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清秋

曾精彩过愿挽留

【曦澄】恰逢


*俗套爱情故事

*特仓促,特莫名其妙,OOC,请做好心理准备再阅读

*考完考试之后热血上头的产物


产出目录
———————————

【曦澄】恰逢

Summary:你无法与爱为敌。


【001】

若要从头说起实在是太过细碎。

故事冗长而乏味,闪光点往往埋藏在最深处的某个角落。往往当时觉得平常稀疏的事情再次回首时总免不了怀念一翻过去,但大部分情况下记忆更像是有着光滑鳞片的鱼,他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默默观察后猛然伸手尝试捕捉,却不料鱼在指缝间悄悄溜走。

江澄也曾经向往过初中时在自家姐姐电脑里的电视剧男主角般的生活,他们好像总是能避免普通人会经历的痛苦混沌,现实的残酷仿佛总是避开他们,再过不幸也会有完美到不真实的结局。当时的他无法清晰的预料到未来的走向,却模糊的觉得这些经历都无法重来。

多年后江澄才会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些东西。他明白此刻不过瞬间,自己过去所经历的不过是隐藏在茫茫人海中的一粟,若像编历史书那样写,名为江澄的人的一生不过寥寥几笔就可以概括。他明白什么叫时间流逝的不可逆转,连带着洪流翻卷而过,如同流星般划过的短暂痕迹,还有他所追求的爱与自由,物质与灵魂,只凭一双手便可以轻松抹去。

在某件事之后他不止一次想到那些注定作废的努力与用心,假设如果能重新来过他会做出什么选择,是不是有些事情会变的不一样。那一年——或者说他短暂人生的任何一年,不过是苍茫中的一粒尘埃,激不起任何波澜。

可是设身处地的想,就算那年有多渺小到毫无必要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多么难解的附加题,抑或是无法醒来的噩梦。毕竟在那一年,包括它后续带起的波澜,是怎样硬生生的篡改了两个人的既定未来。

这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蓝曦臣。

【002】

从初见来看,蓝曦臣和江澄的第一面实在称不上有哪里特别。典型的大学迎新晚会,典型的新同学互相介绍远远观望,典型的游戏活动。如果不算上非典型的后续反应,这一切堪称圆满完美。

他们住在同一栋宿舍楼的上下层,专业不同让他们长时间以来就混了个脸熟,见面互相打个招呼,一方的快递太重另一个人会帮忙搬上去的那种交情。不管怎么说都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如果不论后来一帮人的有意撮合,估计什么意外都不会发生。彼时笔直得跟一根旗杆似的江澄同学对于爱情抱有不屑一顾的态度,却不料有一天自己成功栽进坑里再也爬不出来。

谈恋爱时总喜欢说自己是栽了,但等分手之后发现爬不起来就多少对江澄来说有点讽刺。这可能是馈赠抑或是遗产,但无论是哪种他都只想立刻摘除干净。

不论会不会痛。

【003】

校园情侣在一起的套路总是单一得毫无新意,想出来的法子也千篇一律,只不过江澄和蓝曦臣的性别组合和余下大多数人不太一样。江澄说不清楚蓝曦臣对他莫名的吸引力来自哪里,但潜意识中觉得这个选择对他来讲毫无弊端。

他们中间的暧昧以日为单位进行叠加,总和终于在一个深秋上午迎来爆发点。江澄被蓝曦臣堵在楼道里时还有些惊讶,但听完那些因为紧张而破碎的语句后毫无停顿的答应了,干净利索的就像是在命名作文的最后画上句号那样毫不拖泥带水。

把握当下这句话说的没错。他们在暮色四合中用羽绒服袖子悄悄盖住交握的双手,在路灯下幼稚的把两个人的影子和在一起,在图书馆的书架后交换一个带着橘子汽水味道的亲吻。后来连带着向朋友们宣布时也直接大大方方的说了,带着他们鲜明的个人风格。江澄和蓝曦臣性格相差甚远,但本质上都是坚定了选择后就不再回头或者左顾右盼的那种人,生活习惯相差也不大,后来两个人搬出来一起在外面租公寓住也将他们磨的更加贴合。出门和朋友吃饭聚会时总会被控诉虐待单身狗,被告人蓝曦臣和江澄坐在座位上毫无自知,前者甚至还给后者夹了一筷子上海青。

