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苏靖】antebellum/在那之前

【苏靖】antebellum/在那之前

by 染煦

特别短 题目无意义 OOC布满屏幕
非原著向
长时间不动笔非常粗糙求轻拍
(唉苏靖这个坑根本出不去...)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萧景琰这么想着,把身上的外套裹的更紧了,可风还是呼呼的往袖口钻,他有些无奈,只能加快速度小跑起来。

他在宿舍楼门口放慢脚步,仰视这只有富家子弟能入住的建筑。这所大学很奇怪的一点是,只要说出你是哪个宿舍的,就能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并且还有一些在暗处的歧视链。说实话,萧景琰一点都不想走进去——他觉得自己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不想附和着那些只因为家里有权有势而信口开河的人,也不觉得他们高于别人多少。他固执的坚信只有个人的成就才能代表他自己,而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钱财。能进这所大学的人都是精英,他这么想,而这的确是事实。他固执的不肯融入因为背景所接触的那些人,也正是因为这点他才不受到父亲的待见。

萧景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单手把塞了微观经济的课本的书包甩在地上,把自己扔进床里。他觉得,他好像受到他父亲的影响太多了。他总是想着要怎么讨好父亲,即使父亲对他没什么好感——“因为你没有竞争的心理,也不如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们”这句话可是萧选亲口在他成年的那天晚上亲自跟他说的。即使萧景琰怎么努力考上了最好的学校得到了最多的奖状,他也总不会是最受喜欢的那个。在家里的日子对他来说只是煎熬,面对父亲会获得的只是折磨。萧景琰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总是报喜不报忧。现在他感觉自己要承受不住了,因为所有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但在别人眼里的萧景琰几乎和完美划等号。清秀的长相,优异的成绩,被所有人所喜欢着。他可是那个曾经在大一写了一篇论文得了最高奖项的人,可以完美回答每个教授刁钻问题的人。他还有显赫的家世,最大银行董事长的幺子这个身份让他的光环更盛。但人们看起来总是因为最后那点来决定萧景琰是什么样的人。

他翻了个身,蹬掉鞋子,呆呆的看着窗外被风吹动的枯叶。

——————————————————————————————————————————


梅长苏绝对是一个机器人,这是历史系公认的事实。

这个人乍一看就是学霸样,但只要熟悉了就会发现他好像只是一个高级的被输满了文学理论并且造的和正常人类毫无区别的机器人。他可以做到专注分析一篇文章到每个标点符号,强项是考咖啡撑过每一个正常大学生出门潇洒的晚上。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梅长苏舍友蔺晨说,和梅长苏呆在一间屋子里就跟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他都要寂寞的长出毛来了。同时他还表示他相信有一天梅长苏会和他的一书架历史著作结婚。

但这好像完全没有熄灭梅长苏的迷妹们的热情,她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叫江左盟的粉丝后援会,致力于赞美梅长苏的每一点,从头到尾还包括他今天上课的笔记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笔。不仅是因为梅长苏的颜值,校花宫羽暨江左盟创始人说,还有一点是因为smart also a kind of sexy。

蔺晨在拍了梅长苏五次肩膀但后者毫无反应之后终于忍无可忍的否定了宫羽所有的观点并且一巴掌拍上桌子,力气大到杯子都跳起来,梅长苏终于抬起了头,眼神迷茫的像熬了个通宵而这就是他干了并且非常擅长的事。他最近正在忙着写导师布置的事件分析,量多到常人难以接受,这可能就是文科生的特殊待遇。他眼里有一大片红血丝,可是眼神却依旧很亮。一副小身板配上苍白的皮肤和狂热的眼神,这种状态和蔺晨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完全不同。

蔺晨知道其实梅长苏完全不是他表面看上去那样无畏并且不受到任何影响,事实上,他变成这样全都是他自我保护的玻璃罩。梅长苏的父母和蔺晨的父母是好友,但处于机缘巧合,这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从来没有见过面。而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梅长苏父母出车祸的那天夜里,当时他才十三岁,眼里闪烁的全是蔺晨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么深的悲伤。在那之后梅长苏就住在了蔺晨家里,蔺晨的父母叮嘱他说一定要和梅长苏好好相处,让他不要感觉自己像个外人。这些年来蔺晨看着梅长苏每一点变化,发觉他把自己的外壳变得越来越坚硬,但内心深处依然鲜血淋漓。他一直希望梅长苏能真正从那场事故中走出来,但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是作为朋友所提供的陪伴。

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抽出身,发现梅长苏正在一脸探究的看着他。

“最近想不想跟我一起出去玩?”

“不想。”

“那我们出学校吃顿饭呗,我听秦般若说这附近新开了家馆子打折。”

“不去。”

“.............”


“再说了蔺晨你这刊校报的采访稿写完了吗就想出去玩?”

蔺晨的膝盖好像中了一枪。好不容易想请这位爷吃个饭,结果不仅请不动还被揪出烦心事,他欲哭无泪,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

———————————————————————————————————————————

萧景琰拿着三明治匆匆走过清晨的校园。他正准备去图书馆打印教授布置下来的资料顺便借几本书,然后占个地方写总结。他冲着图书管理员微笑,无视掉后排看呆了的女生和她们举起的手机,然后坐在书架旁边打开电脑敲下几个字。他翻开一本书,清理掉脑袋里杂乱的思绪,手指老师在键盘上翻飞。

———————————————————————————————————————————

梅长苏终于因为低血糖躺进了医务室,医生说这是因为他太久不休息并且不注意身体状态,用咖啡代替一切所造成的。

蔺晨在旁边走来走去担心的不行,想着他必须得学会照顾好自己不然就找个伴看着,但一看人醒了之后立刻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看向屋子另外一个角落。

梅长苏伸出一只手,蔺晨任命的过去给他递水。

蔺晨在心里唾弃自己的老妈子行为,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个周末一定要把梅长苏拖出去潇潇洒洒的爽一次,放飞自我,不然绷得太紧了。

———————————————————————————————————————————

萧景琰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站起来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到自己多了条邮件。是学弟列战英发来的,请他去这周六下午四点的校园咖啡厅参加学生会讨论。

他想了想自己周六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列战英。

———————————————————————————————————————————

经过深思熟虑蔺晨决定带着梅长苏去参加学生会的例行讨论,就在学校里面的咖啡厅,这回梅长苏怎么推脱都不行了。

毕竟蔺晨觉得自己的厚脸皮有的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

距离蔺晨走路不看路一脚踩上萧景琰刚擦的皮鞋并且连带着后面的梅长苏一起撞到还有26小时17分钟。

距离梅长苏把一杯冰咖啡洒满萧景琰一身刚干洗完的西装还有26小时17分钟08秒。

距离萧景琰脚下一滑撞进梅长苏怀里和他一起摔倒并且狠狠撞上他的头还有26小时17分钟13秒。

距离参加讨论的摄影师不小心拍下这一幕还有26小时17分分钟20秒。

然后,一切即将开始。

评论(5)
热度(35)
  1. 孤臣孽子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