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未得佳作 1

又名 世界尽头马戏团/The Circu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带病表示一下 没有逻辑没有大纲 剧情全靠心情



 个人目录


————

-就让时间回到第一刻




【曦澄】未得佳作 1



有人说时光繁杂冗长,日日重复曲折再绕回最初的原点,每天睁眼起床之后,理智告诉你这就是新的一天,但事实证明睡眠只不过是某种意义上的逃避手段,该面对的不会改变,等结束时更觉仓促。


丧文化风靡于年轻人当中,更有甚者见面即问今天人间还值得吗,对面的人会说,还可以,人间不值得,可是炸鸡排值得。他听过一句话,大概的青春疼痛内容早已经消失在现实风尘里,大体意思是,在当时做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甚至还是生命中最普通的一天。古希腊的哲学家说人一生中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生活告诉你每个人都会被在早高峰的地铁里安排得明明白白。


被安排也是常有的事。硬要做个类比的话,这片地被安排成一所学校,蓝曦臣在这里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而不可避免地处在这里,如果上帝是真实存在并且能操纵命运的话,远离家乡的求学经历和相对充实的大学生活也算是剧情安排的一部分罢了。而掌握剧情的签字笔从来不在故事里的人的手上。


所以说尽人事听天命,人各有命富贵在天,做好手边的事就行了。蓝曦臣把手机的屏幕锁上,抱着几本书在图书馆的借记柜台边排队。他注意到边上的女生一直在盯着他看,于是好脾气的笑笑,等图书管理员做好登记之后匆匆离开。


该做的事情很多,被琐事绊住脚步是相当不值得的事情。蓝曦臣无意吸引目光,本希望能平安无事的度过大学四年时光,然而外形出众并不是想掩藏就能掩藏的了的。他本身就是不愿意争抢的性格,说好听的是谦让,说得重点是温吞。毕竟长大就是自我束缚的过程,在每一次的磨练中逐渐学会隐藏过于真实的情感,在进入社会之前的缓冲带里染上一层保护色,说什么都不是错的。


当年刚入学时社团集体招新,蓝曦臣排在一众学生中间身高超群,被学生会的学姐一眼相中,一头雾水的被填好了报名表,二十分钟后照片传遍校园bbs。本来大家都在赌说这位暂且不知姓名的帅哥在入校几天就能交到对象(男女不限),没想到一晃两年过去,湖还是那片湖,石子争先恐后的做浮潜运动,却带不起一点涟漪。


那岂不是什么深不见底的海沟。有的哥们在论坛里匿名求问,说蓝曦臣是不是靠吸收月光长大的,做事滴水不漏还偏偏不争不抢,优秀的不像凡人。要不是身高压制,打篮球的时候真想试试扣帽是什么感觉。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这人与世无争也就算了,处处那么优秀,岂不是不给普通人留活路,人家是芳心纵火犯,我们是芳心灭火器,差别未免也太大了。男同胞们表示痛心疾首,用上小学的语文文化水平给当前学生会文艺部部长起名,以同姓为基础筛选标准,最后的票选结果是同款洗衣液的名字。


文化人,就是讲究的很。


蓝曦臣抱着书赶去学生会开会,这天是大型会议,有辅导员要来旁听,意思就是来检查各项工作,顺便再提点提点。会长在台前收拾东西,A4纸铺了一整桌子,蓝曦臣放下书包去帮忙,会长抬头,看到是谁之后露出一个谜之欣慰的笑容,像是还附带了什么引申义一样。


谜底很快就揭晓了。等辅导员来了之后会长给大家一人发了一份资料,蓝曦臣随便翻了翻,文中粗体字的内容一看就是文艺部占了大头的活。


“这个音乐比赛嘛……我看看,”辅导员把资料卷起来敲了敲桌面,“之前也做过,不过反响不太好。”


“今年的新生有很厉害的音乐生,高中时自己写曲子在音乐平台上发布,也有固定的粉丝量的那种。”会长连忙开口,像是晚了一步提案就要被枪毙了,优秀干部的需求也不能满足了那样。“就是那个魏无羡,我们班里有好多女生都知道他,喜欢听他的歌,他本人也去过音乐节,听说还有自己的搭档来着。”



“那还有点意思。”


“我们文艺部的这个,蓝曦臣,其实他认识魏无羡,这样邀请成功的几率还能大点。”会长连忙回头给蓝曦臣递眼神,他走过来,看到前者眼里恳求的光芒。


“行吧,”辅导员终于把卷成一团的提案放下,抬头正眼看了一下蓝曦臣。“那你们先做一个再具体一点的草案,这个只能算是目标提纲,具体内容还要细化。还有那个魏同学,务必要邀请到。我们绝不做无用的事。还有文艺部的那几个人都加把劲了,明白吗?”


事情根本没有留给他回旋的余地,甚至连解释自己和魏无羡根本不熟的机会都没有。蓝曦臣只好在部长热切的目光和最后通牒之前开口:“好,我去试试。”


接受是一码事,拒绝又是另外一回事。蓝曦臣本身就不擅长拒绝,大家都说底线要有,做人太善良也不行。可是当真正的处在那个场景里,拒绝的话也不好说出口,图得一时休闲是好事,但拂了谁的面子也就不得而知了。学生会是所谓官僚主义的缩影,虽然称不上是一环套一环,但其中是看了谁的面子,拼了多少努力才能获得一点表现自己的机会。