生活过于顺遂,他们两个都觉得这种安稳会持续到生命终结,一直到某件习以为常的事情被打破。

【004】

从前总听大人们说学校就是象牙塔,出了门之后才会发现世界天翻地覆。当时少年心性,总是想着打破常规或者曲线到达终点,但永远会忘记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在预料中。

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大学毕业后。他们成功的熬过了毕业分手季,但还是没逃过异地的诅咒。江澄大学毕业后留守在这座城市,但蓝曦臣却被叔父叫回自家公司打工实习。分隔两地在最初只带给他们从未经历过的新鲜感,但距离的差异无法忽视,无法见面的空缺更无法填补。江澄的实习工作相对来说没有那么艰难,领导人好,同事也还不错,竞争压力相对不大,总体来说都在可控范围以内。蓝曦臣在相比之下简直就是地狱模式,接手工作的压力向毫无准备的他袭来,自家亲人给他的厚望让他难以呼吸。恋爱还在持续,两个人只能靠网络交流,聊天记录他们都差不多能倒背如流。

江澄不太懂也不理解蓝曦臣所面对的一切,他所担心的只有蓝曦臣,那段时间他们打电话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和“不要着急,慢慢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这么担心挂念一个人。江澄不想给蓝曦臣施加额外的压力,所以几乎每周都会硬压时间坐夜班火车到蓝曦臣的城市再在周日晚上回来,他只想见一见蓝曦臣,即使自己没办法为他做些什么事。蓝曦臣很明显的瘦了,但他还是在笑,对江澄讲,我会处理好的。

嫌隙可能是在那时就产生了。他们后来的见面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江澄千方百计的压抑情绪,躲避一切在雷区的问题,而蓝曦臣大部分时间总是沉默,却在拥抱和亲吻时尤为用力。他们中间的信息不对流,本该两个人共同承担的责任和负面情绪却被一方承担另一方无法顾及。某些东西被打了死结,就像被整齐放进裤子口袋里的耳机线拿出来之后总是纠缠成一团的那样。

江澄再一次去找他是五月份的第三个周末。天气慢慢变暖,只可惜他们的关系却正好相反。蓝曦臣正式接手工作之后愈发忙碌,江澄不愿意占用他的时间,于是就直接跑到他公司楼下。江澄本来还在发愁怎么跟前台解释自己的身份,结果看到蓝曦臣就在大堂的咖啡厅里坐着,手头有一摞文件,对面是一个看起来是高管的中年女人。

他的心突然安定下来,但是却莫名的有些心慌。江澄掏出手机给蓝曦臣发了条消息,以不要太辛苦为开头,注意休息为结尾。他在中间拐弯抹角的暗示他在对方的公司里,只希望蓝曦臣这次能看懂。他按下发送键,抬头看到蓝曦臣对着屏幕输了什么就把手机扣过来。

江澄的手机在下一秒亮起来,但他的心却与之相反。

“我在忙,这件事情只有靠我自己才能解决。”

江澄几乎能想象到蓝曦臣嘴角带着笑打下这句话的样子了——他了解这个人就像了解他自己那样,蓝曦臣正是知道这一点,知道江澄解读的出来“你没办法起到任何作用”的潜台词。他一瞬间几乎有点想笑,还有点想冲上去质问这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他最终还是播了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却没料到耳边会响起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他艰难的按下挂断键,最后转头看了一眼蓝曦臣的背影,感觉四肢百骸被冷水浸泡。

江澄背着背包直接坐地铁回火车站,改签了最近一班的回程车票。他很清醒,清醒得不像是个在车上熬了一整个通宵的人;但他又很疲惫,因为他明白现在所有假象都是他自以为是的粉饰太平,一切毫无意义。情侣间本该共同承担面对的事情他们一项不占,信息交流的不对等直接导致了这段感情走进死胡同。

