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穿越天空银河

《NOGW风格》专访 封面人物☞魏无羡:我只是一个为了追梦而外出务工的普通工作者

建群半年,感谢有你,必须写文。谁能想到爱与和平不更文组织的团建居然是写文更新,沙雕一写就停不下来,接@别鹊惊枝𓅪 的棒,有梗看出来的不要上升真人。




《NOGW风格》专访 封面人物☞魏无羡:我只是一个为了追梦而外出务工的普通工作者



NOGW:非常感谢魏无羡老师能接受我们NOGW的专访。

魏无羡:不谢不谢,我只是想看一看能让江澄跳可爱颂的是什么杂志栏目。

NOGW:我们是一个上班时会激情赶稿,嘴上说着放弃但是还在第一线奋斗的有个性的杂志社罢了。

魏无羡:如果只是一个普通有个性的杂志社怎么可能这么皮,太好笑了,我私下品了那个视频好多遍,甚至还下载了1080p,准备下次上他家蹭饭的时候邀请他一起观赏。

NOGW:不如魏老师也一样试一试挑战吧。我们发现你刚才说了好几次“只是”,那就把这个词设为限定词,如果采访过程中说了就要接受惩罚。

魏无羡:行吧行吧,你开心就好。

NOGW:所以你私下里和江澄老师的关系怎么样?如果真的像平常示众的那种“死对头”形象......不好意思拿错稿子了,这个没更新,应该是问如果是死对头的话应该不会公开在直播里p表情包,这应该是最佳损友的范围吧。

魏无羡(整个身体往后靠):我们私下里关系挺好的啊.......居然死对头这个掉进马里亚纳海沟的人设都有人吃,求求大家了,网上冲浪的时候记得戴耳塞,不要进水了。

NOGW:可是上次江老师来的时候还这么跟我们说,还说你下了直播之后把p的表情包发给他了,还说了一句话。不过他没告诉我们是什么,请问可以满足一下广大观众的好奇心吗?

魏无羡:啊他连这个都说了?让我想想啊(左手抚上侧颈),毕竟表情包的重点在于糊嘛,要一眼看上去像是祖传的才带感。所以我还专门把那几张特意高糊了。下了直播之后我就直接给他发过去,都不记得说了什么了.....

(助理及时递上手机,魏无羡起身接了)

魏无羡:一到这种有料的时刻就这么自觉,等江澄拿我试问的时候我就把你们供出去。这事儿好久了,我搜一下关键词哈。啊,我好像是说了什么“你这个表情看起来和熊猫头的表情一样”,这应该还好吧?

NOGW(无力地):大概吧......上次金雕奖是江老师帮你代领的,你们的互怼其实也侧面证明了你们关系很好吧?

魏无羡:对,我们两个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NOGW:好啦让我们切换进正经的话题。魏老师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工作安排?

魏无羡:画风变得好快啊哈哈。前一阵子刚刚拍完了一部电影,目前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安排,还是要和公司确认一下。因为对我来说,演戏的消耗很大,不仅是要有基本功的磨练,更多的是将另外一个人的灵魂注入到你的身体里,你要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像是他本人那样经历了他的全部故事。所以我是觉得还是要慢慢来,每个作品都要尽心尽力,也希望能多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吧。

NOGW:那有没有什么想要挑战的角色呢?

魏无羡:其实我想接一个男主角是普通人的戏。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常规啊,没有说杀人犯之类的?(摆摆手)我觉得这种人物经历的事细碎又平凡,但他们也是构成庞大世界的一部分,也在某个角落里真实的存在着。这种在平实中凸显火花的人物还是挺考验演技的。

NOGW:大家都知道你是偶像出身,当初是什么原因决定要从唱跳爱豆转型成演员呢?

魏无羡:这个问题我回答了好多遍啦,我的答案一直很统一,就是觉得时机到了。毕竟大家知道爱豆是吃青春饭的,到了一定年龄必须要有真本事才能继续下去。我呢,又不想放弃,所以就转型了。其实最初那阵子很痛苦的.......我觉得人是不能被标签所局限的,几个关键词可以形容一个人,但是绝对不能完全概括一个人。转型压力很大,也很累,比当初跳八个小时舞还累。我的社交软件全都卸载,手机开飞行模式,就差让它真正到窗外飞行了。江澄那会儿联系不上我,挺着急的,都直接来砸我门(笑)。我当时在做饭,拿着锅盖来给他开门的,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的表情。之后我跟他聊天,他问我当时是不是想不开要开煤气去了,但我是真的饿了。

NOGW:跑个题,魏老师会做饭?

魏无羡:会,但是只停留在老干妈炒一切,和水煮一切的水平了。

NOGW:那也是能开灶的水平了,至少有这份开火的勇气就值得敬佩。

魏无羡:其实蓝曦臣老师和江澄老师做饭都很好吃,真的。蓝老师深刻贯穿了什么叫“你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要先抓住他的胃”。

NOGW:可以讲一讲他们的拿手菜是什么吗?

魏无羡:那可很多了,(突然停住),我不好说,这个问题应该当面问他们本人。

NOGW:这样吧,用最后一个问题来给这严肃认真的问题画一个句号。请问你有什么想对江澄说的话?