答应别人的事情也总归是要做的。蓝曦臣确实认识魏无羡,可也仅限于在校园的小路里擦肩而过时互相点个头而已。但名声是早就传遍了的——大一新生抢占风头的事屡见不鲜,在新生登记处等着的人也不少。早就听说有个会自己写歌的男生被录取了,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学霸,八卦之风轰轰烈烈的燃烧起来。本校本身就是个学霸云集的地方,大多数人都是靠着实打实的高考成绩和年级前十的光环进来的,学钢琴学画画这种东西只是为了中学时加分,等到了后来就通通抛弃,在努力啃书写卷子的情况下还能拥有这种个人特长是非常不容易的事。魏无羡没有在音乐平台上po过自己的照片,但是本名已经流传开来,录取通知书也拍照晒在微博上。按照网络杠精存在的定理来说,小有名气的人总是有人看不惯,说博主本人就是诚信肥宅,还有人传这录取通知书根本就不是魏无羡的。


不过留言归留言,新生报到那天还是有很多不知真假的迷妹围在新生报到处。俗话说学生会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蓝曦臣顶着炎炎烈日登记花名册,看着人潮来了又走,旁边的学姐对朋友说为什么那个听说挺有名的新生还没来。话音还没落就有一个收拾得挺干净的男生提了两个大行李箱走过来,从兜里翻了半天,说是自己身份证不见了,着急得不行,大包小包又翻了一遍,最后在手机壳里找到了。


当时蓝曦臣刚好轮班休息,看到有人来了之后自觉的上去带路。登记的学生会干部换成了刚才问人的那个学姐,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之后再三抬头确认,等拖了很久之后才放人走。魏无羡终于拿到了自己的身份证之后塞回钱包里,感觉非常虔诚。蓝曦臣帮忙推了一个箱子,两个人顶着大太阳走到男生宿舍,吭哧吭哧爬到三楼。当时蓝曦臣莫名想到高中时代只有女生才让坐教学楼的电梯,有的副课教室在八层以上,所有男生拼了老命往上爬,等到后来走的都比电梯快。


人到了他的责任也就尽到了。蓝曦臣把魏无羡的行李放在安排的寝室门口,魏无羡随后跟上,低头看了在门口领的一打纸确认门牌号,确认之后歪头笑了:“谢谢学长,我叫魏无羡,咱们加个微信吧。”


行吧。蓝曦臣看着对方屏幕上的二维码掏出手机,输入申请时把名字也规规矩矩打上——谁知道这个挺有名的学弟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之后他们也没什么联系。大一新生忙着到处招花惹草,大三生几乎已经看破红尘,文科院校男女不成比例,隔壁好几所理工学校的男生抱着吉他来礼堂门口的草坪唱歌,各位男同胞抱着随缘的心情匆匆路过,走在石子路上还顺便推一下眼镜。后来听说已经成功晋级为外院院草的魏无羡混入草坪上,连吉他都没背,清唱一曲《唯一》,赢下所有风头。


视频被人拍下来发到社交网络上,学校官博转发了,魏无羡也用自己的音乐博主的大号转发,也算是火了一把。蓝曦臣了解不多,很久之后才去看的视频。嚼舌根子的人从来都不会少,外院男生比例在文科院校里还算出奇的低,但传说性向成谜的更多,刻意诋毁抹黑的还会讲说那谁谁有个男朋友。蓝曦臣看到评论区有人说这男生不去音乐学院可惜了。楼中楼回复说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当时约定好了一起考那所学校,结果博主被家里人反对,最后朋友去了但他没去。现实如此,是真是假无从定论,蓝曦臣本不是爱管闲事的性格,更不会凑上去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和那个朋友还好不好。螳臂挡车只出现在故事里,看客也只能一声叹息罢了。


散了会之后蓝曦臣回到宿舍,在走廊里拉出来微信联系人,还没想好措辞,就看到魏无羡晃晃悠悠的从楼下走上来,手里拎了一罐无糖的快乐肥宅水。


当年传来传去的人其实是个虚假肥宅,腿细得连竹竿看了都说比例好。魏无羡看到蓝曦臣站在走廊里,点头招呼说学长好。


“是这样的,”蓝曦臣点点头,他在尝试用合适的措辞语言让整个对话显得不那么尴尬,“咱们学校有一个音乐类的比赛,具体企划还在商洽,听很多同学说你对这方面很有兴趣,要不要报名……”


蓝曦臣说完了之后看着魏无羡表情,觉得答应的可能性比不在地铁上被安排的可能性还低。


不料这人不按套路出牌,甚至还要把皮球踢回来:“我好久都没唱过歌,可能会拖后腿吧,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这个学校活动可以邀请外校的人一起合作吗?”


“这个活动应该是本校学生做的,如果是其他学校的话来看没问题,但是表演可能还要去沟通一下,”蓝曦臣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回去问一下其他人的意见。”


“好,那我发几个我们几个之前玩乐队时候的视频给你吧,”魏无羡最后说,“我那个朋友叫江澄,视频最开始有自我介绍的,先跟你说一下。我们当时的风格都比较小众,总之不是那种广为流传的口水情歌范围。”


“那好,等具体通知下来了再详细谈。”


“谢谢学长。”魏无羡用一种故意表现的毫无灵魂的声音说,并且把自己逗笑。他把手里的可乐举起来扬了扬充当告别,转身上楼。


表演的视频是晚上收到的。蓝曦臣下载好了点开看,手机拍的画质不好,只能模糊辨认出轮廓。蓝曦臣对摇滚音乐没什么太多了解,只是大致知道队内的分配工作。视频里的魏无羡举着话筒挎着贝斯站在第一排,那个叫江澄的朋友坐在架子鼓前,灯光明明灭灭,被金属片割成几片,尽数洒在某个不知名的梦里。





TBC


评论(10)
热度(76)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