心中暗想原来他的名字还可以被人读得这么好听,一边拿起手边的糕点一口咬下去。


他刚想张嘴问发生什么了,就觉得自己的胃莫名变的很痛。


恍惚中萧景琰的声音变的格外朦胧。“小殊你不能吃榛子酥的!“



[009]

林殊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内心是大写加粗的懵圈。


【我记得我自己好像坐在椅子上和景琰一起吃东西可是我为什么躺在床上我是被人打了还是巨大的错觉】他脑内刷过无数条弹幕,更别提在他心里奔腾而过的千万匹羊驼了。


何况萧景琰还坐在床边用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他。


林殊也愣愣的盯着萧景琰,直到惊觉自己开始流鼻血。


别问他想到了什么。画面太污,已经被直接屏蔽。


噫。



[010]

晋阳长公主觉得最近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家儿子到了年龄却完全没有结婚的欲望甚至于喜欢的对象,喜欢他的姑娘可以从金陵城南排到城北还要绕两个弯,林殊却没有一点心动的迹象也没有任何应有的反应,还大有“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架势。


她坐在赤焰帅府的正厅里,仔细算着林殊的成长环节到底哪里出了错,却发现好像从小到大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萧景琰。想想他们从小玩到大的情谊与身边的近侍侍女在休息时无意中说出的坊间流言,晋阳觉得自己的脑洞开得太大。


年少时曾经收藏过的本子和默默喜欢过的人和事如潮水般涌上来,长公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被抢救了。


谁叫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呢。






评论(14)
热度(133)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