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苏靖】八里公路

一个雨声太大吵得睡不着觉的产物,ooc有bug有,思维逻辑混乱,求轻拍。

本文文名基本无意义,主要是体现“我走的最长的路就是梅长苏的套路”(不对

BGM:谁愿放手-古巨基

———————————
【苏靖】八里公路
by 染煦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到放到人群里再也捞不出来的人。

如果说我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大概也只是见的人很多。也许是职业使然,我很喜欢观察别人。我在看人的时候总是能分辨出来他们的心情到底如何——这个年轻人刚遭遇职场不顺,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婚姻不幸,抑或是刚进门的年轻女子正逢喜事。

是的,我是一个生意平淡的酒吧的老板。说是老板也算不上,只是一个朋友的副业我帮忙打理而已,他平时忙得四脚朝天我在这间小酒吧里乐得清闲,帮帮忙而已。说起来这位朋友的身份也很有趣,不过我觉得没人会无聊到扒老板的八卦,虽说有朋友的身份在先。

或许一个女孩子经营酒吧有些奇怪,可是个人都有个人的选择和追求。在这份工作里,我扮演的角色是来买醉或猎艳男女的观察者,也是经历生活不顺的人的倾听者。

除了眼前的这个人。

他已经出现在这家酒吧里有一段日子了——在一个从不灯红酒绿所以生意惨淡的酒吧里注意到一个顾客是肯定的事,毕竟我每天的娱乐活动只是盯着大门打发时间。他每次都是坐同一个位置,穿着不符合酒吧气氛应有的高领衬衫,每次都点一杯橘子汽水。要不是手里的公文包,我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偷偷溜出来翘课的大学生——虽然一看就是个乖小孩,而且还是来酒吧等人的那种。直觉告诉我,这个人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我一边擦着着手里的高脚杯一边想,瞥了一眼靠边的桌子,居然看到那个人在读一本厚厚的小说。

最后我还是没按耐住心底的好奇端着橘子汽水去了他座的三十四号桌。他看着我过来,拘谨的道了声谢。

“你好,”我笑着对他说,“我是这家店的老板穆霓凰,很高兴认识你。”

他看起来有些惊讶,匆匆忙忙的站起来还险些带翻椅子。

“你好,我是萧景琰。“

这大概就算是认识了。通过之后断断续续的聊天,我倒是了解了不少关于萧景琰的故事——仔细说起来,他好像还是我高中的学长,远的不能再远房的亲戚。大学他成绩优异,毕业后直接进了一家颇有前途的大企业,现在是负责某个重要项目的组长。萧景琰在熟悉之后是个很直率的人,有问必答,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可是当我问起他为什么每次都只点橘子汽水的时候,却是罕见的沉默和躲闪。对于这点我也不是很在意,并且很快的抛之脑后——谁还没有点不愿意提起的过往,说不定橘子汽水是他和他初恋的美好回忆呢。

之后萧景琰基本每天都会来我的酒吧坐一会儿之后开车回家,我只要见到他就会自觉的调出一杯橘子汽水。变得更加熟悉了之后,我渐渐发现他的谈吐言论很像我的一位朋友。就这样大概持续了小半年,萧景琰突然消失了。

虽说我有些不习惯没有一个点橘子汽水的人,可是毕竟日子还在过,我还要日复一日的经营我的小酒吧。而且我被一个朋友的言论打动过,他说,一切随缘,缘分到了自然无法强求。

过了一个月之后萧景琰在一个雨天回来了,他看起来瘦了不少,一贯整洁的下巴上冒出了青涩的胡渣。他破天荒的没有点汽水而是选择了扎啤。他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只是闷头一口又一口的喝酒。当第二杯见底的时候他看起来已经不行了,我连忙摇醒他,却看到他本身又大又亮的眼睛红彤彤的,活像个受了欺负的兔子。我本想回吧台给他倒点清水润润喉咙,却在转身之后被死死的拽住衣角——真的不是我心疼刚买的T恤衫,主要是被狠狠揪住差点摔倒的滋味真的不太好。

然后就是喝醉的人一贯的絮叨。喝醉了之后人一般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可是萧景琰却一把推翻我当酒吧老板总结出的经验。小酒吧里很安静,昏黄的灯光从天花板投射下来,我撑着头听萧景琰在清醒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说的心里话。他跟我讲铺满厚厚梧桐叶的林荫大道,充斥着欢呼声的体育馆,带着丝丝凉意的甜筒和冰沙,还有住在心尖的那个人。大学里的日子总是温软绵长,让人觉得永远都不会走到尽头。

“然后呢?”我问,看着对面那人迷茫的眼睛。大概,曾经那里也是装满了满天星辰的。

“然后…我把他弄丢了。”

来自家里的反对和突如其来的离别,两个人竟然在最后都没有来得及好好说一次再见。萧景琰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条路不好走,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料到人心如此凉薄。过去所有的回忆都变成一根根扎在心里的刺,随着每一次脉搏跳动嵌入心底,虽已经过去多年却依旧难忘。

我大概可以算作一个合格的听众,可是现在终于按耐不住向身后的楼梯看。这条楼梯通往这个小独栋的二层,是平时我中午休息的地方。现在那楼梯拐角处站了一个人,脸被阴影挡住。虽说我自诩阅人无数,可现在我却看不出那人到底是什么心情。

我确实没想到这位会百忙之中抽空来酒吧“巡视工作”,不过梅长苏的行踪没人能猜透。看着他走过来,我自觉的让开椅子,拿着一杯橘子汽水转身上楼。在此之前还贴心的把门口“正在营业”的牌子翻过来。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之后就是一夜安眠。

评论(7)
热度(35)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