这个结局终于让他看清现实。他和蓝曦臣永远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反反复复,信心和希望被消磨到零,到现在的再也爬不起来,这次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闭上眼睛靠在窗户上,却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之前他都会靠在某个再也不会在他身边的人的肩膀上。

【005】

他对正式提出分手的那天的记忆非常混乱,他不记得在那通电话里他都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力气理解电话那头的声音的主人在压抑些什么。江澄记得自己最后说出那两个字,对面沉默良久,轻轻的说,好。

他很想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更想瞬间回到两年前扑进蓝曦臣的怀里,但既定事实无法改变,从小他就知道说出去的话没有收回的可能,撕破揉皱的纸也也在不能恢复如初。

他们无法否认,两个人都在为共同的未来努力,却恐怕从未考虑过,原来还有分开的可能性。

【006】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尝试回避关于一切蓝曦臣的消息,屏蔽他的所有社交软件账号,强迫淡忘关于他的所有回忆。分手后需要恢复期很正常,但江澄的可能过久了。

他们再次相见,是半年后的大学同学聚会上。说是同学聚会,但也就是当是玩的不错的一伙人约个饭局出来玩。大部分人当时都被告知了江澄和蓝曦臣是一对儿的事情,但估计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已经是过去式了。饭桌上江澄还能假装演一演,尝试用僵硬的肢体语言来掩盖他与蓝曦臣见心照不宣的事实。

这可能是江澄吃的最心累的一顿饭,他本来想直接回家休息,却不料蓝曦臣约他好好谈谈。他们终于在半年后愿意坐在咖啡厅里用成年人的方式平和的解开问题的症结,某些表面上的问题被反复提及,痛处无处可逃地暴露在阳光下,而气氛慢慢地陷入沉默。

江澄很难得的走神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说话,下次见面说不定是在自己或者对方的婚礼上,他再也不会以局内人的身份出现在蓝曦臣的故事里。

时间如静止的空气。

外面天气很好,就像他们在一起的那天一样。

蓝曦臣在人前人少沉默,他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一直带着温柔的笑意的,成熟理智的,而今天却意外反常。江澄无力揣测他人心思,一心只想着放空,差点没听见坐在对面的人的话。

蓝曦臣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他起身轻轻抱住江澄,把头埋进对方的肩膀,闻到了熟悉的沐浴液的味道。

【007】

似乎到与蓝曦臣相关的事情上,江澄选手永远无法坚守自己的阵营。他任由自己被抱着,感觉喉咙干涩得说不出任何拒绝的人语言,但眼眶却酸痛到无以复加。

他听见他说出这句话,声音低不可闻,如同夏夜在城市灯火辉煌下掩盖的繁星。

【008】

蓝曦臣比江澄想象的要主动的多。分隔半年好像对他们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但改变需要适应。复合让他们面对问题的解决方式更加成熟,考虑也更加全面,不像原来那样武断地做下决定。他们都发现导致上次分手的主要问题是来路不明的不自信和沟通的失败,但大体的相处方式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两地跑的人变成了蓝曦臣。他们保持着一个月三到四次的见面频率,有时甚至还会更多。

江澄这天一觉睡到晚上十点。他前几天一直在赶工作进度,领导看他一副视工作为宿命的不要命的样子直接发话让他回家,他后知后觉的感受到累,几乎是躺下的同一时刻就失去了意识。他揉了揉头站起来开灯,拧开水瓶盖站在窗前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抬头看了一眼,低下头点了点手机,江澄就看到一个来自蓝曦臣的来电显示在手机屏幕上。他匆匆忙忙的换鞋下楼,心下雀跃,上扬的嘴角压都压不住。

一切看起来都很恰当。他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即使中间有冲突和不满,但最终都得以解决。

江澄推开单元门,视线里只剩下他的未来。


评论(17)
热度(192)
  1. ReLion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
    前面其實看得很辛酸啊...尤其是在沒有辦法好好溝通解釋的狀況下走到這個地步真心讓人難過.可是太太總能...

© 染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