魏无羡(别过脸又转回来):该说的都当面说过,这么多年了,谢谢你。

NOGW:魏老师认真起来的样子真帅。好啦,我们总结了一部分粉丝提问,接下来就进入快问快答环节。

魏无羡(猛地站起来):我怎么样都是帅的好吧?(坐回去)

NOGW:对对对。第一个问题,作为江澄老师的最佳损友,是第几个知道他和蓝曦臣在一起了的消息?

魏无羡:第一个,但我觉得我在此之前已经提前预料到了。

NOGW:那当时江澄直接公开的时候,他找你商量过吗?

魏无羡:没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当时还在拍戏,是助理告诉我的。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是最后一个正式知道的人,其实突然公开让我挺震惊的,但也完全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江澄其实在下定决心认定一件事之后还是很雷厉风行的.....(笑),也侧面证明了他们是真爱。我以为他会选择更稳妥的做法的,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毕竟爱要大声说出来对吧。

NOGW:好,接下来是第三个问题。分享一句你最近听到最土的土味情话。

魏无羡:作为土味情话王这个我真的信手拈来,你配合我一下。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NOGW:上午十点四十九。

魏无羡:不,现在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NOGW(深吸了一口气):果真是土味弥漫......下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微博小号,如果有,用小号干什么?

魏无羡:当然有啊,网上冲浪必须拥有。感觉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一件事了,但是江澄是真的没有,我作证。我的话就是看看评论啊,也会保存他们拍的图。但是我的小号没有进粉丝群,就关注了超级话题。因为打榜打投控评真的挺辛苦的,我也不好意思去占名额。最逗的是我有一次看到小姑娘发,“数据第一,魏无羡是用来艾特的”,笑死我了,这都是什么宝藏言论啊。在这也想向我的粉丝朋友们说(正色),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我永远记得你们做过的一切,也请一定要过好自己的生活。

NOGW:快问快答变成了访谈环节。那我们继续吧,请问你最想尝试的造型是什么?

魏无羡:这个问题感觉好久之前被问过好多次哈哈。毕竟当时巡演跑舞台,什么造型基本都尝试过,还大言不惭的说过长发彩虹色。现在的话就希望不要戴发套到秃头就行了。

NOGW:上次被拍到和江澄一起出门骑小黄车,最后还一起坐了三轮车,有粉丝朋友问这是不是体验生活的新方式?

魏无羡:这个我必须得解释了,据说还上了热搜是不是?那天我们就是突发奇想要出门,本来说要去超市买点菜,结果车都被送去保养了,骑自行车就是又环保又便宜的交通方式了......毕竟ofo还比摩拜注册便宜一点。

NOGW:那为什么最后坐了三蹦子?

魏无羡:你以为我想和另外一个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挤在一起吗......没有说江澄胖的意思,江澄就是一把骨头架子,比例比竹竿还好,我没骗人,世界上除了你父母和蓝曦臣以外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就是那天突发奇想要体验生活,而且当时好像被人认出来了,江澄急中生智就伸手拦车,本来以为会停一辆出租车,这锅我真的不背。

NOGW(憋笑):当时有网友说你们是无证出门呢。

魏无羡:我可是开真车的人。

NOGW:时间不够了,就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吧。爆一个你和江澄间的,除了p表情包打钱代领金雕奖以外的趣事呗?

魏无羡:行,那我就说一个。大家也知道我去训练的比较晚,大学在教学楼门口被发现之后才去认真思考出道的可能性。那天也很巧,我正准备去图书馆,江澄给我占了座位,结果我接了名片之后就回宿舍开始查经纪公司的资料,放了江老师的鸽子。再过了一段时间就回家征求意见,要不要休学去训练。家里的意思是尊重我的意愿,我也发觉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才是我想要的,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我。在这期间,其实也就一周左右,我一直没和江澄细讲,搞得最后他以为我家里出了什么事,买了票回来,才发现是我要去做练习生。当时他可生气了,怪我没有告诉他,怪我自己做决定。我又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朋友,挽回方式居然是带着吉他跑到他窗台下唱《最佳损友》.......别笑,真事。

NOGW:然后呢?

魏无羡:然后我就从吃完晚饭唱到十点多吧,不是我说,广场舞的声音太大了,我都要听不清我唱什么了。最后江澄受不了我了,直接下楼拿了一盒葡萄,跟我说,就这个粤语发音你还是不要去做练习生了,葡萄熟了给你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吗。(停顿一下)后来的我们就是现在这样了,挺好的。江澄这个人就是口是心非,所以不要听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NOGW:做唱跳艺人还是挺苦的吧?

魏无羡:是啊,会很累,饭菜吃不惯,压力特别大。故事大多都很普通,我只是一个为了追梦而外出务工的普通工作者。

NOGW:限定词出现了!

魏无羡:好吧好吧,惩罚直说。

NOGW(神秘地):那就跳任意一段女团舞吧。

魏无羡:你这就是在质疑我的出身了,即使我是主唱,我也是会跳舞的好吧。

NOGW:灯光摄影安排一下——


好了,开始脑补吧









评论(11)
热度(184)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